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重燃 > 第四十一章 许你一诺,约战来期
    晚上的聚餐在一家三层楼的餐馆,位于环湖路,面朝湖泊,外观看上去很普通,房子比较老,外墙皮也有多处斑驳,和如今蓉城雨后春笋般出现的高档餐厅不同,山海市很多餐厅论装潢设计都相去甚远,但罗维苏红豆等人都不以为异,很多苍蝇馆子的饭菜也挺好吃,他们接连在山海吃过的几顿饭都耳目一新,现在已经是充满期待。

    大家先一一进包间就坐,程燃落座之后,姜红芍坐在了他的右侧,而更右边的马可已经拉开了椅子,这让原本打算坐姜红芍位子的俞晓一声不吭绕了一个椅背坐在了程燃左侧。

    这一下子就让罗维和舒杰西插不进来了,两人只好坐在边缘,以姜红芍为界,左侧坐着程燃和大院子弟,右侧则是马可苏红豆等十中同学,座次一时倒也并不尴尬。

    随后上菜,剁椒鱼头,农家小炒肉,冰冻银耳汤,酸菜鱼……都是一道道并不繁复精细,却能天雷勾地火动人食欲的佳肴,这大概是在场蓉城过来的人对山海最大的认同了,吃的很爽口。

    大家处在三楼的包间,正是可以俯瞰夜色降临,间或有灯光亮起的湖畔之地。

    其实经过这一天的相处下来,众人之间的气氛都比较融洽了。

    苏红豆和马可虽然对程燃是兴趣大增,但也不至于真的一面倒,马可反应过来自己看那幅文化墙的表现还是太夸张了一点,有时候性情所致,一时被带了节奏激动了,就如潮起潮伏,往往激动过后,还是会收敛几分,马可此时就是这样,毕竟自己是蓉城十中大都市来的,矜持不能丢啊。

    对程燃的看法改变了,不过最多从原本长得好看的评价,变成长得好看还有一丢丢才华。

    苏红豆的表现就好很多,对于程燃也是多于从旁默默观察,偶尔询问一下他对绘画的心得,也说起自己从小学画画,大多是提及当时的一些糗事。而且她对俞晓的态度,也不如先前那种懒得理睬了,有时候俞晓跟她说话,她也会对他回应打趣一下。

    等到大家都稍微熟了过后,才知道原来最开始最为冷淡温婉的苏红豆,其实在这种饭桌上最是善谈,能惟妙惟肖的讲出自己的糗事,也能把一个个幽默段子信手拈来,譬如说“上次我去马可家看vcd碟片,结果她爸回来了,马可扭头唤了声爸爸,我转过头去,不知道当时脑子怎么宕机了,也喊了声爸爸……她爸后来绷着脸去的厨房,很想装作若无其事,但涨红的脸出卖了他……”弄得大家哈哈大笑。

    有美食,又有能调节气氛的人,一时间场面欢声笑语不断。

    少年人之间,再加上都是姜红芍的朋友,没有那么多防备,其实大家相处得久了,还是其乐融融的。

    大家聊得很开怀,程燃挨着姜红芍,这个时候正是青春期最出脱的时候,老姜是越加出脱靓丽了,夜风透过洞开向湖泊的阳台掠进房间,只觉得心旷神怡,程燃以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这次回来,就只是带一群朋友过来玩?没有其他的?”

    姜红芍看着厂间欢笑,目不斜视,唇角微扬,“考完试我出门回来的时候,从机场到回家的路上,当时突然看到一个人,身影很像你……”

    程燃愣了一下,心想该不会正是好巧不巧他正在蓉城考试的时候吧?

    这样都能撞见,是缘分太奇妙还是世界太小?

