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红色脊梁 > 第三二四章 打一家伙
    随后两日,南昌、吉安和赣州三个情报站都没有消息传来,疑虑重重的郑毅与政委李昭和一师主官商量过后,把第二团调往于都,与驻扎宁都的第一团互成犄角之势,随时做好增援兴国的准备。

    驻扎瑞金的第三团和前敌指挥部直属炮兵营、直属警卫营,仍然和往日一样展开训练;直属辎重营南下会昌,将储存于会昌城中的所有粮食运回瑞金;直属工兵营和教导大队两个新兵营则以训练的名义,开赴城北十五公里的棱角山下构筑防御工事;命令特务营三个连全部出动,分别对北面的大柏地、东北方向的石城和正西方向的赣州进行侦查。

    驻军频繁的调动并没有影响瑞金民众的生活秩序。

    在民众眼里,来来往往的红军部队早已经是司空见惯,而在教导师内部,所有官兵都感受到大战来临前的紧张气氛,郑毅和各级主官每天都围着硕大的沙盘进行战术推演。

    ……

    ……

    八月二十六日夜晚,吉安情报站再次发来密电,郑毅这才知道王钧的第三军迟迟没有抵达赣州的原因:

    被打残的湘军第六军在樟树休整期间忽然哗变,已经离开樟树南下赣州的第三军再次掉头北上,对哗变的湘军第六军实施包围缴械。

    第六军军长胡文斗率领四千余残部向西突围,逃至新喻时,胡文斗被部下所杀,数千残兵败将一哄而散,逃回湘省境内。

    等弄清楚原因之后,郑毅和麾下弟兄都不由长长地松了口气,开始把目光转向北面的广昌,以及赣省中东部的抚州。

    参谋长张尧提出个观点:“目前看来,赣州方向尚未对我军形成实质性的威胁,前天下午进驻抚州的李烈钧部驻步不前,似乎没有继续南下的迹象,驻守广昌的赖世琮部也没有增加兵力,由此推测,敌军各部尚未形成统一的指挥,或许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

    众弟兄眼睛一亮,纷纷望向微微点头的郑毅。

    郑毅考虑片刻,说出自己的想法:“咱们暂时还不能攻打赖世琮,虽然赖世琮部距离咱们最近,但赖世琮部对咱们的威胁最小,对咱们威胁最大的始终是王钧的第三军。”

    “至于从上饶开到抚州的李烈钧部,很可能只是做个样子,走走过场,不管是第三军军长王钧,还是赣省省主席朱培德,都指挥不动他......”

    “李烈钧的资格比起朱培德还老,如果不是三番两次站错队,他如今的地位远在朱培德之上,根本就不用躲在偏僻的赣东北休养生息,拥兵观望。”

    “此番李烈钧之所以率部南下抚州,最大的可能是受南京中央政府所逼,所以,李烈钧部对咱们应该没有什么威胁,哪怕他指挥部队开进战场,也不会全力一搏。”

    张尧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弟兄们也都明白过来了。

    郑毅指向沙盘上的赣州城:“王钧的第三军至少还要三至五天才能抵达赣州,然后与杨池生部进行防务交接,估计又要两天时间......有五到七天时间,足够咱们从容布置了。”

    “你的意思是......主动出击,先给王钧来个下马威?”李昭对于郑毅的风格越来越熟悉,所以他的反应很快。

    郑毅重重地点了点头:“我想,王钧肯定以为咱们没有胆量主动向他发起攻击,所以我想试一试,如果能激怒他,接下去的仗就好打了。”

    早已憋得不耐烦的弟兄们立即兴奋起来,纷纷弯下腰,盯着沙盘上的赣州下游江段。

    赵景庭指向赣州城北四十公里的五云桥:“这地方怎么样?”

    弟兄们齐声喝彩,均认为这个地段是最理想的伏击地点。

    五云桥就在赣江西岸,是进入赣州城的必经之路,东岸是南北向的掩面群山,林木繁茂没有人家,却有一条小道通往东面的兴国县城。

    届时教导师只需要在山腰上架起十几门迫击炮,就能轻松打到西岸的五云桥,如果能伏击敌军的运输船队,战果将更为显著。

    郑毅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那就按照老赵的意思来办理,派一个营去就行了,谁来带队打这一仗?”

    二团长黄国兴率先请战:“那就由我带队去吧......全师现有的十二门迫击炮都在咱们二团机炮营手里。”

    其他弟兄一听就气馁了,手上没有迫击炮,争也没有用,还不如成全黄国兴一次。

    郑毅当即表示同意:“最迟明天上午,王钧的第三军就会离开樟树,南下赣州,我会用通过无线电台随时向你通报敌军的行军线路和位置,并让特务三连配合你,再把特务营的六门迫击炮调给你......”

    “你怎么过去怎么打我都不管,只要看到结果。”

    “放心吧,回去之后我立即制定周密的行动计划,报请你和李政委、赵副师长、张参谋长审核。”

    黄国兴信心满满地说道。

    “今天就到这里吧,散会。”

    等郑毅宣布完毕,众人敬了个礼,匆匆离去。随后郑毅走向李昭,低声问道:“什么时候回汀州?”

    李昭掏出手绢擦了擦汗:“明天一早就走,还有一大堆事等着处理,特委的同志们也催得很急,再不回去不行了。”

    郑毅叮嘱道:“明天天亮之前,上官咏的商队就会抵达连城,你回去之后,立即将他送来的所有炮弹送过来,我打算在赣县至三江口之间和王钧的第三军打一场硬仗。”

    李昭重重点头:“好!我也赞成狠狠打他一家伙,最好能打残他,让他没有余力进犯兴国和于都......咱们花了半年时间,辛辛苦苦建立起来兴国根据地,绝对不能受到战火波及!”

    “我不会让第三军进犯兴国根据地的,最多把三江口给他,看他有没有胆子追着我打。”郑毅笑道。

    李照一听乐了,要是王钧真敢追着郑毅打,绝对会陷入郑毅的圈套之中,对此李昭很有信心:“用不用把连山叫来协助你?”

    郑毅考虑片刻:“暂时不用,虎臣的第六团刚刚编成,还要把军官培训班办下去,一千二百俘虏的改造也尚未完成,连山需要留在汀州。”

    “再就是你回去之后,记得提醒特委的同志们,如果闽省的各路敌军趁着赣省这边开打,攻向龙岩,就果断撤出来,不要硬拼。”

    李昭郑重回答:“记住了,我想特委和红七军的同志们都会审时度势的。”

    “师长,政委,你们看谁来了!”门外传来赵景庭惊喜的声音。

    郑毅和李昭连忙走向门口,看到站在门外向自己含笑敬礼的久违兄弟,激动得双目发红,双双上前抱住来人一阵拍打。(未完待续。)

看过《红色脊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