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48章 新官上任给了一耳光
    吏科给事中堪称是权重,当于谦进了吏部时,无数含义不同的目光随着他的脚步缓缓移动。

    给事中,位卑而权重!

    吏科给事中,就是吏部头顶上的眼睛。

    于谦径直走了进去,迎面却是吏部右侍郎相迎。

    于谦来,这是打破了规矩。

    右侍郎相迎,这是不卑不亢!

    “见过李大人。”

    于谦拱手,李芬也微笑着说道:“于大人这是……”

    于谦坦然的道:“下官新任给事中一职,以后和吏部文书相会,下官有些想法,想事先和蹇大人一晤,以免将来冲突。”

    面对这等不按照常规的行径,李芬却欣然道:“这是好事,请。”

    给事中若是能和所分管的部门沟通双方的理念,那对以后的磨合有好处。

    可这不合规矩!

    给事中和分管的部门沟通,怎么看都像是互相勾结。

    可于谦就这么大喇喇的来了,若非是李芬知道这人的性子,多半会认为他是来投机的。

    一路见到了蹇义,他指指自己的下首,说道:“于大人此来何意?”

    他外面淡定,可心中却有些羞恼。

    当年被自己当众呵斥的进士,不看好的愣头青,如今居然有了和自己面对面交谈的权利。

    造化弄人啊!

    瞬间蹇义就想到了方醒。

    没有方醒,于谦不会被皇帝关注,更不会直接从吏目直升给事中。

    不过蹇义却握着一招:给事中若是得了皇帝的青睐,以后升官会直上云霄,官升三级都不算事。

    可这一切都在蹇义的口袋里,若是于谦挑刺过甚,他自然会在以后的漫长宦途中一一报回来。

    于谦拱手坐下,说道:“蹇大人,下官以往在顺天府见到那些蝇营狗苟,在上官口中的能吏,可下面的人都知道这是奉迎上官的好处。也就是说,平日里迎奉上官的人,在升职上总是能抢先,这等事情下官看了,不是少数,而是多数……”

    蹇义眯眼说道:“吏部管不到那些小吏。”

    这话有些羞辱于谦的意思。

    你那时也就是一个小吏,后来是吏目,还不入吏部的眼。

    于谦正色道:“下官知道,只是这些丑恶却存在于大明各地,下官位卑,恳请蹇大人思之。”

    蹇义一直在观察着于谦,闻言点点头。

    于谦欢喜的道:“多谢蹇大人。另外下官发现考功有些流于形式,下官认为,考功应当要多问问下面人的看法,一人不行,那就多问几人,总能得到对那人的准确看法……”

    “于大人多虑了。”

    于谦的一番话让蹇义的羞恼更多了些:你的想法那么多,要不你来干我这个尚书吧!

    吏部掌管官帽子,就算是高级别的官员,皇帝也要和吏部通气,蹇义自然会提供人选给皇帝选择。

    按照于谦的说法,吏部这些年实际上就是在渎职,这个蹇义不能忍。

    “这些事本官自然会一一考量,报与陛下。”

    于谦一愣,然后微笑拱手,起身道:“那下官今日之事就了了,多谢蹇大人拔冗相见,下官告辞。”

    看着于谦风风火火的走了,蹇义面沉如水。

    李芬察言观色,就说道:“大人,下官看于谦还是那个愣头青啊!”

    蹇义摇摇头:“不,他这是满腔热情,只是却不得其法。他以为吏治就是吏部的一道文书,各地的官府都会乖乖的照章而行,哎!年轻啊!”

    李芬笑道:“是啊!各地官府……除非是咱们吏部能有分支在,否则如何管?好坏大多都是他们一句话。”

    “还有御史!另外……锦衣卫和东厂以后也会掺和进来,陛下那边汇集的消息会越来越多……本官就怕……内宦干政啊!”

    蹇义想着这个局面,不禁有些忧郁着。

    当帝王不信任下面的人时,他自然会通过其它各种渠道来收集信息。而皇帝一人自然是无法梳理这些信息,帮手是谁,那不言而喻。

    宦官干政!

    内外制衡!

    “于谦、马苏、李二毛……他在一点点的渗透,不急不躁,让人心惊啊!”

    蹇义忧心忡忡的道:“书院的那些学生大多在外传播科学,等他们在外磨砺过了再入官场,这股势力如何制衡?”

