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星际美食宝典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全票通过
    你扯我的台,我拉你的后腿,骂战的双方各自为政,在天网论坛上展开了较量。都是重量级的,“手握重兵”,军方纵然不是铁板一块,可面临外界都是一致发声的,而YC更不得了,千年来异能者朝拜的圣地,能动用的高阶异能者超过二十名!

    这要是真的动起武来,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关系越发紧张,普通人也感觉到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有点担心双方一个克制不好,联邦多年的和平就不复存在了。

    政府不得不出面,可这两边,都想着让对方道歉,给自己台阶。内阁倒是有人愿意道歉,可谁稀罕啊!只能想尽办法通过其他办法,间接的降温、消火。

    不过,谁知道早有人暗搓搓的等待已久,巴不得YC和军方起冲突?

    这边总统刚刚呼吁,希望双方克制冷静,为了联邦的全体利益,有什么不能坐下来谈判的呢?那边就陆续爆出YC这些年对公众的欺瞒。

    从最开始“基因置换”的调查报告,原来早有密密麻麻的调查员签名,强烈建议“必须禁止”,结果被当成耳边风,忽略了。再到近些年的匪夷所思的实验——直接拿人体做,克隆都不算什么。种种观察人类的生理极限、精神极限的实验,简直颠覆所有人的道德底线。

    YC就是这样的圣地?

    军方更有论据了,不停的依次攻击,称“这样的异能者研究,到底是为了谁服务?恐怕是为了某些变,态,完全没有对人的一丝尊重,种种可怕实验,满足他们的私欲!”

    “更可怕的,是畏惧他们的权威,不敢大声说出口。为了一时的平稳,竟然要求我们放弃追究!请问实验体么,不是人类吗?打着为全体人类利益的名义,有没有问过我们?就这么被代表了?”

    “往日提起YC,总觉得他们高高在上,仿佛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现在看看,的确不是。因为我们是人,有基本的善良和做人底线。他们是什么?我很怀疑!”

    一面倒的攻击,YC应对失措,愤怒很想反驳。可那一篇篇公开的实验报告,弄得他们完全找不到理由。

    找不到,干脆就不找了!

    “我们本来就是异能者研究中心!研究的也是异能者!什么时候对普通的公民动手了?所有的实验,都是经过实验体的许可,是为了普遍性的提升大多数异能者能力!你们以为我们的研究成果,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不是一点点实验得来?讲什么道德!怎么在虫族战线上,不和虫族讲道德!”

    军方干脆派了几个人,专门对付YC,发言人思维机器敏捷,“虫族是外敌,没见过异能者研究中心,用虫族做什么实验。倒是大多数都是用人类。我很好奇,说‘都是得到许可’,这不是开玩笑嘛?那些几岁的孩童,知道他们许可了什么吗?还有克隆!克隆体拥有人类的外貌和基因,严格意义上,也算是一个生命体。他们在法律上拥有的权利且不谈,YC能拿得出来几份克隆体的许可?”

    YC的人也气死了,“我们用克隆体的实验成果,好像你们没用过!”

    要是以为军方这就怯懦了,不敢就这个话题深挖下去,可就是小看了。

    “用过。但我们怎么知道,你们是用这种非法的手段获取?请以后不要说你们立下了多少功劳,研究多少专利,对联邦贡献多大了,难道不违背道德底线,不残害人权,就不能好好做实验了?”

    双方你来我往,隔空激烈的骂战。

    骂了三四天,没有动火。

    星际人傻呆呆看着,心理倒是放了点心。没有打起来就好。

    可惜,这注定是一种奢望。

    好不容易挑唆起来,如今军方本来犹豫不决的内部势力,也觉得YC出了大问题,先是因为专利权失去了民望,后来和内阁因为上层领导任命权的时候,迟迟无法定下。最后,又和军方不停的撕扯争吵,完全没有过去高不可攀、不可力敌的强大感。

    这个时候不痛快一击,只怕拥有没有机会打开YC那个壳子,瞧瞧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于是乎,军方几大派系前所未有的团结起来,一致对付异能者研究中心。他们自身也拥有许多高阶的异能者,并且这些异能者同时是YC的人,也享受YC的许多便利。

    公开让他们出面站队,自然不大好的。但让他们两不相帮,还是做得到。没有高阶异能者的YC,就是没有爪牙的老虎,看着危险,其实就是一个吉祥物罢了!

