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百三十八章印碎
    :。: 。

    李修远此刻出了皇城如往常一样来往知府衙门去。

    虽然这知府做不久,但既然已经在任上了总得负责将这知府做好,偶尔偷懒可以,但总不能一天都不在衙门里吧,要不然若是百姓有了冤情连知府都找不到,那又应该去向何处伸冤?

    但就在此刻,衙门外却来了两人。

    是一对父女。

    此刻秋寿拉着秋容直往知府衙门而来。

    “走,现在就随为父去报官,之前你说知府衙门去朝会了,不在衙门,现在应当回来了吧,真是荒唐,你和那个什么李公子的私情就此了断,为父绝对不会允许你给别人做小妾。”秋寿态度坚决,纵然是自

    家的女儿已经给了那个什么李公子,他也要带女儿回去。

    “你跟着那个李公子是没有好日子过的,为父也是为了你好。”

    “父亲,这事情能晚上的时候再说么?晚上我让李公子回来亲自和父亲当面解释,还请父亲给女儿留点颜面,不要在衙门里闹事。”秋容带着哭腔道。

    “这是什么话,为父为了你千里迢迢的赶来京城,如果不是你这个不孝女闹出这样的丑闻,为父又怎么会跑来衙门呢。”秋寿道。

    说着,他拉着秋容便往衙门走去。

    “这,这不是秋容姑娘么?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人是何人,竟敢对秋容姑娘不敬?那厮还不赶紧松手,否则休怪我手中的腰刀无情。”一位衙役见到秋寿拉着秋容走来,当即脸色一变,急忙呵斥了起来,拔

    出腰刀就准备解救。

    衙门之中谁不知道这个秋容是知府李大人的小妾。

    秋寿吓了一跳,忙松手道:“这位差大哥误会了,老儿是是她的父亲,并不是歹人,还请差大哥刀下留情,刀下留情。”

    “秋容姑娘,是这样么?不是这厮威胁秋容姑娘吧?”那差役警惕问道。

    秋容抹了抹眼泪;“这位的确是我的父亲,因为有点事情需要来衙门一趟,让这位大哥误会了,真是抱歉。”

    说完施了一礼,以示歉意。

    “不敢,不敢,这是小人分内之事。”这差役有些受宠若惊道:“秋容姑娘是来找大人么?秋容姑娘不如先去衙门里坐着,虽然按理说朝会已经结束了,但今日大人似乎有事耽搁了一下,现在还未回来,不

    过应当已经快了。”

    “多谢相告。”秋容道。

    “父亲,我们先进衙门等着吧。”

    她幽幽一叹,没办法只能陪着自己的父亲胡闹了。

    秋寿对着那衙役连声感谢,然后才往衙门走去,他道:“这里的差役怎么认识你?”

    “是李公子的缘故,他在这里.......”话还未说完,一个文吏见到秋容的时候突然欣喜的迎了上来。

    “秋容姑娘来的正好,大人这会儿还没回来,这些文书来得及需要批改,加印,能否劳烦一下秋容姑娘?”

    秋容想到李修远的嘱咐,衙门有急事的话自己代为处理一下,当即点了点头;“那.....好吧。”

    “父亲你在这里稍坐一下,女儿帮忙处理一下公务就回来。”

    她走到大堂的主位上坐下,拿起笔墨将染了朱砂将这些公文很快的批改了一下,接着再有些笨拙的拿起一旁的知府大印,印上官印之后这些事情才算是做完了。

    “嗯?”

    秋寿见到自家女儿竟然跑到了知府大人的位置上,还在批改公文,拿起官印,顿时吓的脸色都白了。

    “你,你疯了,这可是知府衙门,你还不赶紧从知府大人的位置上下来,你莫不是想吃官司?那可是大人坐的位置,也是你一个女儿家能坐的,你还翻弄大人的公文,这,这.......”

    他急忙上去拉着秋容下来。

    可是这一拉,知府的大印却一时不稳从秋容的手中脱落了下来,落在地上直接摔成了两半。

    “完,完了。”秋寿见此整个人都吓蒙了。

    知府大人的官印被自己给摔碎了。

    “父亲你做什么?”秋容又气又急,见到官印被摔坏也不知所措了,都快哭出来了。

    其他的文吏,衙役见此皆愣住了。

    “看来我的这知府衙门的确是当不久了,还没干几天,官印就玩坏了,这会要是被人逮住了,只怕又要疯狂弹劾我,搞不好我都要罢官辞职了。”此刻,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却见一位身穿朱红色官服

    的年轻男子,带着几个护卫,甲士大步从衙门外走了进来。

    “拜见大人。”

    “知府大人。”

    衙门内的衙役,文吏纷纷施礼。

    “无需多礼,刚才的事情你们就当是没看到吧,谁替本官找个手艺好的师傅重新雕一块官印....嗯,记得做旧,”李修远边走边道。

    “卑职认识一个老手艺人,专门刻印的。”一个衙役道。

    “带着这摔坏的官印去刻一枚回来,钱不是问题。”李修远道。

    “是,大人。”

    这衙役立刻捡起地上的官印立刻迅速离开了。

    李修远又道:“容儿,怎么了?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被这这东西砸到手了?过来让我看看。”

    可是话还未说完,一旁的秋寿却是吓的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草民秋寿拜见知府大人,刚才的事情还请知府大人恕罪,草民实在不是故意的,是小女顽劣,一不小心毁坏了知府大人的官印......”

    说话的时候他浑身吓的瑟瑟发抖,脑袋一片空白,只有恳求这位知府大人恕罪、

    “嗯?”李修远楞了一下,看着秋容道;“这位是......老丈人?”

    秋容抹泪点了点头。

    李修远急忙往前快走几步,将秋寿扶了起来:“老丈人快快起来,您这是折煞晚辈啊,晚辈怎么受得了你跪拜,还请老丈人起身,刚才是晚辈疏忽了,一时间没有察觉过来,让老丈人受惊了,晚辈给老丈人

    赔礼道歉了.....”

    他又是搀扶又是拱手作揖,弯腰道歉。

    “嗯?老丈人?”秋寿被懵懵懂懂的扶了起来之后,一时间却是愣在了原地。

    一旁的秋容道;“父亲,这位就是之前女儿提起过的李公子啊,之前女儿不让父亲来报官,就是因为李公子就是京城的知府,这事情归李公子管,怎,怎么好报官呢?”

    “什么?知府大人就是那个姓李的狗东西?”秋寿大惊失色。

    “.......”李修远。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