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夫子剑 > 第 125 章 五灵山
    众人在海上一路前行着,天,渐渐的没有了黑夜,不知过了多久,大家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因为大家越往前行,消耗灵力的速度就越快,而且在这里感觉不到一丝真气存在的痕迹。

    “大哥,不能再往前走了,这地方实在太奇怪了,我总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好像越往前去越危险似的!”载着众人飞行的特蓝停了下来,神色不宁的说道。

    “是有点不一样,灵力消耗得快,可能是因为我们进入了某个灵力结界了,而且这个结界在不停的消耗着我们的灵力,还记得你的宝来剑吗?”

    王虚在这段时间里其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虽然他和文绮并没有太多不适的感觉,但是空间里灵气的细微变化,他一早就察觉到了,在思索对策的他听到特蓝的话后说道。

    “宝来剑是可以穿越一些不太厉害的结界,可是在这里真的能行吗?”特蓝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行不行都得试试,其实追兵已经不远了,后退的风险更大!”王虚说道。

    “怎么搞?”特蓝问道。

    “你来御剑,我和文绮、雪儿轮换着给宝来剑提供灵力,越快离开这里越好!”王虚说道。

    “好!”特蓝说着便幻化成了人型,随后他大手一招,通体冰蓝色的宝来剑遇风而长,特蓝在前,文绮、雪儿和王虚依次落在了宝来剑之上。

    王虚双足踏定,双手作二指下压,周身灵力从双足灌入宝来剑,宝来剑顿时蓝光大盛,在一颤之后,在梭形的灵气罩的保护下,宝来剑载着众人破空而去。

    在王虚等人离开不久后,一众妖修刚巧赶至,为首的是一个老者模样的妖修,只见他须发皆白,背负着双手站在一只通体被蓝色火焰包裹着的巨大的鸟雀之上,颇有些仙风道骨。

    他身后则是一群踏着各色飞禽的妖修,妖修虽有人形,但处处透露着不同人族修者的妖异,所以他们也是极易辨认的。

    “雀王大人,是否追过去!”一个妖修恭敬的对老者说道。

    “不必了,几个跳梁小丑也妄想逃出雪山结界,就让他们提前为妖皇大人贡献一点力量吧!”老者虽如此说,但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王虚等人离开的方向。

    “王虚,感觉到了吗?”文绮有些凝重的问道。

    “来人好强大,绝非你我可以对抗之敌!”王虚说道。

    “怎么办?”文绮问道。

    “如今只好拼了,我们四人共同发动灵力,走得越远些越好!”王虚说道。

    “好!”文绮、雪儿和特蓝同时说道。

    在四人同时的灵力灌注下,宝来剑以数倍的速度再次向前飞出。

    一直在关注着王虚的妖修老者突然神色大变,随后他周围的空间毫无征兆的晃动了起来,而他身后的妖修连同他们的坐骑也跟着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雀王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另一个妖修惊慌中大叫道。

    “妖皇!不!妖皇是要把我们一起牺牲掉,跟着我追那小子!”妖修老者说着便一闪而逝,几个呼吸间便要超越了王虚等人。

    同样遭遇变故的王虚等人更是被无形之力定在了原处寸进不得,而且众人的灵力被一下子抽去了一大半,妖修老者却踏着他的坐骑快速的从众人身边飞掠而过,转瞬便消失不见。

    “小姐,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雪儿无力的说道,却还在苦苦地支撑着。

    “王虚,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到了这个时候了,还不能告诉我吗?”文绮拼命的向宝来剑里灌输着灵力,一边似是责备又似是期望的说道。

    “小丫头,我知道你的来头不小,如果你听得到,就帮我们一把吧,不然大家只好一起葬送在这里了!”王虚情急之下,直接对着开阳剑说道。

    王虚说完之后,开阳剑依然没有反应,就在众人力竭倒下的一瞬间,突然从开阳剑中爆发出一团白光,裹挟着昏倒了的众人,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而在快速前行中的妖修老者,惊疑不定的看了一下白光消失的方向,而后懊悔的摇了摇头,似是知道了逃生无望,他深情的回望了一眼,便重重的闭上了双目。

    下一刻,妖修老者和他的坐骑一起化作了缕缕灵气,融入了周围的空间之中。

    五灵山地处平原,算不上陡峭也没有什么天险,人们更喜欢用秀外慧中来形容她。

    可这小小的五灵山却是来头不小,相传山中有五个五行之力化育的五行之灵,虽说常人无缘得见,但是那些自称是修真的人却对之赞誉有加。

    山中住有一个夫子,以教授周边几个村里的小孩读书识字为生,对人皆是态度温和慈祥友善。

    他虽貌似年过半百弱不禁风,可不管是绿林草莽还是真人上仙,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而他所居住的五灵山更是让太极云境大圆满的修者都不敢轻易造次。

    他的生活也是极为的简朴,只有草屋数间小院一座,除了生活的必须品,就再无他物了。

    这夫子姓史,名讳不详,他虽是多年前才来到此地,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一直都在这里一般。

    他所说的话,也常常的被当作是预言式的真理,若是能信他一言就一定会得偿所愿大吉大利。

    有豪门送财求问的,他一概回绝,有村民送物的,他也只是说尚可自足,久而久之人们便知道了这位夫子的性情,他是个随性之人,与人为善但求有缘。

    王虚在山间的一处小溪边醒来,他动了动,发现怀里还有一个人,正是安静如睡着了的大美人文绮。

    他知道自己一定是逃出来了,他幸福的把怀里的文绮抱得更紧了一些。

    他呼吸了一口空气,瞬间察觉这里的灵气非常的浓郁,让人有种身置洞天福地的感觉,又如久旱之后恰逢甘霖,他虽有心放肆的呼吸,却不忍心惊动了怀里的美人。

    而特蓝和雪儿则是各自抱着对方的一只脚,四仰八叉的躺在了他们的不远处。

看过《夫子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