    李芬也觉得有些挠头:“大人,兴和伯行事霸道,有他盯着,这些人以后怕是难制了。”

    蹇义沉声道:“这是朋党,陛下登基之后,书院就是他方醒的天下,方便他收买人心,这等事要提前预防……本官这就去请见陛下!”

    ……

    蹇义一路进宫,及至乾清宫外面时,在等候的时间里,他听到了些嘀咕。

    “陛下居然借钱给李二毛成亲,这事古怪啊!兴和伯家资巨万,难道还负担不起李二毛的婚事?”

    蹇义的面色不变,心中却是打消了进谏的念头,等被叫进去后,他只是说了些今年的考功需要加强,想让都查院的人多下去采风,收集那些官员的风评。

    等出了乾清宫后,蹇义不禁仰天长叹。

    这是谁给李二毛出的主意?

    “方醒……”

    蹇义缓缓低下头来,却看到身前一张好奇的脸。

    “蹇大人,你哭了吗?”

    蹇义满面黑线的说道:“本官只是看看日头。”

    宋老实转身和他一起走,好奇的说道:“上次奴婢看到那个吕震,出来就哭了,偷偷的哭。”

    蹇义无奈的左右看看,然后加快了脚步。

    宋老实歪着头看着他渐渐远去,突然挥手喊道:“蹇大人,吃点心,吃了就高兴了……”

    ……

    李二毛的婚事进行的如火如荼,作为皇帝夹袋里的御史,都查院的同僚们也很给面子,都来看了一眼,热情的说有事就说话。

    “这些都是虚妄,人走茶凉。”

    方醒坐在李二毛家的院子里,看着家丁们抬着东西进来,顿时有种儿子要娶媳妇的成就感。

    可他的儿子却还小,还不知道男女之间的情愫,整日只知道玩耍学习。

    李二毛站在边上,说道:“老师,世态炎凉是常事,弟子早有准备。”

    “李大人在家吗?”

    门外来了一人,李二毛赶紧出去迎了进来。

    “见过兴和伯。”

    于谦拱手行礼,方醒点点头,问道:“你今日没上衙?”

    于谦坦然的道:“下官刚去了吏部,出来想着到李大人这边看看有何能帮忙的。”

    “你这个……”方醒头痛的道:“你是吏科给事中,你去找蹇义干嘛?越矩了!”

    于谦认真的道:“下官这是对官吏的升降职觉得有些不妥,就先去和蹇大人沟通了一下。”

    方醒无语,李二毛说道:“于大人,你这事有些犯忌讳。”

    于谦皱眉道:“下官心中无私,只是想着以后和吏部多些沟通罢了。”

    “你把人心想的太好了。”方醒说道:“你这相当于是打了蹇义一耳光,他必然要进宫撇清,免得以后和你发生矛盾没地方说冤枉,哎!多些城府,想要为国效力,没有城府你做不成事。”

    于谦茫然道:“下官以为上面的大人们总是……总是好的,所以才冒昧去了吏部……”

    这话连李二毛都有些侧目,他劝道:“老师以前说过,是人就有私心,多和少的区别罢了。那些大人们也是人,你按照普通人的想法去揣摩一番,自然就不会再犯这等错了。”

    “你是个理想主义者,目前有了些经验,至少不会和以前那样和同僚闹翻,只是宦海无涯,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于谦躬身受教,方醒起身道:“多去揣摩,还是那句话,想做事,你就得先学会做人。”

    方醒带着家丁们走了,李二毛看到于谦在思索,就劝道:“于大人……”

    于谦拱手道:“叫我廷益即可。”

    李二毛点点头,说道:“廷益兄,要想在官场上走的更远,谨言慎行是一种方法,不过你的性子却不行,那就……继续这样吧。”

    于谦愕然道:“连兴和伯都说我要学做人……”

    李二毛说道:“朝中的群臣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多一个你这般的刺头也不是坏事,至少陛下会欢喜。老师方才让你学做人,也就是让你要学会看人,可他却没让你收敛些,就是这个意思。”

    “至于城府,老师是让你要学会谋而后动。”

    于谦点点头,坚定的道:“官场大多蝇营狗苟,迎来送往,我既然为吏科给事中,当然要盯着这些,不时向陛下建言。”

    李二毛微笑道:“是,我也是这般想的。”

    两人相对一笑,都有些遇到知己的意思。

看过《带着仓库到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