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综合其他 > 黄泉归图 > 第747章 铜桥锁朱雀(一百九十七)
    “那个,还不知道你叫什名字呢!”江辉煌一边用生疏的手法给魂皓轩包扎着肩膀的伤口,一边跟魂皓轩淘气了几乎。

    魂皓轩瞥了江辉煌一眼,没有回答,江辉煌无趣的皱了皱眉头,而后继续给魂皓轩包扎,不一会儿,将伤口包扎完毕了。

    魂皓轩看了一眼,似乎还挺满意,之后便将匕首藏回怀,用古剑拄地站了起来。明月匆匆的捡回来古剑剑鞘,战战兢兢的递给了魂皓轩。不知为何,明月从听到魂皓轩的脚步声后,对魂皓轩产生了深深的敬畏,目睹他与傀儡卯的战斗之后,这种敬畏变成了恐惧。魂皓轩将古剑插回剑鞘,然后再从明月手拿回了归鞘的古剑,没有说谢谢,也没有多看明月一眼。

    “对了,你跟我师父熟吗?”见魂皓轩站起来,江辉煌犹豫了半天,又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魂皓轩看了江辉煌一眼,然后摇了摇头。想了一会儿后,突然开口冷冷的问了一句:“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这个问题其实从一开始他想问的,可无奈与那傀儡卯像发了疯似的,纠缠着自己,所以一直都没问出口。

    “我,我们本来是跟着我大哥来长白山找宝藏的,可以不小心却迷路了。后来,遇到了一个叫左右的人,他也自称是我师父的老朋友,说是能带我们找到宝藏。于是,我们跟着他,莫名其妙的进了这古墓。刚才,我们进了一间墓室,里面有许多石俑,我们触发了机关,石俑活了过来,杀死了我们许多同伴。之后我们逃出了墓室,可是那些石俑却穷追不舍,我是为了掩护其他人才留下来的!”江辉煌沉思了一番之后,将自己这一路的遭遇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

    “原来那些石俑是你干的!走吧,你大哥可能正等着你呢!”听哇哈江辉煌的讲述后,魂皓轩沉声说道,然后便直接向前走去,手的那条手臂裸露着,已经慢慢发紫了。

    “你,你没事吧?”看到魂皓轩的手臂,江辉煌关切的问道。

    “小伤而已!”魂皓轩瞥了一眼自己已经动不了的手臂,幽幽的说道。

    “那个,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卯为什么会纠缠你!”江辉煌十分惭愧的说道,在他看来,傀儡卯袭击了魂皓轩,作为主人的自己应该承担一些责任。

    “快走吧!”魂皓轩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后继续前行,江辉煌和明月连忙跟,剩下的三个傀儡走在最后。

    再说范有为一行三人解决了猪头怪,走出墓室之后,踏了一条不算宽敞的墓道,兜兜转转之下,来到了第二间墓室前。单看宽大的石门,知道眼前这间墓室要之前那间墓室大了许多。

    “这么大的门,里头会不会有宝贝啊!”看着宽大的石门,瘦子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

    “别忘了咱们是来做什么的,算有,你也不准拿!”听到瘦子的话后,范有为觉得瘦子是起了贪念,为了防止发生不必要的麻烦,范有为便先下手为强的说了这么一句,防范于未然。

    “我只不过说说而已嘛,好心都不准有啊!”见范有为说了这样的话,瘦子显然十分气愤。

    “行了,这墓室里没有什么宝贝,无非是一些兵马俑罢了!”见范有为和瘦子竟然因为这样的事情产生了争执,走在前面的赢楼突然回过头来说了这么一句。

    “兵马俑?”听了赢楼的话后,瘦子更加好了,心想这家伙怎么说的好像他来过这里一样?

    “来的路没看到满地的碎石头吗?有胳膊有腿的!”赢楼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大步的走向了墓室。瘦子和范有为见状连忙跟了去。

    来到墓室门前往里看的时候,范有为和瘦子顿时吓了一跳,这墓室里面果然有许多的兵马俑,而且一个个都举着巨大的武器,其一部分兵马俑的武器还有明显的武器,墓室里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什么味道这么臭呀!”闻到血腥味的瘦子,立刻捂着口鼻说了这么一句。

    “没看到地那么多尸体吗?”这时,赢楼再次开口,依旧是用哪种幽幽的语气。

    听到赢楼这一句后,范有为和瘦子才注意到,墓室里,那些兵马俑的脚下果然横七竖八躺了一堆人,有的身首异处,有的大卸八块,满地的鲜血,两人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挪了挪位置,躲在了赢楼的身后。

    瘦子和赢楼说话的时候,墓室的兵马俑已经发现了他们,在瘦子和范有为躲到赢楼身后的同时,那些兵马俑已经齐刷刷的站直了身子,然后猛地跺了一下脚。

    兵马俑这一脚,跺得整个墓室都颤抖了起来,跺脚的同时,还高呼了一声:“杀!”气势汹汹的,而后便朝着墓室门外的三人走了过来。

    “哎呀妈呀!走走走,走过来了!”看到那些兵马俑走了过来,瘦子吓的不轻,他死死的抓着范有为的肩膀,身体微微发抖的说道。

    “我不瞎!”同样满心担忧的范有为轻声回应道,并且使劲的挣脱开了瘦子的手。

    “怎么么办呀!他们该不会是想把我们也大卸八块了吧!”瘦子看了看那些兵马俑又看了看地的尸体,顿时咽了咽口水,身体抖动得也更加厉害了。

    “很显然是的!”赢楼幽幽的说道,此时兵马俑距离他们已经不到三米的距离了。

    赢楼说完这句话的后,毫无征兆的走了出去,直接走进了墓室,走向了兵马俑。

    “喂,你要干嘛呀!”见赢楼走了出去,范有为大惊,连忙呼唤道。

    赢楼并没有理会范有为,而是继续走向兵马俑,嘴里还轻声说道:“一群守墓的冥兵而已,有什么好怕的!”说话间他已经走到了兵马俑的面前。

    排头的兵马俑举起手的巨剑要劈砍下去,赢楼则缓缓的抬起了一只手,那兵马俑立刻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了。

    “尔等蝼蚁,不认识孤是谁吗?还不速速下跪!”之后,赢楼开口十分霸气的说了这么一句。

    听到他这突如其来的话,范有为和瘦子都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范有为更是感觉到了一些异样。

    而那些兵马俑在听到赢楼的话后,眼瞬间都冒起了绿光,扭头盯着影楼看了许久之后,又突然之间都丢掉了手的武器。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看到这一幕瘦子十分的惊讶,紧接着,在他惊讶的目光,那些兵马俑竟然齐刷刷了跪了下去,并朝着赢楼的方向弯腰低头,膜拜了起来。

看过《黄泉归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