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红运当头 > 第713章野心很大
    第713章野心很大

    看着这三个人一副迷惑的样子,张镇长心里暗暗窃喜,他先喝了一口茶,然后微微一笑,神态里面略显骄傲地对他们几个说道:

    “呵呵!我看你们都说错了,这不是你们无知,是你们不了解徐浩飞,明白吗?你们跟他没有打过交道,不知道他的厉害!”

    马宏伟点点头,说道:

    “张镇长说的对,我们要掌握一个人,必须先要了解一个人,我们几个都没有跟徐浩飞打过交道,所以不太了解他,张镇长你现在给我分析分析,徐浩飞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能让我们智多星马举如此害怕他!?”

    张镇长感到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要说分析其他人,张镇长真的还没有啥把握,要说分析徐浩飞,呵呵呵,张镇长是了如指掌!

    张镇长立刻哈哈大笑着说道:

    “哈哈哈!你们都分析错了,在我看来,徐浩飞是一个聪明人,但是也是一个很直率的人,懂吗!?他这样的人如果没有高人指点,他是不会玩这样的花样的,居然去了疗养院,哼!他以为他会欺骗的了我啊!?”

    张镇长这样一说,让马局长和马宏伟两个人都大吃一惊,他们从张镇长的话里面,听出来张镇长还是很厉害的,好像是胸有成竹。

    马宏伟急忙吃惊地说道:

    “张镇长,你真的知道这个姓徐的去疗养院的目的!?我靠!这样简直是太好了!我们想听一听,姓徐的去疗养院的目的!”

    张镇长一看他们都开始相信自己了,他这个高兴的,心里暗暗说道,只要你们相信我,我给你们漏几手看看!

    张镇长点点头,开始认真地说道:

    “呵呵呵!你们要知道,姓徐的现在要对付的不是你们几个,他现在做一个退隐的样子,是要给谁看呢?”

    马县长摇头说道:

    “张镇长,你说退隐的样子!?谁退隐了啊?徐浩飞吗?他有退隐的意思吗?如果他去和桥县疗养院,是退隐的话,他针对的是谁呢?”

    马朝阳马局长也不相信地说道:

    “对啊,张镇长,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一些,你不会是说姓徐的遭受了许多打击,他要决定退出官场了,不会吧!?”

    侯德京冷冷地说道:

    “哎呀!哎呀!张镇长他分析的太对了,徐浩飞要退隐江湖了,哎呀!太好了!如果像张镇长这样说的话,我们都不用操心这人了!对吗张镇长!?”

    张镇长一听侯德京是故意曲解他的话,他不理会侯德京,只是继续说道:

    “我们这些人,加起来现在放在徐书记眼里,他都不理会,知道吗?他现在是在给马书记演戏,懂吗!?这叫缓兵之计!”

    对于缓兵之计,马县长更加不懂了,他急忙让张镇长给他们结果解释解释,啥叫缓兵之计,然后想个办法对付徐书记。

    张镇长慢悠悠地说道:

    “我们对于徐书记来说,根本不算啥,他的对手主要是马书记,以我看来,他不来和桥县报到,而是去了疗养院,这是给马书记一个错觉!”

    马朝阳点点头,他感觉张镇长分析的有道理啊,徐浩飞打心底里面,根本看不他们这些人,他主要是在跟马书记斗。

    只要斗败了马书记,他们这些人对于徐书记来说,收拾他们简直小菜一碟!所以张镇长分析的很在理。

    所以,马朝阳马局长急忙说道:

    “我觉得张镇长分析的不错,这个徐浩飞徐书记跟我们没有啥瓜葛,他的主要对手是马举马书记,所以他现在所做的应该都是针对马书记了!”

    张镇长觉得,所有这些人里面,数这个马局长还算聪明一些,其他的人都是一些啥都不清楚的人。

    张镇长当即大声说道:

    “没错!马局长真的是一个聪明人,我给你们分析啊,徐浩飞要是稳住了马举马书记的话,他可以回头来收拾我们了!”

    马宏伟听得心惊胆战,他急忙说道:

    “张镇长,你说来说去,最后的这一句话,还是让我满头冒汗啊!姓徐的迟早要跟我们干一仗,是吗!?”

    张镇长说道:

    “马县长,你说的没错,等到徐浩飞让马书记麻痹的目的达到后,他会立刻回头对付我们了,明白吗!?”

    ……

    对于张镇长的分析,在一旁一直听的侯德京不以为然,他一直摇头叹息,但是是不说话,这让马县长很不理解。

    马宏伟马县长回头看了看侯德京,怪地问他道:

    “侯秘书长,刚才张镇长一直在给我们分析,但是我看你一直在偷偷地笑着,我不明白了,你为啥这样一直在笑啊!?”

