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一指成仙 > 第一零八三章 相安
    卢悦总觉再来的姐姐古古怪怪,身后的目光好像真缠在她身上,虽然不反感,却莫名的有种心虚、心酸的感觉。

    三年才进阶,心境上的问题,是因为她吧?

    卢悦的眉头忍不住拧了拧,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心虚。

    除非……

    一边写经,她一边在心里深叹一口气。

    卢悦现在严重怀疑姐姐浪费的三年,全跟她一世世的早陨有关。

    唉!

    那就看吧……

    写着写着,很快就忘了时间,只有一篇篇经文。

    她的劫,还在阴尊那里,无可解!

    偏偏那人是杀不死的存在,所以只能从根子上断了他重新复活的根基。

    超度是她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天色渐暗,谷令则摸出一枚月光石,在桌子的暗格里,摸出她平日装药膳的储物戒指,为妹妹摆好晚餐。

    “写完了吗?写完就吃饭吧!”

    卢悦落下最后一笔,才伸了个懒腰,把所有东西,按平时的习惯摆好,“再拿一份安神的,陪我一起吃。”

    安神的给她?

    谷令则笑笑,果然在众多药膳中摸出一份写着签子的安神药膳,“我现在能站在你跟前,其实已经没事了。”

    “有事没事,不是在嘴上说。”卢悦吃自己的,“人生苦短,譬如朝露,今是昨非,虽然冥冥可追,但是你要记着,生者在今日,逝者在来生。”

    这是她从鬼面幡中走出后,一直跌跌撞撞闯到现在的心得。

    虽然卢悦也不认为,来生轮回的人,还是曾经的人,但对活人而言,却是另一种感情上的慰藉!

    “我觉得……,佛门对你而言,不是个好地方。”

    悟得多,是因为撞得多。

    世上的道理,谷令则都懂,但是懂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卢悦,眼睛回复后,跟我一起回三千城吧,白天你可以写经,晚上,我陪你一起进天幸图修炼。”

    她不想妹妹再在这里,万一残碑里的人出来怎么办?

    “超度阴尊,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既然你现在写得越来越快,既然你晚上大部分的时间是休息,那还不如,晚上你照样休息,我带着你修炼!”

    谷令则希望能说服妹妹,“正好,白天我要处理三千城事务,我们谁都不耽搁。”

    “你让我想想……”

    “没什么好想的,就这么决定了。”谷令则把自己这边的汤,给她倒了半碗,“要不了多久,苏师姐就要进阶玉仙了,大家都在天幸图里修炼,那里以一当十,你总不想,将来谁的法力都比你高吧?”

    卢悦:“……”

    她其实想说,她希望大家的法力都比她高。

    每一个人,都如流烟仙子一般让人信服,她愿意在大家的羽翼下恣意地活着,当个自得其乐的纨绔。

    只是这话,却不能直说,“我最开始调教大师兄秦天的目的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她朝自家亲姐露了个讨好的笑,“跑得太快招人恨!我觉得吧,我们家有你就成了。”

    “……”

    谷令则无语,一肚子的话,就这么被噎住了。

    妹妹生来似乎就有当无赖潜质,“你就这么喜欢慈航斋?”

    “这里有菩提树呢。”

    卢悦一幅她没见识的模样,“要我说,如果三千城那边的事,不是那么急的话,你也应该在这里多呆呆。”

    心境不稳,在菩提树下多转转,在寥寥梵音中自然而然地就能空灵起来。

    “心若月轮,静照山川。心若古井,静照冰轮。神为精气之统率,你跟流烟仙子说,在这里沉沉心,她保证会同意。”

    “……”谷令则的嘴角慢慢翘起,难得一向不撞南山不回头的妹妹,也能有如此见地,还能发现她的问题,并给予这么好的建议。

    如果落水涧里,没有残碑,没有那个人,说不得,她真要心动地在这里停留。

    但……

    “云夕不惯俗务,当年惠馨前辈偏心,包揽了她所有的事情,她只要一心修炼就成了。”谷令则跟她解释,“所以,三千城现在,还是我和洛夕儿挑大梁,我若呆在这里,你想过洛夕儿会有多可怜吗?”

