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剑破九天 > 第1189章 谁敢挡我,死!
    大长老带着两位长老飞夜空,赶往萧战父子的住处。

    萧战、萧充和萧克三人,都满脸冷笑的望着纪天行,还不忘嘲讽他。

    “小子,你是不是被气糊涂了?”

    “呵呵呵,算你再愤怒又如何?”

    “算你故意污蔑我们又怎样?我们心怀坦荡,问心无愧啊!”

    “萧天行,你当众污蔑我们,待会儿你也难逃重惩!”

    纪天行面无表情的望着萧战父子和萧克,露出一抹怜悯的眼神,语气戏谑的道:“今夜你们要死了,知道你们是怎么死的吗?

    蠢死的!”

    萧战三人顿时勃然大怒,气的簌簌发抖。

    “你……”

    “小子,你太嚣张了!”

    纪天行懒得理会他们,低垂着眼睑,淡定自若的等待着。

    擂台下,萧灵儿暗暗握紧了小拳头,满眼崇拜的望着纪天行,默默呢喃道:“天行哥哥,你太强大了,气势竟然压过了大长老!

    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永远相信你,支持你!”

    没过多久,大长老带着两位长老,风驰电掣的飞回到广场。

    “唰唰唰!”

    当三人落在擂台时,萧战父子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大长老,您已经搜查过了吧?怎么样,现在能证明我们是被诬陷的吧?”

    “三长老,萧天行当众诬陷我们,其罪难恕,您可要秉公处理啊!”

    然而,这父子俩的话音刚落,迎接他们俩的,便是三双凌厉如剑的目光。

    大长老和另外两位长老,全都目光森冷,杀气腾腾的望着他俩。

    “住口!”

    “大胆逆贼,死到临头了还不知悔改!”

    “萧战!本座真没想到,你竟会做出这种事来!”

    三位长老的怒喝声响起,传遍了整座广场。

    所有人都愣住了,露出了疑惑和惊骇的表情。

    萧战父子和萧克也露出愕然之色,十分不解的望向大长老。

    大长老懒得废话什么,面无表情的拿出了一枚宝盒,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枚宝盒,是在萧充的卧房里找到的,被藏在墙壁之。

    幸好宝盒有本座留下的灵魂印记,否则一般人不可能找到!”

    说罢,大长老眼神凌厉的望向萧战,怒喝道:“萧战,证据皆在,人赃并获,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萧战、萧充和萧克再次傻眼了,都死死盯着那枚宝盒,活像是见鬼了。

    “这不可能!这个宝盒怎么可能在我的房间里?”

    “不是我们干的,我们绝不可能盗取祖传神功啊!”

    “怎么会这样?见鬼了吗?这东西为何会跑到萧充的房间里?”

    三人都满腔惊骇,思维也混乱僵硬了,面目狰狞的咆哮着。

    然而,证据摆在所有人的眼前,萧战三人算跳进大河也洗不清。

    数千名萧族人发出阵阵惊呼声,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对萧战三人指指点点,鄙夷唾骂。

    纪天行也不浪费时间,目光凌厉的望着大长老,低喝道:“大长老,你该履行诺言,执行家法了!

    这三人盗取萧家的祖传神功,理应处以极刑,当众处死!”

    “这……”大长老顿时犹豫了,语气服软的向纪天行说道:“天行公子,这恐怕有些不妥,还请您多多包涵!”

    另外几位长老,也纷纷开口求情。

    “天行公子,您大人有大量,别跟这三个孽障计较。”

    “天行公子,这件事是个误会,请您息怒,饶了他们一条贱命吧!”

    见几位长老都对纪天行低声下气,一副委屈求情的模样,萧战父子和萧克都傻眼了。

    三人目瞪口呆的望着纪天行,只觉得脑子都不够用了,完全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广场的数千萧族人,也觉得莫名其妙,满腔震惊和疑惑,又议论起来。

    “怎么回事?几位长老为何对那小子低声下气?”

    “看起来,几位长老似乎对那小子很敬畏?”

    “这也太扯淡了吧?那小子是长老们的晚辈啊!”

    萧灵儿也满腔不解,愈发觉得疑惑,小声嘀咕道:“天行哥哥,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你的身份如此神秘?”

    擂台,纪天行目光森冷的瞥了大长老一眼,冷笑道:“好,既然大长老不忍心,那我来代你执行家法!”

    一边说着,他右手掌心金光一闪,便凝聚成一道金光法剑。

    他迈步走到萧战身边,一脚将萧战踹倒在地,语气森冷的高声说道:“逆贼萧战,盗取祖传神功,其罪当斩!”

    当‘斩’字出口时,他右手握着金光法剑,狠狠一剑斩下。

    “噗!”

    萧战的脖子当场被斩断,脑袋滚落在地,脖腔里喷出了暗红的鲜血。

    堂堂天元境八重的强者,这样被纪天行一剑斩杀,当众斩首了!

    萧战根本没机会躲避,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所有人都傻眼了!

    全场皆惊,整个广场都死寂无声!

    数千人都露出满脸惊恐之色,无声地张开嘴巴,后背直冒凉气。

    萧充和萧克两人,当场被吓的魂飞魄散,愣在原地,浑身如筛糠般哆嗦。

    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纪天行竟然狂妄到如此地步,敢当众斩杀萧战!

    这时,纪天行又一脚把萧克踹翻在地,扬起法剑便要斩下。

    大长老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呼喝一声:“住手!”

    另外几位长老也回过神,连忙拦在纪天行身前,将萧克和萧充拉开了。

    “天行公子,请息怒!”

    “不要冲动!这是我们萧族的家事,请让我们自己处理!”

    “天行公子,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萧族也是有骨气的!”

    “他们虽然有错,得罪了你,但他们罪不至死啊!”

    几位长老都围着纪天行,纷纷开口劝说他。

    当然,也有几个脾气火爆的长老,气的面色铁青,当面开口呵斥他。

    纪天行眼神冰冷的扫过几位长老,轻蔑冷笑道:“他们三人,以性命做担保来污蔑我,难道不该死吗?

    你们都滚开,谁敢挡我,死!”

    他语气森冷的怒喝一声,浑身勃发出无形的神魂威压,顿时把几位长老都震退三步。

看过《剑破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