    军方数十万大军,可不是吃素的!

    军方的力量十分强大,三四天的时间足够做许多事情。到了第五天,总统再次呼吁双方冷静,谁还听呢?

    连总统都是他们军方的支持才坐得稳的,此刻有了更高的利益,总统不支持他们,就换另外一个支持的呗!

    几大航空母舰升空了,巨大的战斗舰队排列在首都星附近时,不是没人颤抖的。首都星,多少年没经历战火了。最近一次,还是四百多年前,人类能源差点消耗殆尽,弹尽粮绝。

    不过当时的联邦领导人,下令从阿尔法获取能源,解决了联邦危机……

    再到后来,不停的探索外星系的能源星球,目前联邦是没有能源缺乏的危机。

    是以谁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舰队不是保护首都星,还是整整齐齐的排在首都星外,等待军令。

    真的要打起来了吗?

    ……

    梅丽莎恒星。

    小酒馆内,艾丽斯飞花蝴蝶一样用力摇动着酒瓶,看得人眼花缭乱,各种颜色的酒汁混合调均,灯光下看着别有一番享受。

    屏幕上有一张大的投影仪。

    进来首都星局势紧张,外星系谁不关心?这时候坐在家里登录天网,是最没意思的,不如在酒馆里和认识的,不认识的,一起骂骂YC,一边想想对策。

    虽然,他们想出来的对策,没人愿意听。

    可发发牢骚,举着酒瓶挥斥方遒,指点天下,哪怕说的是醉话呢,心情也会愉快很多啊。

    投影仪上,总统阁下愁眉苦脸,连续派了两位调解员,可惜军方不买账,YC更是有名的高傲不低头。现在军方亮了兵器,YC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早公开声明,军方必须派遣所有士兵离开首都星,舰队无偿撤离!并且以后驻扎在首都星的军队,也要无条件离开。首都星的安保问题,可以交给YC解决。若是不同意,就别怪YC不客气!若不是为了数千万的普通民众考虑,首都星上的军部,还能逍遥自在到今天?

    知书采访总统,脸上都情不自禁带了些同情。

    这届的总统真是太倒霉了!任期十年,别的总统都是收获了巨大的声誉,安安稳稳的交接,就去享受人生了。纵然任期内发生了什么,也能找到背锅的。

    只有他。

    阿尔法爆炸事件,死掉十万冷冻人,十万个有希望解决“基因病”泛滥的母星人啊!把日渐严重的社会矛盾,变得更激烈了。

    再者是“基因置换”案件的始末。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大为降低,觉得这么多年,原来明明知道这项技术坑害人,竟然没有阻止大家?如今基因病人越来越多,而政府有什么对策吗?没有!无能啊!

    再然后,就是现在了。军方和YC明确的对立起来。本应该都是联邦的保护神,竟然争持到兵戎相见!总统阁下,你在其中连当夹心都嫌多余,没人听你的啊!

    “哎,这个家伙也是倒霉。其实他性格挺好的,内阁议会那么多脾气糟糕的议员,就他能想办法调和不同争议,争取中间大家都能接受得的议案。”

    “脾气好有什么用呢?政治手段高明,但这个时候,他毫无凭靠啊!看清楚没有,YC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军方曾经支持他,现在也抛弃他了?”

    有公正的人评价,“就当总统来说,他并不比上任、上上任糟糕,可惜的是,他当的是这一届的总统。”

    这一届出现太多的事情,不是光凭出色的政治手段,就能解决。公众需要能拿出实实在在“基因病蔓延成灾”的解决办法,这一点做不到,一切都是空谈。YC和军方的矛盾,也是早有缘由。决断一点的,要么偏向军方,要么偏向YC,总要获得一方支持,正义不正义无所谓,不能连自己立足的基石都失去了啊?

