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月老志 > 第1256章 交锋
    “此事我自有主张,咱们就不用讨论了吧。大家都饿了,先吃饭。”

    明钦甚有主见,对于旁人议论并不放在心上。殷花露毕竟是女子,就算再愿意嫁也不会过于主动,眼下还是装聋作哑,也许时间一长殷花露有了更合适的人选,自然不会再把他放在心上。

    顾盼也忙着圆场,“小羽难得回来,快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大家一起吃个团圆饭,我让厨房把酒菜再热一下。”

    三女心思各别,还是顾盼姿态最低,没那么多患得患失的想法。

    其实三女准备了一大桌菜,明钦没有回来,自不会全都摆上来等着变凉,先端上来的本来就是凉菜,刚才不过是借机发难罢了。

    顾盼到厨房吩咐了一声,准备好怕食材迅速下祸,一道道美味可口的菜肴源源不断端了出来。

    明钦心知三女并非喜好铺张之人,今天为了给他接风洗尘,应该算是破例了。

    四人围着桌子坐了一圈,家里以洛玄音地位最高,顾盼坐在左边,武司晨坐在右边,剩下明钦坐到对面。

    “尝尝这个糖醋里脊。”

    顾盼不停往明钦碗中夹菜,神情甚是亲昵。

    洛玄音还不觉得如何,武司晨可不甘示弱,她和明钦一同从蜃楼城逃归,迎回殷夫人和殷璠,帮了他的大忙。自问不该输于顾盼。

    “听说最近龙族四处寻衅,和华阳军发生了一些摩擦?”

    武司晨不是安分守己的人,况且龙族厉兵秣马,树欲静而风不止,明钦是华阳军的师帅,就算他不考虑自己的前程,武司晨也要为他谋划一二。

    龙族占据蜃楼城之后,不以为足,下一步要么进攻罗刹国,要么进攻天族。如今罗刹国在金乌教掌控之中,兵力颇强,龙族不会贸然和罗刹国开战,从近段时间的种种迹象来看,龙族是打算朝天族下手了。

    华阳军则是首当其冲,这些日子龙族制造了一些摩擦,想要挑起战端。好在华阳军百般避让,没有酿成祸乱。

    “是啊,虽然明面上是一些小纠纷,背后都是龙族鼓动,这太平日子不知道还能过多久。”

    明钦摇了摇头,岔口道:“我托人打听了一下洛晖的消息,他和路北熊降了金乌教,现在也是新朝将领。”

    明钦知道洛玄音关心洛晖的下落,他在江州戍守三月,借着和罗刹国接壤的便利,特地安排人手打听洛晖的下落。

    “晖儿也加入了金乌教?”

    洛玄音娥眉紧蹙,金乌教是杀害洛家人的罪魁祸首,她对金乌教自然没什么好感。但洛咏言、楼诚都在金乌教身居高位,而今洛晖也成了金乌教的人,洛玄音如何能够安心?

    明钦感叹道:“现在整个罗刹国都是金乌教的势力范围,他不加入金乌教又能如何?卫振衣、洛咏言都是教中重要人物,相信洛晖不会吃亏的。”

    说起来明钦也加入过金乌教,不过他从小修炼术法,对于儒、释、道三教经书都读过不少,金乌教经义浅薄,以争竞杀戮为能事,虽能蛊惑人心,却实在经不起推敲。

    顾盼关心道:“这次回来,应该会多住段时日吧?”

    有道是‘妇人在军中,兵气恐不扬’,这是自古已然,征夫戍守没有携带家眷的。不过也有例外,所谓‘将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军中亦有专门供将官取乐的营妓。

    没有战事的时候还好一些,战事一起,身为主将,自然也难有安稳日子过。

    顾盼眼波流转,嫣然笑道:“小羽,我收集了一些曲谱,不知道有没有你喜欢的,要不要过来看看?”

    自从萧菖兰化身竹箫之后,明钦要帮她修复残魂,对音声之道也多了不少兴趣。顾盼曾是牡丹花魁,琴箫之技非常人可及,明钦虽跟她提过,他统兵在外,也没有多少机会当面请教。

    明钦碧云寺外遇见一位异人,蒙他馈赠了一部仙乐,他对音声之道所知甚浅,自然还无法吹奏出来,未免有些暴殄天物。

    “那就看看吧。”

    难得有清闲的时候,吃过午饭,明钦便跟着顾盼进了书房。

    武司晨笑道:“还是顾花魁花样多,小羽这一去,还不知几时能够出来。干娘就没话要与他讲吗?”

