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549 原来是这样2(求订阅!)
    挂断电话后,杨棠继续看卷宗,只可惜女死者唐爽就是一循规蹈矩的普通市民,上大学时成绩中上,属于偶尔能拿奖学金的那一类学生,毕业后就到了安至钦他们公司实习,履历上并没有突出的人事关系。

    “这就是一芸芸众生啊!”

    杨棠叹了口气。

    “可惜还死于非命……真的世事无常!”

    他边感慨边继续翻阅卷宗文件,不管怎样,既然看了,就得把有关唐爽的资料全部过一遍,以备不时之需,也省了无用功。

    不过,就在杨棠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发现是张户口簿页的复印件,本来还不以为意,但目光扫过家庭成员那一栏时,他的面色倏然凝住了。

    “唐家居然是四口人?!唐爽还有个弟弟叫唐烈?”

    杨棠看到这里,心头隐隐有了些想法。

    “如果安至钦跟唐爽真有过男女朋友关系,那么安至钦必然认识唐烈,但这在他的口供中根本就毫无体现!”

    “况且唐爽死了,唐烈居然没冒头,这说明什么?”

    “看来这个唐烈隐藏得很深啊!”

    杨棠不停自语着,此时他的手机又响了。

    刘凤田来电。

    “怎么了老刘?”杨棠接通电话问。

    “没查到……”

    “什么没查到?”

    “PP号的资料没查到。”

    “怎么会?”杨棠愕道。

    “还真有这种事儿!”刘凤田没好气道,“虽然我们调查的PP号是从安至钦以及四名死者的私人电脑里弄到的,但甭说安至钦私聊的那个PP号了,就连安至钦本人的PP号登记的身份资料都是别人的。”

    听到这番解释,杨棠稍微一琢磨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只要弄一个人家丢失的身份证(照样能用),先去办个手机号(需要代办人身份证,但这条规定执行并不严格),然后通过这手机号绑定PP号登记资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你不用说了,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杨棠吐槽道:“老刘,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好生看过唐爽的资料,或者说专案组里边有没有人好生看过唐爽的资料,这么重大的线索你居然都放过了。”

    “什么线索?”

    “你知道吗,唐爽还有个亲弟弟,叫唐烈!”

    “什么?!”刘凤田吓了一跳,“这牠……情报科那几个是干什么吃的?”

    要知道,查案,尤其是刑事案件,一旦有嫌犯或关联人物进入案件的逻辑循环圈,那么就必须要摸清楚这人的社会关系,否则就可能在不经意间漏掉线索。如果是偶发型刑事案件还好,一般说来都是猫捉老鼠兵捉贼的游戏,但如果是涉毒案件,因为是重罪,毒.贩一旦被逮捕,不是死刑就是无期,所以会想尽一切办法来与警方对抗,而警方一旦漏过了任何细微线索,也就可能导致本方人员的损伤甚至牺牲。

    正因为如此,曾经干过五年缉毒警的刘凤田反应才会这么大。

    “老刘,火气别恁大好不好?”杨棠反而悠然起来,“唐烈这条线索就由你亲自去查吧,关键是找到他人和现在的住址,我有种预感,PP群里安至钦私聊的那个家伙就是唐烈!你只要找到他住址,再弄到他私人电脑或手机,应该就能查到他所用的PP号。”

    “我明白了,我会尽快,希望他不是专业的吧!”刘凤田说完这句就想挂电话。

    “等等老刘,还有个事儿!”

    “讲。”

    “我想调阅当年有关唐爽车祸案的全部卷宗与证供。”杨棠道。

    “给你的唐爽卷宗里没有吗?”刘凤田诧异道。

    “有部份车祸案的卷宗,但不清不楚的,现场照片也挺模糊,似乎拍照的人焦距没对准的样子!”杨棠吐槽道。

    不过这话也只有他敢说,刘凤田却从这话里听出了杨棠别样的意思:“你是想说这件已经定了的车祸案有蹊跷?”

    “那不然呢?”杨棠冷笑道,“据我所知,现场法证拍照,同一角度至少拍两张以上的照片,为什么卷宗里偏偏夹的是一张焦距不准的照片?难道是当天拍照的法证有问题?连着拍都没把焦距对准?”