    可这届总统,还想着和稀泥。这下可好,和稀泥的办法失败了。YC和军方无论是和解了,还是没有,公众都看出他色厉内荏的真相,再不会尊重他。

    只怕他的任期已到了提前结束的时候。

    总统阁下似乎也知道了自己的命运,脸色灰白,在知书的采访中,喃喃自语,提出了三次“我辜负公众的信任”“总统当的太失败了”“或许需要能力更强的人来解决问题”……

    遇到困难就跑,更让人看不上了。

    当军方和YC对峙了三天,公众没有对要破坏和平的两边谩骂什么,倒是内阁被迫重组了。

    总统下台了。

    有史以来,被所有公民质疑的总统,可他自身清廉,品行极好。任期内,没有乱七八糟的亲戚占据公职什么,也曾出台了“冷冻计划”等努力改善的措施。连政治对手,都称赞他。

    偏偏,被烙上“最无能”的总统印记。

    总统下台后,局势立刻一变。

    重新组建的内阁,军方占了超过七成。科学院分到的席位还不到十个,整整一百八十多个议员,竟然不到百分之十。

    YC就更别提了。

    尤其是新组建的内阁提出一个要求,必须审查自身名下资产,亲戚任职公职的,必须公开,接受星际所有人的监督,避免出现以权谋私的可能。

    YC对此破口大骂,称“军方早有预谋”,故意将几个沈家清白的人推上前台。

    可人家倒是有清白的人可以推荐。YC呢?偌大的一个机构,竟然找不出几个干净的?

    实在没办法了!

    YC,必须争取重组内阁的机会,毕竟,他们也不想在首都星内真刀真枪的和军方打起来啊!到时候毁灭的,是星际和平,也是会让自身倒退,划不来!

    “这个时候,没别的办法了!”

    酒馆里的投影仪上,林恬儿温柔甜美的微笑,以及索安睿智聪慧的眼神,两张放大的图片,显示新议员人选已经出来了。

    芸熙蒙圈了。

    索安也下意识的摇头,“看来还是躲不过去。”

    “这,这操作也行?我们从来没有申请过啊?YC选了我们,我们就非得当这个议员不可吗?”

    艾丽斯慢声细语的解释,“内阁议员,一向不是报名制的,必须由十名前内阁成员,或者五十名缴纳税款在千万级别的税户公开投票。投票通过,才有入选资质。一般情况下,只有投票不足,或者竞选期间出现大的丑闻,才会落选。倒是没有主动退选的例子。”

    “卑鄙啊!索安明明是我军方的人!他是我军事法庭的审判官!还有林恬儿,早在一年前就自愿参军了!什么时候成为了YC的提名人选?”

    芸熙看到投影仪内被知书采访的人,还以为她和索安得不到足够的票数,肯定会落选的。哪里想得到,她想得太天真了!

    经过复杂的计票过程,三百多名候选人,全票通过!

    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记录只怕比联邦历史上的总统更有支持率,百分之百!

    索安看到这里,再次无奈摇头,

    “别以为我们有多受欢迎,其实是我们的身份,同时是军方的人,又有在YC的工作经历。属于两边都能拉拢,又都需要防范的。”

    “我不喜欢中间派。”芸熙皱眉。

    “我明白。不过,YC提名我们,不是让我们对付谁。而是在关键时刻,能维护YC。”

    “你会吗?”

    看着YC最近的种种黑料,芸熙都有点看不过去了。

    “没办法。我曾经是其中的一员。我参与的实验,有些……的确需要克制。”

    芸熙猜到那是什么了。

    在她看到自己的心脏、肺的时候,就猜到YC用她的遗体,大概做了很多不可描述的事情。她一点也不想知道内情。

    “那我们,就这么成为联邦下一届议员了?”

看过《星际美食宝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