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凤回巢 > 第九百五十八章 交锋(一)
    自上了奏折之后,傅阁老便闭门不出,在府中“静思己过”。屈指算来,也有七八日了。

    国事繁琐,少了一朝首辅,其余几位阁老远不及傅阁老精明决断,这几日萧诩确实更加忙碌。

    不过,傅阁老若以为朝廷真的离不开他,也太过想当然了。

    “往日由几位阁老先行处置一部分朝事,重要的国事由我和阁老尚书们一起商议定夺。说是商议,其实大部分他们都已私下商议过,有了默契。有时候我和他们意见相左,便需多费口舌。有时还得采取他们的‘建议’。”

    萧诩神色冷了下来,缓缓说道:“傅阁老身为百官之首,在朝中经营多年,门生众多,极有威望。几位阁老以他马首是瞻。六部尚书也多和他交好。我想分化拉拢,一来不易入手,二来得恩威并施徐徐图之。”

    “他此次撂了挑子回府,正合我意。”

    “我和你心意相同。趁着这一回出手整治傅家,压一压傅阁老的威风。他既是主动回府,想再回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顾莞宁目光一闪,冷冷道:“这些日子,宫中流言不断,早已传至宫外。我命人在市井间散播流言,也已满城风雨。心存不轨意图刺杀皇后的恶名,傅家不担也得担着。”

    “我倒要看看,傅阁老到底能在府中撑多久!”

    ……

    傅府。

    傅阁老坐在书房里,神色颇有些难看。

    几位幕僚,围坐在傅阁老身侧,一个个神色都不太美妙。

    傅阁老打破沉默:“现在外面情势如何?”

    其中一个专门负责打探消息的幕僚谨慎地应道:“阁老,这几日外面流言更盛。都说傅家图谋皇后之位,收买宫中舞姬意图行刺皇后。因刺杀未成,阁老心虚有愧,这才闭门不出。市井百姓都在传言此事。京城百官们也都将此事作为谈资……”

    眼看着傅阁老面色越发难看,幕僚不敢再说下去。

    另一个幕僚试探着张口道:“听闻傅妃娘娘在宫中处境也不佳,病情愈重。傅阁老何不上奏折,将傅妃娘娘接回府中养病?”

    帝后情深,众人皆知。

    碍于先帝遗旨,元佑帝不便主动下旨将妃嫔撵出宫。若有傅阁老主动出面奏请,情形就不同了。既无损帝后名声,又能表明傅家退让的诚意。

    这也是化解当前僵局的最佳办法。

    傅阁老目光沉沉地扫了过来:“傅妃娘娘既已进了宫,焉能随意出宫回府养病?尽出些馊主意!”

    这个幕僚碰了一鼻子灰,顿时不敢吭声了。心里暗暗叹口气。

    帝后态度已经摆明,傅阁老此时不服软,以后该如何收场?

    倚老卖老,也得有个限度吧!这样僵持下去,傅家能讨得了好才是怪事!

    这么明显的道理,精明了一辈子的傅阁老愣是看不清……这是身在局中,被权势迷昏了头啊!

    傅阁老思忖片刻,吩咐道:“流言如此猖狂,必有人从中指使。你们几个想办法平息流言。”

    几个幕僚面面相觑,终于还是由第一个张口的幕僚大着胆子张了口:“平息流言,无非两种办法。一是混淆视听,真真假假。二是放出别的流言,转移众人注意力,顺便将水搅浑。不知阁老想用哪种办法?”

    傅阁老淡淡说道:“这等小事都来问我,要你们几个还有何用?”

    此言一出,几个幕僚哪里还坐得住,立刻起身请罪。

    傅阁老的声音响起:“顾皇后胞弟沈谨言,如今开设善堂。想做善事,是一桩好事。只可惜,沈公子出身实在不光彩。这样的人,应该一辈子躲在阴暗处,永不露面才对。他这般冠冕堂皇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视礼法为无物,过几日便会有御史上奏折弹劾。想来百姓们也会对此事津津乐道。”

    幕僚们顿时心领神会,躬身领命。

    ……

    崔府。

    “老爷,你已经告病十几日了,难道要一直在府里待着不成?”崔夫人低声问道。

    “痛失爱女”的崔尚书,一直告病不出,每日躺在床榻上。

    这些时日崔尚书一直缩减饭量。若是养得红光满面,重新上朝,立刻就会被众人察觉出不对劲来。

    “不急,”崔尚书慢悠悠地说道:“顾妃病死的时候,顾侍郎告病近三个月。我这才十几日,上朝也太早了。”

    崔夫人蹙眉低语:“可是,宫中情势不明,传言傅妃心虚受惊,神智不清,整日做噩梦。外面风言风语传得厉害,都说是傅阁老暗中指使刺客行刺皇后娘娘……传得有鼻子有眼,连我都快信了这说辞。”

    可是,那刺客明明就是皇后娘娘一手安排的啊!

    那根金钗是特制的,弹缩自如。

    崔珺莹当然没死,胸口的伤是假的,中毒也是假的。那个舞姬当然也没死。

    当夜崔珺莹被接出宫来,那个舞姬也和崔珺莹一起,连夜送出京城,更名易姓,换了新身份。等过一两年,便能为崔珺莹寻一门稳妥的亲事。

    内宅妇人本就极少露面,只要离京城远远的,谁能知道崔二小姐死而复生之事?

    早已安排好的事,为什么会出了岔子?

    怎么会扯上傅家?

    崔尚书看着崔夫人,意味深长地说道:“事情到了这一步,便不是你我该多问的了。”

    “你只要知道,我们崔家已经从这一潭浑水中跳了出来。后宫之事,和我们崔家再无关系。我们的女儿,为皇后娘娘而死。我们崔家上下,俱对皇上忠心耿耿。”

    “皇上器重三郎,大郎二郎也不愁没有好前程。内阁若有空缺,我这个吏部尚书第一个便有机会入阁。”

    “这些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和我们崔家无关。”

    崔夫人若有所悟,半晌才道:“老爷言之有理。傅家想不开要作死,是傅家的事。和我们崔家可没关系。”

    崔尚书欣然点头:“正是如此。”

    帝后如日中天,俱是厉害之辈。

    傅阁老想折腾,便随他去。崔家可不会犯傻!

看过《凤回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