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荆楚帝国 > 第六十章 鸡鸣2
    以周制,诸侯城墙不得超过十八尺,十八尺刚好夯筑三版。春秋末期,礼崩乐坏,各国城墙因战争逐渐加高,孔子由此堕三都。楚国据有桑隧始于楚灵王灭蔡,终于楚怀王的垂沙之战,两百多年间桑隧的城墙一直是十八尺。

    魏国占有桑隧后没几年,秦国就赶走了方城之内的韩国,独占南阳盆地。秦国重农轻商,这条商道从此人渐稀少,而魏国的国都当时还在安邑,与秦国隔望于黄河,更没有心事给南方边境小邑加高城墙,故展现熊荆眼前的桑隧就是座墙不高、邑不宽的小城。

    鸡鸣后很久,天依稀要亮的时候,桑隧的邑门才缓缓打开。邑门一开,‘哒哒哒、哒哒哒……’的蹄音便突如其来,打着瞌睡的老迈邑卒还没有弄清状况,妫景率领的轻骑兵便风一样的冲过城门,冲向了邑令府。妫景冲入邑内后不久,骑卒长上官孑便打马出来,请熊荆入内。

    “这便……拔下了?”熊荆对妫景的速度有些吃惊,他觉得里面总要厮杀一场。

    “禀大王,邑令已降。”上官孑揖道,“请大王入城。”

    “诺。”熊荆答应了一声,他望了望身后,能骑马的伤员全被搀扶上了马,不能骑马的则抬到了马背上,人人皆是疲惫之色,看向桑隧的目光则充满渴望。“走!”他挥了一下手,没有策马入邑,而是跑到众人身后,陪着他们一起走。

    夺城之前众人又前行了数里,距离桑隧还有三、四里,熊荆赶到邑门时,妫景正出城回报。“禀大王,能战的邑卒皆赴上蔡,全邑只剩老弱妇孺。”

    “放出侦骑四处戒备,尤其是……”一入城邑熊荆就想到了香喷喷的饭食,想到软绵绵的床榻,他似乎已经没力气把话说完整,只想睡一觉再饱食一顿。

    “臣知矣。”妫景道。“臣已遣侦骑望四处探查,臣还请派骑士入楚境报讯?”

    桑隧在沂邑北面,沂邑又在息县北面。选择在桑隧落脚是担心秦军追击,但桑隧不是久留之地,妫景只想早些回国。

    “然。”熊荆点头,信鸽每天都放一只,可如果能直接联系郢都,那再好不过。他点头后便入城。此时伤者已入城安顿,熊荆骑马走进这座纵横不过一里半的小城时,第一眼看到的是正在求告的邑令,他和身后的僕臣一直在顿首,每过一个人便顿首一次,嘴里大喊饶命。医者弱踢了他一脚,让他去找一些东西,他方恭恭敬敬的去了。

    荒地、矮墙、茅屋,邑内也就百十户人家,每一户都关紧了门窗,唯门缝里似乎有人在恐惧中的窥视;街道上也不见人,只有一条黄狗盯着马上的骑士,想吠又不敢吠。远处有人大胆地叫了一句什么,黄狗便落荒而逃,一边逃一边嗯嗯了几声。

    “请大王至邑令府。”熊荆第一次见他国的城邑,长姜则对城邑毫无兴趣,他眼里只有大王。

    “伤者何往?”熊荆转头看向邑令府。邑虽小,麻雀俱全,四阿屋顶下的邑令府破旧,但怎么也要比民居雄伟些。看到有些伤者就躺在邑令府外,熊荆不想进府了。

    “去。叫那个邑尹,把人都赶出来,空出屋子。再烧水,杀狗,杀鸡,煮饭……”熊荆不想自己的部下躺在街上,他宁愿把全邑的人都赶出家门。“还有,记得付他们钱。”

    “唯。”军队自有纪律,更重要的是公族子弟不愿住庶民的屋子,怕掉了自己的身份。有王命又不同了,大王如此命令,骑士不敢不从。

    熊荆吩咐完邑里开始鸡飞狗跳,邑令好说歹说庶民就是不敢开门,一砸门里面就传来女人和孩子的尖叫,门砸开骑士冲了进去,很快就把人拎小鸡一样拎了出来,扔在邑里的荒地上。半个时辰不到,全邑五六百人(主要是女子和小孩)全聚在哪里,畏畏缩缩,哭哭啼啼。

    “止!止!还不拜见楚国贵人,还不拜见楚国贵人……”邑令见骑在马上的熊荆要上前说话,好似汉奸翻译官一样挥手让大家噤声顿首,可这些人不但不听他的,反抗哭喊的更凄惨。

    熊荆也被这些人的啼哭弄的不甚其烦,他只好对邑令道:“我等暂住桑隧数日,数日后即离去。为此需征用各户的粟米、菜蔬、鸡犬,另还要有人煮饭烧水,清理床榻。离去前……”

    熊荆示意身边的长姜,长姜从怀里摸出一块黄灿灿的金饼,一见金饼,邑令的眼光就直了,女人的哭声也小了许多。

    “离去前皆会付钱。”熊荆察觉到了金饼的威力,他想起煤矿工人的工资,道:“愿为我等煮饭烧水之人,每日五十钱;愿为我等清扫房屋床榻者,每日百钱;粟米,一斗十钱;酒,一斗五十钱;鸡,一只百钱;犬、一只五百钱;豕,一只千钱。可有愿者?”

