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逍遥游 > 第411章 各有解读
    太子!

    走来的正是太子,在他身后,还站着三个人,两个武将和一个清秀少年,清秀少年正是称心,而那两个武将,却是罗一刀和纥干承基。

    铁无环曾与他们有过短暂的照面,只是当时是夜里。再加上隔了这么久,两人又从马匪装束换成了禁军,铁无环可没认出来。可他虽没认出二人,却看二人站姿气势,便晓得是高手。

    光是这两个人,他就未必拿得下来,如何灭口?

    一时无措,铁无环竟僵在了那里。

    这位太子爷素喜美色,偏还男女不禁,自从见过称心,他就对这位清秀娈媚尤胜女子的少年动了无法启齿的心思,便籍口要切磋乐理,叫太常寺把他送进东宫。

    今日初次相见,太子不想吓着了称心,虽然切磋乐器时,也有握其手、并其肩的举动,但虽亲昵,却也尚看不出他是别有用心,称心只有受宠若惊,倒也甘之若饴。

    只是李承乾对称心是越看越看,那长长的睫毛,清亮的眸子,花瓣似的唇,盈盈一握的腰,吹弹得破的肌肤,当真是越看越心痒难搔,原打算慢慢接触,不时施以恩惠,再引他就范,这时情动,竟尔想当即设宴,灌醉了他,便成其好事。

    只是,刚刚吩咐厨下备宴,罗一刀和纥干承基便来拜见了。他二人是东宫六率的将领,直接归太子管辖,乃是太子的心腹,太子还是有其野心的,并不只是沉溺于酒色,当即传见。

    本来只是例常的拜唔,但二人无意见透露的一个消息,却引起了李承乾的警觉。那探花问柳的心思登时淡了,相比起皇位,其他一切都是浮云,自然还是正事要紧。

    原来,罗一刀和纥干承基拜唔太子时,也知道太子与越王李泰不和,所以特意提起了李泰的一桩事来,即越王李泰请了皇命,要编撰经典,皇帝准了,允许李泰在王府中设文学馆,自然引召学士。

    罗一刀和纥干承基是武人,对这种事根本不放在心上,觉得这简直是不务正业,舞文弄墨有什么出息?他们特意提起此事,只是想搏太子一笑。

    可太子一听,却是又惊又怒。

    文治是小事?那是天大的事!尤其是江山已定,文治的作用尤在武事之上。

    李泰要加文学馆?这事儿他竟然不知道,现在父皇都准了,李泰都开始大张旗鼓招揽天下名士了,风声才透漏出来,很显然,是李泰之前刻意隐瞒他的结果。

    李承乾第一件事就是想起了自已的父皇。皇爷爷当年立李建成为太子,如果不是允许自已的父亲建天策府,可自行招募文武并任官,自已的父亲便再有本领,如何与太子相争?

    现在,父皇允许李泰建文学馆,自行招揽学士,这等于是允许他自建小朝廷啊。一个该往封地就藩的王爷,滞留京城,迟迟不走,还在王府自募贤才,这分明走的父亲当年崛起之路。

    李承乾大恐,马上就想找苏有道商量此事。

    苏有道负责李承乾的幕僚机构和谍报机构,本来这事儿也没那么商易瞒过他的耳目。不过,李泰这个小胖子实在是太受宠了,他根本不需要通过什么中间环节,想要什么,都是可以直接见到天子,当面说的。

    而且,他陪着皇帝宫中游览的时候,旁边除了皇帝的贴身内侍,全无旁人,对皇帝说些什么,只要皇帝未循正规朝廷渠道宣布,岂是那么容易被人打听到的。

    这次的事,更是李泰一说,李世民便欣然应允,只觉这宝贝儿子确有出息,不负所望。李泰得了皇帝点头,便回府秘密筹备,等到腾建好了文学馆,打算正式招人了,这才宣布出来,所以就连苏有道也无所谓。

    而且李鱼居然跳出了西市这个暗流汹涌的小江湖,跳进朝廷大隐于市,这种际遇也不在苏有道的判断之中。毕竟,这种事实在是太考验个人运气了,正常情况下是绝不可能的事,所以苏有道对西市的图谋计划也被打乱了。

    好在他已经把陆希折等二三十人派到了李鱼身边,李鱼跳到太常寺鼓吹署那个港湾里优哉游哉地混日子去了,却很讲义气地把依附于他的百余名“江湖豪杰”都留给了良辰美景两姐妹。

    在李鱼这方面,本是一番好意,想着这对小姐妹把持偌大一个西市不容易,给她留些既有本事,又没有根基的江湖人,她们姐儿俩很容易操控。他哪知道这百十号人里边,居然有三分之二是旁人掺的沙子。

    三分之一是真正的江湖人,三分之一来自苏有道,三分之一来自杨千叶。

    李鱼走了,这些人却得到了良辰美景的重用。对苏有道来说,其实未必是坏事,毕竟本就是他的人,一时扶持这些人上位,对他反而更有帮助。以前他就想这么做,只是西市针插不进,不得机会罢了。