    她这时候转过头,目视着程燃,“我那时候真以为是你了……下车拍了对方一下肩膀,结果认错了。原来认错人,还真的是很尴尬……那也算是我的糗事吧。”

    她吐了吐舌头,没有继续说下去,但程燃心头却很是开朗。

    其实姜红芍回山海,走熟悉的路,去熟悉的中学,坐在一高他的座位旁边,她淡淡的惆怅和伤感,程燃何尝没有看在眼里。当得到十中通知过后,程燃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个事情告诉她,就是原本准备给她一个惊喜。

    只要想像一下当时她转学离开山海时,面对自己说要来蓉城时候的那种礼貌而不失尴尬的敷衍笑容,程燃就有些牙痒痒,所以总觉得到时候真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杀到她面前,看到她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出于这个恶趣味的想法,他也就一直没有告诉她。

    原本程然还打算一直隐瞒下去,但见过了老姜今天的一举一动和心思过后,他又突然有一种念头,很想直接告诉她真实情况。

    就在他心念一动正欲开口的时候,饭桌上正说到一件吸引大家的事情,其他人的声音就小了下去,罗维的声音就拔高成了此间唯一的声响。

    “转学考试是最难的……十中每年有应届生的自主招生,那是可以堂堂正正考的,这是教育局规定的,每年好像从省内其他市县录取五十个名额,五十个啊,来考试的就是三四千人!最起码都是60:1的招收率,所以每次自主招生的时候,外面的街道都水泄不通,有时候报纸一报道,小高考小高考,就这么传开了。”

    “但这还不算什么,这些都是教育局给的政策,虽然限制招生,但最起码是有政策渠道的。而另一个转学考试就不一样了,这是灰色地带,我听我在教育系统的姑妈说的,自主招生后面,十中这类超级中学会招转学生,但招转学生,是为了十中的顶尖生源,违反教育局的规定,向省内要顶尖学生的!这是灰色地带,要让十中这样给你开后门,那你自己就必须极其厉害!”

    “据说近几年能通过转学考是进来的,一年估计也没几个人吧。但偏偏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锅儿是铁打的,不自量力……就说这次转学考试吧,好像有一百多个人来参加”罗维以一种说内幕消息的表情睨着眉毛,“真正招收了几个?这个事蓉城那边都传开了,据说这次就三个人!”

    柳英和姚贝贝是听得入了神,想象着这个情况,姚贝贝道,“真的这么难吗?”

    柳英母亲好歹是山海教育局的,对此略有耳闻,就对姚贝贝点点头,“难!据说出题的都是变态,拿着国务院津贴,出竞赛题的那些特级教师出题,你说难不难。毕竟这个转学考试,十中开这个口子,而且只考理科,你说为什么?就是为了招收到一些能够帮十中拿荣誉参加竞赛的学生的!我们单位里不是有个叫孙兵的吗,当年他爸想让进十中,参加了这个考试,结果撞了墙,这下没了心气,老老实实回来读书的,单位里,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事!”

    罗维点点头,“那是!这个考试之难,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一般学校名列前茅的还真不够格,来考了就知道差距了。所以每次通过这个转学考试进十中来的,大家看他们就跟大熊猫一样!”

    整个过程中,俞晓也是默默地听着,偶尔朝程燃看来一眼,无奈的笑一笑,那笑容就跟当年两人一起在考试时打了败仗互相安慰的苦笑如出一辙。

    然后大家也就是感慨转学考试的难考难进了。

    程燃袖子被扯了扯,他转过头,看到姜红芍正盯着他,轻声道,“其实也没这么夸张,十中也有很多成绩不太好的学生……不要听外面怎么吹嘘十中的了不起,其实和其他高中最大的差别只是学习整体风气的问题吧……所以只要努力上进,在山海一高还是在蓉城十中其实没有任何区别。下个学期,我向你约战……”

    “约战什么鬼?”

    姜红芍冲他眨了眨眼,像是约定一个小秘密,“可不要被我甩太远噢……嗯?”

    艾玛……

    老姜这一副让人牙痒痒的模样。

    真是不得不让人欲言又止啊!

    =

    第二更,飘不飘逸!

看过《重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