    洛玄音面颊微热,他可做不出争宠夺爱的事。看得出武司晨和明钦关系匪浅,洛玄音觉得三人之间关系甚是混乱,不免有些尴尬。

    “来日方长,我先回房休息了。”

    武司晨看着洛玄音快步上楼,摇头道:“我倒要看看,这顾盼能弄出什么花样来。”

    顾盼难得有和明钦独处的时刻,谈些曲乐倒也颇为相得,顾盼自是此道行家,她眼界颇高,收集的曲谱也多是当世名曲,需要极高的技艺才能吹奏出来。

    “俗话说,‘百日笛,千日箫’,这吹奏乐器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却也不必急于一时。”

    “猴急吃不着热豆腐,如果你想早点学会的话,可要多下功夫了。”

    武司晨推门而入,抿嘴笑道:“要想学得会,先跟师傅睡。我看你今晚就留在顾老师的房间,她一定会悉心点拨你的。”

    顾盼微哂道:“他要是宿在我的房里,你还不得打翻了醋瓶子。”

    没有洛玄音在跟前,两人说话不觉放诞了许多。

    武司晨走到明钦身边,牵着他的衣袖,眼波荡漾的道:“妾也懂得吹箫,哥哥也来鉴赏一下我的技艺如何?”

    顾盼素知武司晨诡计多端,在七星礁之时便对她有几分忌惮。示弱道:“司晨,姐姐无意和你争什么。咱们对小羽都是真情实意,别无二心。洛姐姐虚怀雅量,还是从她那里开始比较好。”

    “那是自然。”

    武司晨见顾盼把洛玄音抬出来,自己只能退让。不过她还是要压顾盼一头,挽着明钦的手臂道:“我还有事和小羽商量,借用一下。”

    “妹妹请便。”

    顾盼心头气闷,脸上却笑容不变。她们在明钦身边虽然都没有什么名分,但争宠夺爱也难以完全避免,只是适可而止,也还无伤大雅。

    顾盼委曲求全,也想在明钦面前留一个大度的印象。

    从书房出来,走不数步,武司晨推开道旁的房门,拽着明钦闪了进去。

    “你想说什么?”

    明钦心中奇怪,以为武司晨还要谈论龙族不断向华阳军寻衅的事。

    武司晨卟哧一笑,舒展玉臂缠住明钦的脖颈,柔情万种的道:“好哥哥,人家想你了。”

    武司晨工于内媚,明钦也不是头一回见识,比起顾盼的优雅含蓄,欲语还休。武司晨可要直截了当许多。

    “我是答应今晚把你让给干娘,现在……你是我的。”

    经历了这么多事,明钦对武司晨的感情颇为复杂,虽然谈不上心心相印,却也没那么讨厌,甚至有几分爱怜,有几分纵容。

    武司晨好不容易将明钦争取到手,自然是施尽浑身解数。直到门外传来急骤的敲门声,两人还难分难舍的肢体纠缠。

    “小羽,你在里面吗?”

    “别管她。”

    武司晨听出是顾盼的声音,心里颇感不悦。

    顾盼侧耳倾听,隐约能听到一些动静,忙道:“小羽,帅府传来消息,让你立即去一趟,事情紧急,你赶快收拾一下吧。”

    “知道了。我马上来。”

    明钦听说是帅府传唤,只怕是出了大事,连忙起身穿衣。

    “我跟你去。”

    武司晨搂住明钦的脖颈,明眸中满是不舍的神色。

    明钦迟疑着点了点头,毕竟两人肌肤相亲,刚经历过温柔缱绻,拒绝的话如何说得出口。

    武司晨心头一松,仰面在明钦唇角亲了一下,顿时眉开眼笑。

    两人穿好衣裳,出门一看,不但顾盼候在外面,洛玄音也神情凝重。

    “帅府传来消息,龙族进攻了江州大营,华阳军损失惨重。你赶紧过去吧。”

    洛玄音虽然深居简出,也知道事态严重。这段时间,龙族尽管到处寻衅,和华阳军摩擦不断,悍然发动进攻还属首次,战事一起,原本平静的生活怕是到头了。

    “你们不必担心。我和司晨去帅府了解一下情况。”