    幸好常剑南患了恶疾,大限将至,为了交班,匆忙来了一场大清洗,又多了李鱼这个变数在里边胡搅一番,这才引入这么多的新人。所以,苏有道需要重新制定计划,对陆希折等人进行安排。

    这也消耗了他很多精力,当李泰的文学馆开张的消息传来时,苏有道刚对西市诸人做了安排,他甚至安排了其中两名英俊潇洒、有一定文才、履历也清白详尽的部下,授意他们施展“美男计”,拿下良辰美景。

    这时突然收到越王李泰开文学馆的消息,苏有道大吃一惊,马上趋车直奔东宫。越王李泰已经占了先机,而且这是不可改变的了。不过,幸好越王李泰得到授权建文学馆,也不过就是进一步扩大了影响和势力,让一些朝臣对他有机会觊觎皇位多了几分信心。

    但这还不足以动摇太子的根基。

    太子,本就有开衙建府的资格。手下不仅有文吏,还有武将,这才是真正的小朝廷。李泰有个文学馆,只是有了公开招揽贤才的掩护,论吸引力,当然不及东宫。

    再者,太子有大义名份,这一点也不是越王李泰能比的。

    唯一堪虑者,就是李泰真把那文学馆搞得有声有色,建立文治之功。那对太子才是致命的,一个王爷,一个深受天子宠爱的王爷,拥有比太子更辉煌的文治能力,太子之位才是真的不稳了。

    以前,因为李承乾本就是太子,作为国之储君,他最重要的就是不犯错,而不是有所表现,所以苏有道对太子做的也是蛰伏之略。可现在不行了,绝不能让越王李泰在文治上压太子一头。

    可是,越王李泰那边刚刚建文学馆,太子这边便张罗着也要做类似的事,不但显得是在效仿越王,而且也会让皇帝反感:你是长兄,又是太子,心胸就这么狭隘么?青雀喜欢文学,招募些文人士子吟诗作赋,编撰经典罢了,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所以,苏有道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曲线迂回的好办法。

    李承乾刚要派人去找苏有道,苏有道就来了,并且为他献上一计,并且再三叮嘱,这件事,太子万万不能自已开口,亲太子的大臣也绝对不可以出面,他们不管谁出面,都会令天子有些敏感。

    必须得是一个既能在皇帝面前说得上话,说出来的话又不会让皇帝有别的想法的人来做这件事,这样的人本就不多,而且他还得能答应替太子出头,李承乾只能想到一个人:高阳!

    只有高阳,天真烂漫,豆蔻韶龄,且又素得父皇宠爱,她去为自已说项,才能被父皇采纳,且不会引起父皇的警惕。

    所以,李承乾马上进宫来了,罗一刀和纥干承基从一介马匪,混到了东宫,自然也得会来点事儿,便主动请缨,陪侍太子。称心本是民间乐童,并不了解宫中规矩,见两位将军要陪侍太子,他的顶头上司恰又在高阳公主身边,便也主动陪着来了。

    不想,一进这偏殿,竟尔看到这样一幕。

    他们可没看到前边发生了什么,就看到高阳公主殿下张开双臂,像乳燕投林似的,一头扎进了李鱼的怀抱!

    罗一刀和纥干承基登时瞪大了眼睛,心中同时浮上一个念头:这个李鱼,还真是风流成性啊!下至八岁,上至八十,通杀!老子要是娶了婆姨,生了闺女,一定得立下家规:防火防盗防李鱼!

    称心看到这一幕,倒是钦佩不已。

    他昨日也是见过太子和高阳公主的,晓得那是小公主,却不知道李鱼和一位皇室公主搂搂抱抱,后果何等的严重,还以为李鱼有机会作驸马了,心中只想:“李鼓吹这条大粗腿,我一定得抱紧了,跟着李鼓吹,前途无量!”

    三人各怀心思,却没看到太子爷脸都青了。

    李承乾赶紧四顾看看,不见有宫奴侍婢出现,这才松了口气。

    他马上沉声喝道:“高阳,你在干什么?快过来!”

    “太子哥哥?”

    高阳公主鼻子尖儿撞在了李鱼怀里,有些发酸,这一抬头,眼泪汪汪的。

    李承乾一看,误会更深,脸色也更难看了。

    “哎呀,太子哥哥,你怎么来了。”

    高阳公主欢喜不已,赤着一对小脚丫儿就从李鱼怀里跳了出来,先握紧了小拳头,狠狠地在李鱼胸上捣了一记,娇嗔道:“胸那么硬,人家鼻子都被你撞歪了。”然后才一转身,提起裙裾,欢喜地跑向李承乾。

    李承乾看着踏在青石板上的一双雪足,气得手都抖了:“连鞋袜都脱了?天杀的,他对我这年少无知的妹妹究竟做了些什么啊!”

    :晚上七点多才到家,刚码完,奉上,求点赞、月票!

看过《逍遥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