    刘凤田闻言沉吟了一阵,道:“如果真像你推测的那样,我估计这个案子……”有些话他本身就是个警察,还真不好说。

    “你估计什么呀,赶紧问问呗!”杨棠说到这儿直接就挂了电话,随即嘴角微勾,冷笑不已,自言自语道:“老刘啊老刘,你不就是怕当年这车祸案的证据已经不在了嘛,可那都是小事儿,我想找的是嫌犯的杀人动机啊……杀人动机……”

    自顾自念叨完,杨棠并未闲着,反而接通了内线电话,让机要秘书把安至钦的全部档案都给调过来查阅。很快,他又从安至钦的案卷里看出了一点蛛丝马迹。

    要知道,一个刑事命案的侦缉在陷入死胡同的时候,就得还原基本步从头查起,但不管是刚开始查还是重头查起都好,有一点必须明确,那就是“杀人动机”。

    为什么凶手要杀掉被害者?

    就眼前这起电视台连环案来看,警方直到现在都还没搞清楚这点,只是查到死的四个人是同事关系,因为在电视台隶属不同部门,平时也就上下班碰见了点头打个招呼而已,其它的就是单位偶尔组织领导们(四个死者都算是电视台的中高层领导)搞活动时会凑一块儿,再就没有多余的交集了,论起私交,电视台的人都说四个死者的私交比较一般。

    什么叫私交比较一般呢?打个比方,如果电视台有个什么现场晚会,多了几张票,甲就私留给乙了,这就算是有点私交但比较一般,反过来,甲有个侄女学历不高形象刚及格却想进电视台,找乙帮忙,乙给办妥了,这才叫私交深厚。

    巧的是,四个死者中就有一位是管人事的,而警方在进行撒网问询的时候,有不少电视台的人透露,也就两年多以前吧,其中一名死者就找到了管人事的那死者,要让她帮忙进一个亲戚到电视台,结果管人事的死者没同意,还当场就闹了起来,结果人尽皆知。

    “两年多以前……呵呵,这个时间点有意思啊!”

    杨棠边嘀咕边继续翻阅着安至钦的卷宗,他如今记忆力超强,所以也就一目十行哗哗地翻了过去,不过翻到整个卷宗一半时,他陡然停止了翻页,开始倒着往回翻,然后悄然自语道:“安至钦最近两年没体检表,这有点意思啊!”

    一般来说,社会上稍微正规一点的公司都会组织员工每年体检一次,而体检表呢自然会放进个人档案里备查。当然,这样的体检在一般的青年员工看来是没什么必要的,就是走个过场,但人是会老的呀!

    二十五岁之前,人体还处于发育阶段,二十六至三十岁,则是人体机能最巅峰的时期,而三十岁至四十岁处于身体机能平缓下滑期,其下滑坡度也就在五到十度之间,至于四十岁后,无论怎么保养,身体素质的下滑坡度也高于十度。

    或许有人会认为,照你这个算法,人类活不到六十岁就全体灭亡了。其实不是这么算的,毕竟人到了五十岁以后,生活方式尤其是饮食方式以及作息规律跟四十岁前那是大大的不同,四十岁前连熬几个通宵再连吃几天方便面还能撑得住,可要是到了五十岁后这么折腾的话,身体有心血管毛病的或者是哪个脏器不太灵光的人恐怕就一命呜呼过去了。

    当然,这种改变的过程是慢慢渐变的,并非是昨天都还能吃咸鱼腊肉,今天就必须青菜稀粥了。人在慢慢衰老,饮食作息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

    因此,人一过而立之年,单位每年一次的体检就逐渐为员工们所重视起来了。甚至有这种,四五个月前单位才体检过,肺部没毛病,可今天一起床,胸口疼得遭不住,去医院一查,肺癌第三期,发现得算晚了,“君之疾在肠胃”,扁鹊能治,现代医术在模棱两可之间。

    “安至钦比唐爽大几岁,今年也是吃三十二岁饭的人了,有没有大病还真不好说,但是我可以去看一看!”杨棠碎碎念道。

    要知道,如果杨棠趁刘凤田不在,私自提审安至钦,哪怕他警证是真的,这个事儿也非法。但是,如果他只是隔着铁闸门从小窗口瞧一瞧安至钦本人,这倒不违法。所以,他来到羁押室外,向值班的警卫提出这要求时,警卫只是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

    “咔!”

    铁闸门上的孔窗被警卫一把拉开了。

    杨棠并没有把脸凑到窗口上去,而是隔了十几厘米的距离,就那么遥遥瞧着蜷曲在墙角的安至钦。

    “唐……爽……”

    杨棠倏然吐出这两个字。

    原本丝毫不为孔窗打开所动的安至钦如怒视般窜了起来,向门口直冲过来。

    杨棠却一把关上了孔窗,只听“嗙”一下撞击声,然后就是隐隐约约安至钦如野兽般的怒吼声。杨棠一点不在乎安至钦的怒火,他刚才瞧看安至钦那么一会儿,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

    .

    PS:感谢订阅!!

    .

    .

看过《重生之无限梦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