    明钦抱了洛玄音和顾盼一下,抚着她们的肩背意示安慰。

    家仆已经准备好飞电车,明钦和武司晨坐了进去,朝着帅府方向疾驰而去,从车上取出一件戎衣让武司晨换上。

    “龙族竟然进攻了江州大营,看来这一仗是不可避免了。”

    武司晨想到远在蜃楼城的洛绮和金翅末帝,这一仗应该是金翅族期待已久的吧。只有龙族将华阳军稳底打跨,才有机会夺取江州三郡,让金翅鸟复国。

    明钦沉吟道:“江州的龙族兵马不过一两万人,华阳军则有十数万,我们不是没有机会。就看总兵如何应对了。”

    武司晨摇头道:“这两年总兵处处退让,一直在极力避免和龙族发生冲突,酿成祸变。你可别忘了,当初殷夫人和世子落入龙族手里,殷重甲都没有发兵相救。华阳军兵马虽众,未必有和龙族决战的信心。”

    “是啊。”

    明钦心知武司晨分析的不错,龙族敢于步步进逼也是看准了华阳军的弱点,柿子要拣软的捏,如若天族比罗刹国更为强大,龙族也不会选定天族作为首要进攻目标。

    飞电车一路疾驰,不到一刻钟,便到了帅府。

    明钦和武司晨下车直入帅府,却见大厅中议论纷纷,闻讯赶来的城城中将领已有不少。孙博明、刘耀祖都在其中。

    这两年明钦和孙博明关系疏远,几乎形同陌路。不过孙博明是封天城郡尉,地位仅次于总兵殷璠。明钦只是一个师帅,自然不能开罪他,面子上总得过得去。

    众将齐集之后,殷璠姗姗来迟,身边也跟着一位戎装女将,正是来自龙族的龙烟霏。

    龙烟霏虽比殷璠大了十多岁,因为在殷璠作为人质时建立的特殊关系,龙烟霏已经成为殷璠的得力臂助,她对殷璠的影响无人可及,连殷夫人也有所不如。

    殷璠又长了几岁,身量高了不少,只比龙烟霏矮半个头,一身戎装,身形偏瘦,精神倒颇为硬朗。

    殷璠在主位坐定,目光一扫,缓缓道:“刚刚得到消息,今晚申时龙族突然进攻我们的江州大营。我已经下令大营守军,不得轻启战端。宁愿站着死,不能牵累我们的国家和天族。”

    “总兵——”

    刘耀祖干咳了一声,犹豫道:“龙族在江州的人马不过万余人,咱们有十几万大军,兵械都是先统制苦心措办,足以和龙族一较长短,一味退守是不是有些不妥,华阳军守土有责,束手不战如何对得起国家和百姓。”

    “刘军帅——”

    龙烟霏接过话头,黑白分明的眼睛望了过来。

    …………

    飞电车一路疾驰,不到一刻钟,便到了帅府。

    明钦和武司晨下车直入帅府,却见大厅中议论纷纷,闻讯赶来的城城中将领已有不少。孙博明、刘耀祖都在其中。

    这两年明钦和孙博明关系疏远,几乎形同陌路。不过孙博明是封天城郡尉,地位仅次于总兵殷璠。明钦只是一个师帅,自然不能开罪他,面子上总得过得去。

    众将齐集之后,殷璠姗姗来迟,身边也跟着一位戎装女将,正是来自龙族的龙烟霏。

    龙烟霏虽比殷璠大了十多岁,因为在殷璠作为人质时建立的特殊关系,龙烟霏已经成为殷璠的得力臂助,她对殷璠的影响无人可及,连殷夫人也有所不如。

    殷璠又长了几岁,身量高了不少,只比龙烟霏矮半个头,一身戎装,身形偏瘦,精神倒颇为硬朗。

    殷璠在主位坐定,目光一扫,缓缓道:“刚刚得到消息,今晚申时龙族突然进攻我们的江州大营。我已经下令大营守军,刘耀祖干咳了一声,犹豫道:“龙族在江州的

    不得轻启战端。宁愿站着死,刘耀祖干咳了一声,犹豫道:“龙族在江州的

    不能牵累我们的国家和天族。”

    “总兵——”

看过《月老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