    卢悦:“……”

    她无话可说。

    在隐仙宗见面,她早发现某人做事,比以前更为风风火火,特别的干脆利落。

    “流烟仙子呢?她真不管事了?”

    卢悦觉得流烟仙子不地道,收徒弟就是帮她管事的。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把身边最好的两个人荐给她。

    “管啊!不过,师父忙了一辈子,”谷令则叹口气,“除非大事,一般的,我和洛夕儿能处理的,基本不再找她了。”

    这是她们师姐妹私下商讨好的。

    “卢悦,你当初收徒是干什么的?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

    “……”卢悦心虚。

    “其实忙过这一段就好了,等到大家都能独挡一面,把事情分剥出去,三千城灵昭殿就只用管总就行了。”

    谷令则很有信心,三千界域飞升的诸多同道,都是一方大佬,谁不能独当一面?

    “可是你的心境……”

    “我能调节好。”

    与仇人同居一地,而不能马上杀进去,才是更大的煎熬。

    此时,谷令则终于明白,少时的卢悦,为何每见一次丁岐山,都要发一段时间的疯。

    可怜那时候,她居然跟丁岐山是好友。可以想见,在磐龙寺看到她和丁岐山走得那么近后,妹妹有多恨了。

    姐妹二人一直到吃过饭散步了,也没达成共识,只能各各按下各自的心思,转向另一问题。

    “跳祝祭之舞,只我一个人可不成。”

    “那……要我怎么做?”

    卢悦想到当初离梦在木府跳祭天之舞时的样子,光擂鼓的就有千多元婴,“如果缺人手,我跟拂梧师父说。”

    “祝祭是为了你的眼睛而跳,别人是帮不上忙的。”谷令则挽着她,在菩提树下,慢慢地走,“你不是有光之环吗?它也能做为乐器用。”

    “咳!我对那个可不熟。”

    卢悦有些脸红,让她用光之环杀人怎么都行,可是让它排成排,在叮叮当当中,谱出乐声,着实难得紧。

    “没事,我教你。”

    谷令则笑,“放心吧,你姐姐我,可是全能仙子。”

    “你脸皮学厚了呀!”

    “哈哈,不相信?”谷令则抬手吸过一片菩提叶,“听着啊!”

    虽然当古巫圣女的时候,她没研究过乐谱,但长乐最擅长这个,她听得多了。而后来的某一世,专研的,就是一张琴。

    菩提叶的声音,空灵而轻快,谷令则试了两次音后,很快便吹了一个应景的小夜曲。

    清风徐来,树叶沙沙,虽然看不见夜空中的星月之光,卢悦却可以想象它们现在的样子。

    “怎么样?”

    谷令则在妹妹翘起来的嘴角上,已经看出,她的心情如小夜曲般欢快了。

    卢悦翘了两个大拇指,“厉害!不过,光之环想要奏出刚刚的小夜曲,我至少也要七天,如果你需要的伴奏太复杂,可得做好长期教我这个笨蛋的心理准备。”

    谷令则笑着挽住她,“如果你是笨蛋,那我是什么?卢悦,懒就是懒,乱找理由,可就是你的错了。”

    卢悦无语,“明说吧,你让我用光之环奏出噪音,我绝对在行,杀人搞破坏,我认第二,大概也没什么人能认第一。这跟懒没关系,是我习惯了拳头说话。”

    如果真对乐谱感兴趣,她也就不会把花小五那么多的雷宗乐谱束之高阁。

    “那好吧,你得相信我的耐心。”谷令则看看天,不跟她再争下去,“更得相信,做师父,我比你靠谱。”

    ……

    慈航斋迎来了一场大难,清晨的早课原本平和又静心,可自从卢悦开始学乐谱以来,劫难就开始了。

    那刺耳的叮叮当当,还有长长短短,连拂玥的早课,都被打断了好几下。

    一天可以忍,两天可以忍,三天还是可以忍,可是四天,五天……直至半个月后,还是那样基本没进步的时候,连拂梧都有些忍不了了。

    卢悦实在太残忍,不仅影响了她们的早课,到最后连晚课都没放过。

    无奈之下,身为师父的拂梧,只能赶人,“学那些破东西,你们就不能打个隔音禁制?”

