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三生情红尘荒凉 > 第二百一十六章 轻离痛
    “初元,他怎么样了?”夜倾怜的声音有些颤抖。

    初元看了看冷言殇,蹙眉道:“公子的毒本加重了,如今受了一剑,怕是更加痛苦,离这最近的便是玉华殿,还是先将公子送回去吧。”

    “好。”夜倾怜立马点头,想将冷言殇扶起,却被他攥住了手腕。他的笑格外温柔清美,却在无形成了一种痛苦。

    月光下,她坐在冰凉的石台,怀枕着冷言殇,轻风吹起墨发,一种无力感根深蒂固。

    “皇,这个刺客如何处置?”在这时,身后传来御林军守卫的声音。

    “言殇,你放他走吧。”她的声音像是一阵风,飘渺清浅。

    冷言殇笑着点头:“好……”

    “不用你们假好心,今日我末亦敢来,没有想着要活着回去,我在叫你最后一次世子妃,你到底愿不愿意回到世子身边!”末亦冷然开口,直直看着浮华台的二人,被包围在御林军,却没有一丝惧意!

    夜倾怜看向他,想说些什么,却又顿住了,目光无意间触及冷言殇的眼睛,那清美的眸子里是冰冷刺骨的杀意和寒意。她一惊,从未见过这样的言殇。

    她丝毫不会怀疑,若她说些什么,他定会让末亦死无葬身之地!

    “我说过,我既选择了冷言殇,不会离开他,你快回去吧!”夜倾怜摇了摇头。

    末亦拿着长剑的手微颤,目光更是复杂愤恨,良久后他看向枕在夜倾怜怀里,弱不禁风的冷言殇:“冷言殇,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你记住,你今日是全凭你的痛苦,你的悲哀,得到的一丝怜悯,你用我的剑刺向你自己,借此获得怜悯,你真悲哀!”

    话落,便飞身离去!

    夜倾怜微微一怔,那一剑……是他故意的……?她垂眸看向冷言殇,却见他面色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眼睛却一直看着末亦离去的地方。

    天地间又静了下来,只有轻风吹起墨发的声音。他轻启微白的唇,声音有一丝飘渺:“倾儿,我好痛,我不想在死之前,失去你,所以我要用我的一切留住你……”

    渐渐的,他转过头来,枕在她的怀里,看着她,眸的笑意泛滥成海:“为了你我前世相遇,为了我为你日日抚琴,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夜倾怜看了他半晌,只觉得心口被堵住,什么回答都没有,只道:“你伤的很重,还是快回去吧。”

    看着少女的容颜,如梦如幻,想用力挽留确是一抹泡影,冷言殇唇边扯出一抹笑。

    “好。”

    声音飘在繁星点点的夜空,无声无息。

    春天里的桃花酒,放到冬日最为可口,夜倾怜倚在一棵干枯的桃树下,猛地灌了一口。

    辣的很。真难喝。

    又喝了一口,还是难以下咽,目光扫过整片桃园,真是了无生机。

    她的眼前渐渐浮现出一片荒地,小小的嫩芽绽放着,仿佛要将天地渲染成粉色,在那田间一袭雪衣公子披着月光向她走来,美如谪仙。

    泪花不知何时已经涌眼角,夜倾怜的心被狠狠揪起,抬手灌下一口烈酒,起身将酒瓶重重摔在地,顿时噼里啪啦一阵作响。

    像是心碎的声音。

    看着那些碎片,她渐渐俯身,没有目的去捡那些碎片,一阵温热从指间传来,她看着自己指间的鲜血,有些发愣。

    流血了,为什么她却感觉不到疼......

    微微抿唇,拎起另一坛桃花酒,躺在树底下细细喝了起来。

    仿佛在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成了前世,而今生还未开始,甚至是一片空白。

    不,不是空白,她忘不掉他,永远也忘不掉,也不想忘。

    天的月亮模糊的双眸,寒风瑟瑟,吹着桃花树枝,她一双水眸看着月亮,眼前似是浮起画面。静静的躺了半晌,猛地站起身来,天的月亮还有些恍惚,她直接跑出了桃林,离开了皇宫。

    走在熟悉的长街,穿梭无数街道,周围的环境,甚至是寒风都那么熟悉,她闯进夜王府,绕过抄手游廊,跑过许多庭院,不顾末亦又悲又喜的眼神,闯进了红袖阁的庭院。

    他站在红袖阁门前,和梦一样,那么出尘,那么熟悉。

    夜倾怜脚步顿住,再也迈不动一步,这一刻,却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他之前为什么不见她,是恨她?她还有没有资格再来纠缠他?

    无数个念头从脑海里闪过,夜倾怜还是走到了他的面前,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你是想一个人死在夜王府吗?那我陪你一起好不好?”

    看着她,落轻离不语,只静静的看着她,良久才微微开口:“你喜欢他吗......?”

    他的声音很浅很浅。

    “不喜欢。”她回答的十分干脆:“可我却喜欢梦里的他,他是南辰,是我最爱的人。”夜倾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气。

    “南辰?”