    侯德京一听马县长在问他,他赶紧解释道:

    “呵呵呵!我是在笑张镇长,他这明明是危言耸听嘛!我不相信他的话,徐浩飞现在对付的人是马书记,这是啥话嘛!?”

    马朝阳立刻说道:

    “侯秘书长,你刚才刚刚跟张镇长道歉了,怎么这会儿又开始攻击气他了!?这个不应该啊!你不会是这么快已经忘记你的道歉了吧!?”

    侯德京感觉马朝阳是误会他了,他这一次不是故意跟张镇长对着干,他是靠自己的分析,也得出了一个理论,但是他的理论跟张镇长的理论刚好相反。

    为了说明自己不是故意跟张镇长对着干,他解释道:

    “马局长,张镇长,我这一次真的不是跟张镇长你对着干,我是跟你存在理论的分歧而已,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马县长噢了一声,说道:

    “噢!侯秘书长既然这样说话,他肯定是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了,那好吧,我倒是要听一听你们二位各自的高见,看看谁说的对!”

    侯德京马说道:

    “刚才张镇长说徐浩飞去疗养院,为的是掩人耳目,为的是对付马书记,我不明白了!?徐浩飞再跟马书记斗的过程之,他已经彻底失败了,何来跟马书记再斗争啊!?他们已经不是一个级别了,怎么斗啊!?”

    侯德京的话还是有一些道理的,马朝阳和马县长都感到侯德京分析的对啊,徐浩飞现在被降级为县委书记了,他已经失败了,怎么跟马书记这位市委书记斗的,这个的确是没有道理的!

    所以,马县长疑惑地问张镇长道:

    “张镇长,你刚才说,徐浩飞去和桥县疗养院,目的是来迷惑马书记,这个话我们怎么一点都听不明白啊!?我们感觉他跟马书记已经不是一个档次了,怎么迷惑他啊!?你这个分析是不是有些不对!”

    张镇长哈哈大笑道:

    “你看看,你看看,我给你们说吧,你们还不相信,你们还怀疑我的分析,这是你们不懂徐浩飞的地方!”

    马朝阳一看张镇长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感到张镇长还是有一定的道理,他才这样自信,要不然他不会这样自信的啊!

    所以马局长继续鼓励张镇长道:

    “张镇长,你只要感觉你说的对,你继续说吧!我们要听一听你和侯秘书长两个人的意见,然后我和马县长才会做出下一步的决定!”

    ……

    张镇长对于徐浩飞的认识,远远要深刻与侯德京,侯德京以为徐浩飞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官员,跟那些其他的官员没有啥区别,受到一次大的挫折后,肯定会气馁的。

    但是张镇长知道,徐浩飞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他是一个十分较真的人,很是不容易对付!

    张镇长对他们几个分析道:

    “你们先不要着急下结论,懂吗!?我要好好地问一问你们,这个徐浩飞是不是一个没有伟大志向的人!?”

    马宏伟首先说道:

    “姓徐的志向当然很大的了,他是一个野心很大的人,要不然他怎么爬的这样快啊!?从这一点看来,他当然是不甘平庸的一个人!”

    马朝阳也说道:

    “张镇长,我在北方市的时候,我跟徐浩飞徐市长还是打过交道的,我感觉他不是一个容易认输的人,有一定的理想和抱负!”

    侯德京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们的看法跟我刚好相反,我倒是认为,马书记把徐浩飞说多么厉害,那都是错误估计了他的实力,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娃而已!没有啥大的志向,所以给他一个县委书记,他已经知足了!”

    张镇长急忙摇头说道:

    “侯秘书长,你跟徐浩飞没有接触过,不知道他的理想和抱负,那是很大的呀!说不够好听,那是野心天大!”

    侯德京摆手说道:、

    “不见得,不见得,在我感觉,姓徐的这个人,是被你们神话了的一个人,我不相信他有这样厉害!?”

    张镇长嘴里哼了一声,说道:

    “哼!侯秘书长,你还不要不相信,我可以给你实话实说吧,徐浩飞一旦缓过劲来,哼!我们都得完蛋!”

    侯德京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笑话!我不相信,这个徐浩飞这么厉害哦!张镇长,有些事情都是我们自己搞出来的,不是吗!?”

    张镇长摇头说道:

    “侯秘书长,你是没有跟他交锋过,所以不知道他的厉害,等到你跟他打交道之后,你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

    侯德京继续摆手说道:

    “张镇长,你这是危言耸听,不是吗!?现在的徐浩飞跟以前的徐浩飞已经判若两人了,以前的徐浩飞是市长,现在的徐浩飞是县委书记,呵呵呵!他已经不行了,所以躲在疗养院里面不出来了,呵呵呵!是不是啊张镇长!?你怎么不说话了!?”

看过《红运当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