    “不能啊!”

    这次不用卢悦说话,谷令则就解释了,“弹的东西,是给天地听的,禁制里练习,更事倍功半了。”

    拂梧好想叹气,她们的早晚课,也不能在禁制里举行,“那行,以后你们两个练乐谱,就往最远的迎竺峰顶吧!”

    反正大家的早晚课,是不能搬家的。

    所以,只能徒弟换个地方练。

    “……行!”谷令则看看没多少进步的妹妹,非常无奈地点头。

    自家的傻妹妹,玩拳头玩惯了,现在突然让她改绣花,确实有一段异常艰难的路要走。

    哪怕自认非常有耐心的谷令则,此时都有些后悔。

    旁人可以把噪音之源赶走,她却要在噪音中,一点点地教。

    偏偏光之环是妹妹的,偏偏她的识海湮灭,她教起来,更事倍功半。

    早知道就提前让蓝灵在教严星舞的时候,把卢悦也教着了。

    蓝灵不知道,她逃出了一劫,在隐仙宗,兢兢业业地连早早也一块管着了。

    被无边仙树视为徒弟的严星舞,被特别照顾了,这段时间木灵根以眼见的速度增长,很多东西,学起来,更事半功倍。

    早早做为师姐,要在师妹面前做出表率,处处学当年的林芳华,反而没有胡闹。

    隐仙宗经过大难,上上下下已经无人不知早早的大名,就算之前接了任务,运气好,没死的几个人,也再不敢到严星舞面前找事了。

    更何况,严家早就偃旗息鼓,几个原本还有点妄想的族人,在早早那样一闹后,彻底息了拿回八莱储物戒指的希望。

    卢悦的眼睛不管有没有问题,哪怕再不能仗剑走天下,人家也以实际行动,告诉了世人,她的徒弟,她不仅能庇护住,还能给予最好的安排。

    提升木灵资质啊!

    世人都知道隐仙宗的无边,可以提升木灵资质,但除了隐仙宗自己的弟子,丘德真直到现在,也没接受其他任何人的人情。

    人家的话,说的非常明白,想跟卢悦比,行,只要你是功德修士,只要你为仙界立下过大功,都可以得一个到无边仙树前修炼二十年的承诺。

    功德修士啊?

    不要说功德到底从哪来的,大家没摸清楚,就是卢悦的前车之鉴在那里,谁想当?谁又敢当?

    更何况,谷令则进阶玉仙,她心境的问题,外人可不知道,大家只看到,人家稳定修为未久,就去慈航斋陪卢悦了。

    仙界原本有些蠢蠢欲动的各方,因为绝辅的铩羽,因为三千界域,一个又一个厉害人物的飞升,重又按了下去。

    这一点,管事的流烟仙子和洛夕儿,感受的尤其明显。

    曾经的反三千城联盟,以前她们还要时时防着,但现在,早早名传隐仙,不过半年的时间,已经自己崩得差不多了。

    “夕儿,卢悦的另两个徒弟,本事如何?”

    尝到甜头的流烟仙子,对卢悦的有教无类很感兴趣,更希望,她能多收像早早这样的徒弟。

    “第二个徒弟叫林芳华,她如果飞升了,我可以轻松一半。”洛夕儿叹口气,她怎么就没在无晨宗收两个厉害徒弟呢?

    可恨,林芳华和早早,因为卢悦的不靠谱,她都跟着教过,“九天阙那里,我们绝对可以省心了。至于大徒弟……,”她看了眼师父,“我只能说,非常神秘,就是逍遥门很多人,都未必知道其出处。”

    噢?

    流烟仙子在徒弟的口气中猜出,她是知道的,不由兴致更高,“她大徒弟是什么?也是异类吧?”

    如果是正常的,不至于连逍遥门都不进。

    “师父!您不能什么事都问我。”

    洛夕儿觉得她苦命,“谷令则知道的比我多,她在的时候,您怎么不问她呀?”

    “谷令则这段时间的脑子不正常,我懒得问。”流烟仙子就盯着她了,“老实交待吧,否则……我明儿就闭关。”

看过《一指成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