    “没错,我喜欢的人是南辰。”她伸手抓住他雪色衣袖下的玉臂,凝视着他的眼睛,想从那片清澈看到一丝波澜,可最后看到的确是一抹笑:“我以为,你最喜欢的人是我。”

    那笑,清浅无力,早已千疮百孔。

    素手渐渐滑落,夜倾怜感觉心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她转身,抬眸时却看见了一抹紫色的身影。

    她脚步一顿,身后,落轻离仍旧十分安静,他看着她,渐渐抬手,她们离得这样近,只要轻轻抬手,便能触碰到她的墨发,可在即将触碰时,她却离开了。

    耳畔只听见冷言殇问她:“倾儿,我们回家好不好。”

    她笑:“好。”

    莹白如玉的指间停留在半空,目光也停留在了那里,一切的一切都寂静无声。

    回去的路,没有了漫长,只有漫无目的,冷言殇走在她身侧,胸前的伤口一阵阵作痛。

    忽的,夜倾怜停住了脚步,声音轻柔:“怎么办,我忘不掉他,也不想忘掉他。”

    冷言殇唇边也浮出一抹笑,侧身道:“怎么办,我也忘不掉你。”

    夜倾怜看着他,她真的可笑,明明南辰是言殇,却还要跑到这里质问一番,心不曾鲜血淋漓,便不罢休。

    微微咬唇,她独自往前走去,像是游荡的孤魂,漫无目的。直到身后传来轻咳声,才微微顿住脚步,回身走到冷言殇身旁,看着他胸前染着鲜血的紫衣,情绪像是崩溃般涌来,再也忍不住落下了泪水。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还要回来,也许是心那份愤怒和不甘还有痛恨。

    愤怒落轻离为什么要让自己爱他,不甘他不是南辰,痛恨自己为什么如此纠结,却始终放不下,为什么要让这么多人受伤。

    冷言殇轻轻揉着他的墨发,语气温柔:“走,我们回家。”

    不想话落,夜倾怜竟一鼓作气的跑走了,冷言殇呆愣片刻,心一紧,跟着追了去。

    荒林里,看着那小小的白色身影,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天空却一言不发。

    冷言殇抿了抿唇,走到她身侧同样坐了下来。

    夜倾怜看着天的星星,纤长的睫毛映着灵动双眸,天的星星一颗一颗闪烁着,清澈见底。可她却见过这更清澈的东西......

    冷言殇看着她的侧颜,伸手再次抚她的墨发:“倾儿,这里好冷,我们回去好不好。”

    夜倾怜一愣,自己疯了一般跑过来,言殇随后便找到了自己,定也是跑得,那他的伤?渐渐转身,果然看到了一片鲜血。

    夜倾怜将自己的衣袖揉搓的不成样子,抬头看向他的眼睛,他笑的那么温柔,可他越是这样,便让她越加愧疚。

    “你是傻的吗,干嘛要跑过来。”她还在继续攥着衣袖,声音却多了颤抖。

    他不语,只管轻轻抚着她的脑袋,她的头发。

    夜倾怜一把打掉他的手,看着他清美的眸子,一瞬间心痛起来:“你是傻子嘛,为了我这样一直想着别人的女人,干嘛还要追过来,你不知道你自己身有伤吗!”

    话落,眼前一黑,视线被他的墨发遮盖,他静静抱住了自己,却仍旧不发一言。

    那股紫荆花香沁人心脾,夜倾怜攥紧衣袖,一动不动。

    伤心过后,痛苦仍在,落轻离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紫衣公子抱着白衣少女,他想让她好好活着,哪怕远远看一眼……

    ……

    再次回到皇宫时已是深夜,初元远远迎了来,为言殇查看了一番伤势,说是伤势过重,不宜在走动,应该去离这最近的玉华殿休养。

    夜倾怜抿起唇瓣,看向冷言殇,他笑而不语,心却是十分苦涩。连初元也知道帮他挽留了,呵……

    回到玉华殿,初元为冷言殇将绷带解开,夜倾怜则在一旁为他药,看着那深不见底,皮肉外翻的伤口,她咽了咽口水,拿着药瓶的手竟有些抖,却听方传来笑声:“倾儿这是作何?难道是想吃我的肉?”

    夜倾怜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底气不足是因为那伤口太可怕:“谁想吃你的肉,一会儿药时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虽是这样说,可药时,她还是及轻极轻,看着她略带幽怨的看着自己的眼神,冷言殇眸笑意渐深。

    完药后,夜倾怜便径自搬了被子去打地铺,总不能和病人抢一张床。

    冷言殇将衣服穿好,看着身侧的初元,低声吩咐道:“从此刻起,所有御林军守在玉华殿,如若有人前来,格杀勿论……”

    回想起在云天之巅,他曾让暗卫守在倾怜阁,落轻离借此挑拨他与倾儿的关系,如今用御林军对付他在好不过。

看过《三生情红尘荒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