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席卷晚明 > 第762章 小心唐王
    “皇有令,将所有人犯,带来。手机端 m.vodtw”陈诚往前大声叫喊一声。

    “皇有令,带人犯。”远处一个身穿明军禁卫军军服的士兵拿起手的一面黄色旗子,开始往外面分奔喊叫。

    “来了来了。”人群一整喊叫。

    见到,那外面的路口,出来一群身穿白色衣服,被捆绑起来,背插了牌子的人,那牌子面,花了一个红色的擦擦。

    这些人,两个士兵押解了一个。有的是拖进来的,估计是晕了。

    起码三千人,周围的百姓都看了一下那进来的人数。

    朱由菘要灭这些人的三族,当然,原本五百多的人犯,到现在,已经达到三千人。

    呜呜呜.......一阵阵的哭泣声传来,让人听到心里都发慌。

    一些百姓还没有开始砍头,已经往后面退了几步。

    陈德志进来的时候还算是淡定,不过见到坐在椅子面的朱由菘,他当即心有些发冷。

    “跪下。”一声怒喝,带头的陈德志被两个士兵一脚踢在腿,然后跪在地。

    扭头看了一下身后,密密麻麻的,三千多人,实在是太客观。

    仔细看了一下远处,这里距离朱由菘那还有将近三十米的位置,但是是这三十米,他看到一个十分可怕的东西。

    在距离他不到十米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坑,这坑似乎是刚挖掘出来的,周围都堆放了十几米高的泥土。

    难道我今日会埋葬在这里,棺材都没有。陈德志看了一下那个坑,蠕动一下自己的嘴唇。

    要棺材干嘛,朱由菘这已经是客气的,都已经被灭了三族,还用棺材着什么玩意,到时候砍了,谁来给他们收尸,还不如砍了扔进去,然后掩埋的好。

    “皇,你看?”孙传庭见到人已经跪下,走到朱由菘面前,他可是专门宣读判决书的。

    “念吧,虽然说远处的百姓听不到,但是近处的能可以,告诉他们,今后谁敢欺压百姓的官,是这个下场。”朱由菘放下茶杯一字一字的说道。

    “微臣遵旨。”孙传庭抬起头,拿起书,走到了陈德志面前,打开书开始念。

    这书很简单,无非是说百姓是天,身为官员,不思为百姓办事,还去欺压百姓,欺瞒朝廷,罪不容诛的话语。

    “.........因此,皇有令,所有贪污人犯,一概灭三族,今后若有贪污官员被查出,一概灭三族。立即执行。”

    念完的孙传庭合手书,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陈德志。

    “皇万岁,皇外岁。”近处的百姓开始欢呼起来,虽然他们并没有跪下,但是在场的孙传庭听的出来,这些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在拥戴朱由菘。

    “看到了吧。”孙传庭见到欢呼声不觉,问道面前已经面如死灰的陈德志。

    陈德志嘴唇都已经颤抖,他总算明白,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被杀,而且还要灭三族。

    该。自己真的是该,从这些百姓的欢呼,他才意识到了,自己这么多年来,都已经把百姓差点闭绝路。

    “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嘛?”孙传庭见到陈德志似乎眼角流出眼泪,深吸一口气后缓缓问道。

    “但愿大明官员,以我为戒,在也不要贪污,不然王法身,悔之晚矣。”说完这话的陈德志,呜呜呜的哭泣起来。

    哎.........

    孙传庭叹息一口气。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话也算是陈德志说的最好的一句话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朱由菘无奈叹息一声,随即走到了自己的位置面前坐下。

    沉默了片刻,朱由菘见到事情已经完毕,也站起来,他还有一句话要告诉陈德志。

    “皇。”陈德志见到是朱由菘,当即慌张的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朱由菘。

    朱由菘看了一下身后黑压压的人,当即有些沉闷的说道:“朕不得不杀,我不杀,那么会有人认为我没有决心来处理,朕不得不杀,给后面当官的一个警告。”

    “微臣明白,微臣死而无憾,只是我陈家,从此断绝香火耶.”陈德志皱起眉头无奈的哭泣说道。

    “放心吧,不会让你陈家断香火的,你刚满月的孙子,我已经让香君抚养了,好好去吧,下辈子做个好官,不要在做这种贪污的事情。”

    “多谢皇。”陈德志眼泪哗啦啦的留下来,他不恨朱由菘,他恨自己,不该去贪污。不该伸手。

    朱由菘见陈德志眼角已经流出泪水,心也是有些发酸。

    “还有什么说的没有。没有路。”朱由菘蹲下来看着面前的孙传庭。

    陈德志低头沉思一下,随即抬起头后说道:“皇,小心唐王。”

    唐王?听到这话的朱由菘皱起眉头沉思一下,随即点点头后说道:“朕明白了。”

    唐王。再次在心沉思一下,朱由菘当即站起来来到孙传庭面前后背对陈德志说道:“杀。”

    孙传庭听到这话,从旁边取过令牌,那是一块木牌。

    “斩。”大声吆喝一声,孙传庭将牌子丢在地。

    刷.......夹住陈德志的两个士兵当先将陈德志拉起来,然后走到坑道面前,让陈德志再次跪在地后取下牌子。

    刷的一刀,人头落地,鲜血一下喷射出来,刚砍下头,士兵十分熟练的将尸体给推了下去。

    哇.......百姓群发出一阵阵的惊呼声。

    这些人好多都是第一次见到杀头,都惊恐的咽下唾沫往后面推,几个胆子小的,居然一下倒地,差点没有被踩死。

    呜呜呜.......哭泣的声音更加的大,后面的人见到前面已经出现了杀头和血腥味道,都开始慌张哭泣。

    一阵骚臭的味道开始传入空,不少人已经吓尿。甚至一些人直接晕死在了地。

    刷刷.......

    陈德志是唯一一个单独杀的,至于后面的人,那坑道十几米,一来是十个人,押解来的十个人,被士兵按在地后,在坑道不远处,有一个千户在哪里,拿起黄色令旗挥动,

看过《席卷晚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