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红色脊梁 > 第三一九章 风云变幻
    八月二日,上午,香港。

    一副成功商人打扮的徐茂富随着喧嚣的人流走下栈桥,在情报站两名便衣警卫的迎接下,迅速离开熙熙攘攘的客运码头,乘坐黑色的轿车前往九龙货运码头。

    黑色的奥斯汀豪华轿车缓缓驶入南北向的广东道,坐在后排的徐茂富接过副站长宋子卿递来的电文飞快阅读,不一会儿,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两撇精致的胡子微微抖动了几下。

    “老大那边估计是遇到困难了。”宋子卿低声说道。

    “这还用得着说吗,老大从来没有这么离谱的要求,银行专户里如今只剩下十三万大洋,让我去哪儿弄钱?唉!”

    徐茂富哪里还不知道郑毅如今遇到了困难,自从半个月的第三批货物运出之后,郑毅在复电中已经明确告诉徐茂富,年底之前停止一切武器装备和弹药的采购。

    谁知道刚刚过去一周,再次来电要求采购八千支毛瑟步枪或者捷克步枪,现在又来电要求采购八十门瑞典制造的八一毫米迫击炮和两万发炮弹,至于采购资金却只字不提,令徐茂富疑惑之余又深感为难。

    宋子卿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记忆力相当好,他看到徐茂富满脸的郁闷表情,想了想低声建议道:

    “上次老大不是委托上官咏送来十二箱古董字画吗?实在不行就卖了吧!”

    徐茂富连连摇头:“那十二箱古董字画早就交给老爷子处理了,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月,你让我怎么好意思找他要钱?”

    “这半年来武汉公司和沪海公司倒是赚了五十多万,可如今全都压在货物上,一时半会儿难以变现,还得不断为各地情报站的弟兄们源源不断提供活动资金,难啊!”

    宋子卿嘿嘿一笑:“实在不行的话,给老大去个电报问一问,这不是刚刚打下龙岩吗?抄没的钱财咱就不说了,古董字画和珠宝之类总会有点儿吧?”

    “你是想让我挨一顿臭骂啊!”

    徐茂富再次叹了口气:“看来只有厚着脸皮找老爷子借钱了。”

    宋子卿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能不能和鲁麟公司先赊着?他们不会不给你这个面子!”

    徐茂富摇了摇头:“要是购买鲁麟公司代理的德国货,或者欧美三大公司生产的药品和化工原料,或许能晚个十天半月付款,可如今需要购买的是瑞典货,而且是非常敏感的迫击炮和炮弹,鲁麟公司对这样的采购项目历来要求预付三成货款,然后货到付讫,从不允许拖欠。”

    这下子宋子卿也没有办法了,闭上嘴巴,安安静静地望向窗外,脑子里却在飞快盘算,有什么办法能够迅速获得一笔巨款的办法。

    ……

    ……

    进入八月后,全国局势愈加地混乱不堪,整个北方地区并未因为民党四大集团军的暂时胜利而走向全面和平,反而因为奉系军阀头子张作霖在皇姑屯被曰本人炸死后东北军的易帜问题、曰军在鲁辽二省频频调兵遣将以及四大新军阀集团之间的争权夺利、尔虞我诈而陷入巨大的动荡之中。

    相比之下,南方各省在一波波风起云涌的革命暴动之后逐渐趋于平静,共产党领导的平江起义部队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彭得华同志担任军长兼十三师师长,邓萍同志为参谋长,李光同志为党代表。

    随后,在民党湘军、赣军的围追堵截之下,红五军将士遁入了铜鼓山区,转战于平江、浏阳和赣省的万载、修水、铜鼓,鄂省的通山一带,进行游击战争,开辟出湘鄂赣革命根据地。

    无法与红五军汇合的红四军掉头南下,攻占兵力相对空虚的郴州。

    以闽西地区为革命根据地的共产党教导师、红四师和红七军连战连捷,最后在攻占上杭和龙岩之后,进入了紧张的内部调整期,心惊胆跳、自私自利的闽南军阀纷纷收缩兵力,静观其变。

    连续三天的会议之后,闽西特委和各军将领终于达成共识,如今已高达两万五千余人的红军和迅速扩大的闽西党组织,如同一台结构精密的巨大机器,有条不紊地进入高速运转状态。

    闽西特委领导的土地革命运动,同时在八个县轰轰烈烈地展开,由前敌指挥部主导的全军大练兵逐步走向高潮。

    ……

    ……

    八月五日,民党第六、第九军兵分两路,开赴赣西地区,对驻守永新、莲花县城的红四军第十一师发起猛烈攻击。

    敌众我寡之下,审时度势的毛委员率领部队撤回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利用优势地形,对穷追不舍的敌军迎头痛击,暴风雨来临前的短暂平静由此打破,整个湘赣边境地区和赣南地区重燃战火。

    八月八日,民党第二届五次会议在南京召开。

    当天傍晚,忽然传来民党第六军在井冈山下损失惨重的消息,恼羞成怒的蒋总司令对损兵折将、溃退百里的第六军军长胡文斗破口大骂,急电已经返回南昌的滇军统帅朱培德立即增兵赣西,对共产党根据地井冈山地区发起最坚决的进攻。

    随后将总司令连夜召集心腹文武,分析战局,急商对策。

    参谋次长葛敬恩通报完湘赣边界地区的局势后,蒋总司令看着大幅中国地图,忽然问了一句:“赣闽边境有什么动静?”

    葛敬恩愣了一下,迅速翻阅手中的文件,查看片刻低声禀报:

    “自从龙岩沦陷之后,共产党军队一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驻扎漳州的张贞新二师、厦门的李厚基两个保安师和福州的蒋光鼐等部均按兵不动,没有遵照中央命令,对占据闽西各地的共产党武装发起进攻。”

    蒋总司令低声骂了句“娘希匹”,又问道:“共(gongjun)军主力郑毅教导师如今到底在什么地方?是在闽西的龙岩还是在赣东南地区的瑞金?”

    对此葛敬恩也是毫无头绪,只能如实告知最新获得的情报:“郑毅教导师的三个团一直驻扎在瑞金、会昌和宁都三县,至今没有任何动作,不过......”

    “漳州的新二师发来的最新情报显示,郑毅的教导师如今已经扩编为两个师六个团,如果情况属实,目前盘踞于龙岩地区的共(gongjun)军两个主力团应该是郑毅所部新扩编的部队。”

    在座的老蒋首席智囊杨永泰、总司令部参谋厅长林蔚、军需署长俞飞鹏、财政部长宋子文等人均暗暗吃惊,立即意识到被蒋总司令斥为“党国叛徒”的郑毅,已经成为民党中央政府和蒋总司令的心腹大患。

    ps:注明一下,文中出现拼音的词,是阅文平台不同网站和手机客服端的和谐词,主要目的是尽量做到用词准确,不让大家发生误会。

    今天是周一,小火求免费的推荐票支持!(未完待续。)

看过《红色脊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