    熊荆说罢,邑令又重复了一遍,这下哭声终于歇了,看过来的目光有不安也有好奇。这时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道:“我等魏人,岂能给楚人为僕?”

    说话之人很有骨气,是个女子,她躲在人群中,见来人不行杀戮,而是出钱收买,这才有胆量出言反对。熊荆当然知道怎么对付这种人,他喝道:“拖出来,杀了!”

    “出来!”两个如狼似虎的骑士冲进人群,把说话的女子拽了出来。会说这种话的女子自然不是庶民,骑拽人的时候,几个家僕死命相护,有一个还抽出了铜剑,只是铜剑怎么也刺不穿钜甲,几个人连滚带爬的,追着骑士出了人群。

    “贵人饶命,贵人饶命啊。”一个年长的家僕知道要求告熊荆,冲过来连连顿首。“鄙家女公子年幼,请贵人念及公孙大夫,饶女公子一命。”

    “公孙大夫?”听也没有听过的人,熊荆再看那个被拽出来的女公子,长得还算清秀,年纪似乎要比芈玹还小上一些,虽是恐惧,目光仍直瞪过来,带着不屈。‘呛’的一声,骑士拔出骑兵刀,铮亮的刀光吓得女人们再一次尖叫,而这女子只是紧咬厚实的嘴唇,目光变了一些,毫无求饶之意。

    “慢!”虽然知道要杀人立威,可杀这样一个女子,熊荆还是于心不忍。他喊慢之后举刀的骑士看着他,不解其意。

    “送到不佞房里去。”熊荆说了一句很男人的话。

    “唯。”没人敢质疑大王不是男人,骑士立即收刀揖礼,要把人拉走。

    “还有,”熊荆话还没有说完,他指着顿首不已的家僕道:“此人忠心,就由他代主人一死。”

    “唯。”另一名骑士走了上来,在家僕还未反应过来前,一刀扎进家僕后胸,抽刀时鲜血迸出,现场又是一片尖叫,邑令则浑身打抖,看向金饼的眼睛不再像刚才那般红。

    对有些人,恩威并施才有用处。杀人后邑令和他的几个僕臣开始指派女人清理房屋,烧水煮饭,被指派的人莫不从命。一个时辰不到,躺在邑令府外的伤者便被抬进了新铺好的床榻,喝着刚刚煮好的鸡羹,治伤的汤药也敖上了,满是血迹的丝絮丢入沸水中清洗,伤口敞露出来除了擦拭清洗,也防止坏死,熊荆仍是被安排在了邑令府,他在回府前忍着倦意将全体伤员都看了一遍。

    “大王,那女子……”熊荆回房,身后的长姜则有些担心,他一眼就看出那名女子并非轻易屈服之人,恐对大王不利。

    “不佞会对付不了一名女子?”熊荆这才想起自己房里有一个女子,再走进一些,听到有人在小声地抽泣。而见他进来,女子抬起了头,忍泣骂道:“暴君!”

    好心总是没好报。熊荆只道:“这几日你便在此,不得乱跑,数日后我等便离开。”

    “我死也不与你侍寝。”女子眼泪又下来了,骑卒把她扔进房的时候说了一句要她好好服侍大王,她这才明白嘱人杀人的是楚国大王。

    “侍寝?”熊荆笑了,他只是不想杀了这女子而已。“长姜,整理床榻,不佞困了。”

    长姜答应一声就开始摸索床榻,加厚下面铺着的蒻草,而后又换了一床干净的寝衣,这才帮熊荆脱衣去裳,服侍他睡下。女子他也没有赶出去,而是自己握剑守在床边,一动不动。

    邑令的卧房陈设奢华,蒻席松软,寝衣温暖,熊荆一挨枕头就呼呼睡着,睡梦里又是厮杀、又是会盟、又是暗幽幽的马谷,他并未惊醒,直到肚子咕咕叫时,才睁开了眼睛。

    “何时了?”长姜仍在床边,似乎没有挪动位置。

    “禀大王,下春了。”长姜道。“大王可是饿了?”

    “外面如何?”熊荆是饿了,可他更关心外界的情况。

    “秦人正午时已追至此,好在邑令借口不见君令不能开城,秦人遂走。”长姜告到,眉头皱着。

    “妫景、项超呢?”熊荆再问。

    “妫景还在,项超已……”长姜一句话没有说完,根本不用他说完,这家伙定是以自己为诱饵,引秦人去了他处。

    “糊涂!”熊荆气得捶床。

看过《荆楚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