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337章 居心叵测藏祸心
    秦守义被秦寿升这个提议给吓坏了,他像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

    其他玄生门的弟子也都目瞪口呆,与秦寿升一同前往同安的玄生门弟子一个都没有回来,他自己也几乎被打个半死回来,竟然说要与灵山派开战?

    这是……老寿星持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是,你秦寿升实力惊人,有再可怕的危险也有办法逃脱,可是我们呢?

    这是这一瞬间几乎所有玄生门弟子心中所想。

    秦守义瞪着秦寿升,忍不住大声道:“我儿,你疯了不成!与灵山派开战,这会给我们玄生门招来灭门之祸!”

    秦寿升虽然身为人子,但他却表现得极为强势,他盯着秦守义道:“难道,你以为现在这种情况,还不算开战么?”

    秦寿升盯着场中所有的玄生门弟子,大声道:“你们以为……你们躲在这个山寨里面,灵山派的人……就会放过你们么!”

    玄生门的弟子一阵耸动,纷纷交头接耳。

    “灵山派是要杀过来了么?”

    “怎么办?”

    “别怕,我们有副掌门!”

    “你傻啊,没看到副掌门都被打成这样了么?”

    “说不定对方更惨!”

    “可是,灵山派可不止一个高手,我们玄生门……就只有副掌门一个人厉害啊!现在副掌门都被打成这样,那我们……岂不是更是死得快?”

    玄生门之所以敢大胆的将手伸向同安城,就是因为他们有秦寿升这个超强高手,秦寿升就是他们的胆,可现在……秦寿升惨成这样,他们的胆子自然破了。

    秦守义低声道:“我儿,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灵山派便是找上门来,我们也不怕,这里穷山恶水,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秦寿升盯着对方,道:“谁说灵山派会找上门来?他们不会,至少现在不会!”

    秦守义一脸困惑:“可是方才你不是说……”

    秦寿升冷笑道:“灵山派已遭我重创!而且,现在灵山派空前的空虚,否则,绝不会只是派出藏剑阁的弟子来应对同安之事!”说着,他转脸看向场中其他的玄生门弟子。

    秦寿升高声道:“现在灵山派的高手们都在外征战,短时间内无法返回!灵山派掌门又在闭关玄修,只要灵山派不遭遇灭门危机,他绝不可能出关!此时灵山派能战的仅有千山雪、孔云真和灵山派的大师姐三人而已!”

    “孔云真要坐镇灵山,必不外出!千山雪遭我重创,绝不会带队而来!因此来人必是大师姐!”

    秦守义忍不住高声道:“可,那是烈焰冰山啊!我儿,她可是我们玄生门的克星啊!”

    秦寿升冷冷一笑,笑容狰狞:“那是你们的克星,并不是我的!只要我们准备充分,再打灵山派一个埋伏,灵山派遭受重创,就一定会向我们求和!”

    秦寿升道:“为什么?灵山派如果再败,颜面无存,他们是一定会跟我们死战到底的啊!灵山派家大业大,我们玄生门……如何能与之抗衡?”

    秦寿升哈哈大笑起来:“掌门多虑了!灵山派还有一个月便将迎来残酷无比的考核评级,现在整个灵山派几乎所有修行人的精力和注意力都会集中在此事之上!我们此时向他们开战,他们绝对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管我们!就算有,也只不过是一小部分人想要给我们一个教训,不可能发生大规模灭门之战!”

    众人半信半疑,秦守义也不禁有些心动,他眼珠一转,道:“可考核评级之后呢?那时候玄生门再大举而来,我们又当如何?”

    秦寿升冷笑道:“灵山派内部矛盾重重,内都不断,这次考核评级,必定是血流成河的厮杀,他们事后又如何会有精力来与我们全面开战?掌门,这可是我们玄生门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说着,秦寿升朝着其他弟子高声道:“凭什么我们玄生门如此苦修,却只能占据这等穷山恶水,凭什么他们灵山派就能独占如此大的地盘!这一战,并不是要将灵山派消灭,而是要向天下所有人告知我们玄生门的存在,要向他们彰显我们的实力!难道,你们经受各种各样非人的折磨和无比的痛苦,为的就是当这么一个缩头乌龟吗!”

    众人此时都目光炯炯的盯着秦寿升,场中的气氛也完全被他所调动起来。

    秦守义也颇为心动,他道:“我儿有什么打算?”

    秦寿升胸有成竹道:“我料定灵山派一旦再次吃到败仗,他们必定会接受我们的求和,最好结果是我们独占同安,最差结果是我们与灵山派平分同安!”

    秦守义背着手,来回踱着步,他个头高大,面带胡髯,一副粗犷北方大汉的模样,与个头矮小的秦寿升形成了鲜明对比。

    秦守义道:“你有多大把握?”

    秦寿升想了想,道:“两日内我便可恢复,击败灵山派的把握有八成!”

    “八成……”秦守义紧紧握着拳头,来回在堂前踱着步,他面色阴晴不定,一会苍白,一会涨红,过了一会,他回过头,目光闪动的看着秦寿升“八成把握击败灵山派来犯之敌?还是八成把握料定灵山派一定会和谈?”

    秦寿升微微一笑:“两者皆有!只要我们能吃掉灵山派第一批来犯之敌!”

    只要不是跟灵山派这样的修行门派打恐怖的灭门之战,秦守义的信心便迅速高涨了起来,他原本就是一个性格贪婪之辈,相貌看似豪爽鲁莽,但实际上色厉内荏,遇事摇摆不定,既想吃肉,又怕挨打。

    因为玄生门的人都清楚,一旦他们挑战了那些他们打不过的对象时,等待他们的将是何等悲惨的下场。

    秦守义挣扎犹豫着,他当然也想走出这个穷山恶水!

    同样都是山,灵山是天下锦绣第一山,可青玄山有什么?荒山恶岭,鸟不拉屎!

    谁愿意呆在这样的鬼地方?

    秦寿升此时说道:“一旦我们取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便可以向天下修行界宣告,灵山派并不再是以前那个牢不可破,不可战胜的天下第三了!它会是一块肥肉,一块比九鼎门更肥的肥肉!到那时,灵山派自顾不暇,我们便进可攻取成安,退可稳守同安!”

    秦守义两眼放光,满面潮红,他拳头一砸手掌,咬牙道:“好!灵山派恃强凌弱,欺人太甚,我们玄生门,这一次不忍了,向他们宣战!”

    玄生门的弟子们本来就良莠不齐,大多都不是良家子,能忍耐下来的,多是好勇斗狠之辈,秦寿升一番分析,驱走众人心中胆怯后,他们内心深处贪婪好战的一面便又被撩拨点燃,他们兴奋的嗷嗷大吼了起来:“宣战,宣战!”

    秦守义高呼道:“攻取同安!”

    众人跟着大声高呼:“攻取同安!”

    场上气氛一片炙热,便是有觉得不妥的弟子,心中总有疑虑,也不敢在这时发言,只能被裹挟着一同卷入了一场恐怖的大战之中。

    而与此同时,灵山派灵山大会的钟声再一次在问天钟敲响的三天后响起,所有人听到这个声音,神情都是一凛,他们知道。

    在灵山派与玄生门的大战到来之前,一场不见鲜血,不见硝烟,却更加凶险莫测,暗流涌动的厮杀……拉开了帷幕!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