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494 理智得太过心狠(二更)
    等到聂然醒过来,9区的人早已经整装离开了。

    除了远处的哨兵驻扎之外,这片地方空空荡荡的很。

    聂然找了个地方简单的洗漱了下,接着就往李宗勇的临时办公室走去。

    一撩开帘子,聂然就看到李宗勇正一边看文件一边吃馒头。

    “营长这是一晚没睡,还是刚起来啊?”

    因为没有外人,她自然说话也就随意了很多,连报告都没有喊,就直接走了进去。

    “你把人都赶到我这里来了,我还睡什么睡!这臭小子真是越来越烦了。”李宗勇说完就指了指桌子对面的椅子,“来,坐下来一起吃点吧。”

    “我吃营长的东西,这不太好吧?”聂然嘴上这么说,但脚已经走了过去,并且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李宗勇失笑了一声,继而又佯装生气地瞪了她一眼,“你少给我装模作样,赶紧吃。”

    聂然应了一声,拿了个馒头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感叹,“果然营长的早餐就是比咱们小兵的好吃。”

    “营长不也和你们吃的是一个食堂的东西。”李宗勇很是无语地道。

    聂然咬着馒头,思考了一下,“那大概是因为我今天对面坐的人不同吧,档次不同,那口感大概也变了。”

    “少给我拍马屁。”

    李宗勇算是看出来了,这丫头是故意逗自己开心。

    大概是知道自己这次的事做得的确不好,心里有愧,这才处处退让。

    “行了,你也别伏低做小了,这次的事情我暂时不和你算,但是等任务结束,我和你一并算总账。”

    对此,聂然却满是无谓,“算吧算吧,你想怎么罚都成,我都接受。”

    “真的?”

    “真的。”

    李宗勇看她这么笃定,禁不住又问了一句,“哪怕离开9区?”

    正坐在那里吃馒头的聂然咀嚼的动作顿了顿,然后道:“如果你觉得需要的话,我可以离开。”

    她言语里满是认真,不像是在作假的样子。

    这让李宗勇的心里立刻提了起来,“你真和那小子吵到这个地步了?”

    这小子到底什么情况?

    竟然让这丫头能说出要离开9区这种话。

    那说明事情很严重啊!

    “丫头,这小子估计也是一时的情绪问题,你千万不要当真。”李宗勇忍不住地想要劝说起来。

    聂然看到他眼里的焦灼,立刻就笑了起来,“营长你误会了,不是的,不是因为吵架的原因。是我觉得我本来就不应该留在9区。”

    李宗勇一愣,眉头就皱得更紧了起来,以为是关于那件事。

    于是又劝了起来,“虽说你这次的确犯了不小的错,但到底李骁不是你伤的,你……”

    李骁?

    对啊,李骁!

    这段时间她忙着帮莫丞抢地盘,今天凌晨回来又忙着和易崇昭吵架,她还真的差点忘记了这一茬。

    “李骁最近好吗?她现在情况怎么样?醒了吗?”她打断了李宗勇的话就直接问了起来。

    “她暂时没醒,不过生命体征已经平稳下来了。”

    李宗勇的回答让聂然心里有些失落,“哦,那医生有说她设么时候醒吗?”

    “不知道,医生说她失血过多,休克时间太长了,要看她自身才行。”

    “这都怪我。”聂然听了他的话,许久沉默后,才说了这么一句。

    李宗勇也不由得叹了一声,“你也别太自责了,这是个意外,谁都不想发生的。”

    聂然苦笑地摇了摇头,也懒得反驳了。

    或许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意外。

    可她却觉得,这一切都是她害的。

    要不是她让李骁去盯人,李骁根本不会挨那一枪。

    “这件事到底是因我而起的,如果真的需要我离开,我服从上级的安排。”聂然语气淡得很,好像真的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李宗勇就是看不得她这么乖巧的模样,咬牙斥责道:“这会儿你倒是想起服从起来了,那段时间怎么打死都不肯呢?!”

    那副磨牙嚯嚯,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让聂然轻笑了一声。

    “还笑!臭丫头,是不是欠揍啊!”

    李宗勇又斥了一句,这才让聂然的笑稍稍敛了起来,她低垂着眼睑,良久才道:“其实,当初要不是你和他的隐瞒,我哪里有进9区的资格。你们为我做的已经很多了。离开,或许可惜,但是也的确应该。我毕竟欠了古琳一次。而且当初来9区,就是想看看他曾经待过的地方,想在这里等他回来,这件事我已经完成了,所以就算离开也不遗憾了。”

    李宗勇听完她这么陈述的一大段,默然了几秒,随后重重地叹了口气,“怪不得那小子要生你气,你有时候真的是理智得让人觉得……狠心。”

看过《病少枭宠纨绔军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