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562 梦想(求订阅!)
    由此可见,一首歌词曲固然重要,选对唱歌的人也很重要,周x伦第一张专辑主打rap风格,他的吐词不清反而让中文rap听起来有一种诡异的节奏感,变得相当吸引人想要去把他说的歌词听清楚。

    这也就是所谓的个人风格。

    甚至于杨棠不得不承认,在前世听过一次周x伦唱的歌后,比如《烟花易冷》,其他人再翻唱,就总觉得差点味道。

    因此,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能达至天王级别的歌手,总能网罗一部份铁杆歌迷,而有了这部份铁杆为天王歌手起哄架秧子,就不怕一部份游离歌迷不从众。所谓游离歌迷,就是并不固定粉某一个歌手,而是谁的新歌都会点开来听一听的那种人,但往往这种人就会替天王歌手增加唱片和网络正版下载的销量。

    相反,一个新歌手人气根本不入流,即使他唱得歌再好听,编曲再牛偪,也未必就能够火得起来。别的不说,就拿前世神曲《小苹果》举个例子吧,其实《小苹果》就已经出炉了,但为什么当年并不太火而火在了2014年呢?这就跟推广宣传有关系了。毕竟当时“筷子兄弟”虽然小有名气,但时刻关注他们的铁粉并不多,这要是换成了周x伦,恐怕《小苹果》早就火得一塌糊涂了。

    当然,以周x伦的风格,不大可能推出《小苹果》这种风格的歌。

    在又试听完一遍天王新曲后,脑子里翻腾出不少东西的杨棠终于打定主意,他自己录几首前世经典今世新歌传上去,看看网上歌迷们有什么反应。

    而杨棠第一首打算录的歌曲是他以前就在传媒发行总局官网注册过的那七首歌之一——《吻别》!

    没错,就是港岛张天王的《吻别》!

    本来录歌这种事得去专业的录音室,可杨棠有了红后的存在就不必那么麻烦了,各种乐器都可以数字化模拟,至于安静的录音环境,杨棠完全可以用[内力]撑起一个与外界隔绝的护罩,这样就能获得安静的环境了。

    更关键的是,杨棠试了一下,发现[变形术]无法改变五脏六腑,却刚好可以改造到喉咙声带。也就是说,他几乎可以百分百模拟出张天王的声线,再通过红后帮他数字编辑,完全能够达到“张天王原音重现”的水准。

    要知道,当初注册《吻别》时,杨棠选择了隐藏词曲,即使别人查询,也只能看到词曲的第一小节,而如果比对的话,也是官网系统隐藏比对,后来的注册人只需输入自己的词曲,录入系统就能很快判断出后录曲与先录曲是否雷同,如果只是歌曲名相同还没事,一旦歌曲内容(包括词跟曲)连续三句一样,就无法通过验证。

    所以,明知道还在认证期内,杨棠并不担心这个时候上传歌曲会出现“撞衫”的情况。

    录好《吻别》后,杨棠又录了一首周x健的《朋友》,这首歌并不是他当初注册的七首歌之一,好在网上并没有雷同的注册歌曲,杨棠将其快速认证后,随即让红后对录好“周x健原音重现”的《朋友》进行后期制作。

    至于第三首歌,杨棠选择了与之前试听的天王新单曲同名的一首歌——《好男人》。

    没错,一曲成就了张x哲半辈子的《好男人》!

    “……当你把一切全做到

    他希望的模样

    他又真的实现几次承诺过那些话

    说的没有错

    为相爱的人受些苦又何妨

    他爱不爱你

    想一想再回答……”

    之所以选这么首歌,是因为杨棠打算借着那位天王揽点人气。前面已经分析过了,新人新歌哪怕再好,如果没有强力推广,是很难出头的,但如果出一首同名歌曲的话,说不定就能吸引到一部份眼球,而只要有点击有流量,无论过后是骂是赞,对新歌来说,那都是一种胜利,毕竟在这个圈子里,最怕的就是无人问津!

    再说了,杨棠这首原音重现的《好男人》比刚才试听的那首某某天王的《好男人》新歌要好上太多太多了,如果不拿出来踩那个天王一番,那真是白瞎了这首《好男人》。更何况这种事就好像无名小卒挑战天下前十的高手一样,输便输了,一旦胜利,就能迅速成名。

    很快,在红后的数字化修饰下,三首歌俱都后期制作完毕。

    接下来,就要考杨棠的脑壳了,只能由他自己决定要把歌曲发布到哪个娱乐网站上。

    “红红,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红后沉吟了半秒,回道:“主人,我建议您最好将歌曲发布在专门的音乐网站上,而非娱乐网站。”

    杨棠闻言一怔,旋即明白了红后的意思。

    事实上,娱乐网站有好几家,而专门的音乐网站似乎仅有两家,为什么?因为音乐网站过于专注单纯的音乐,所以那些个小音乐网站都被娱乐网站挤兑得不是关门破产就是被吞并转型。

    至于剩下的这两家音乐网站,不仅在经济上颇有实力,而且背景硬扎,再加上有那么一批纯音乐粉,很少关注其它娱乐,所以倒让两家音乐网站维持了下来。

    由于今世对盗版严厉打击,版权保护比较得力,所以做音乐出唱片出专辑甚至歌曲放在网上正版下载都还比较赚钱。

    两大网站做大以后,掌握了华夏大部分音乐下载流量,遂开始形成默契,不在争夺某某知名歌手的专属下载权,转而采取统一定价下载分成的模式,所以有名的一二线明星的歌曲两大网站都有得下载,从而达到抵抗外部压力、利益均沾的态势。

    当然,即使两大音乐网站形成了联手态势,也并不等于两大网站就统一风格了。两个网站还是各有侧重点的。

    知音音乐网是华夏最悠久的音乐网站,曲库比较全,就算跟传发总局相比,也不遑多让。该站主推流行音乐,兼传统音乐、古典音乐,有大量的音乐人驻站乐评,同时还代理承办国内外各种音乐会及音乐沙龙。

    而后起之秀百灵(鸟)音乐网,则侧重流行音乐和原创音乐,只不过他们依托于pp聊天软件,有最广泛的网路用户群体,所以聚齐了一大批网络原创歌手,还有专门独立的原创音乐榜,推出了不少人气颇高的新人新曲。

    值得一提的是,知音音乐网也有新人上传原创歌曲,但相对来说,还是百灵鸟音乐网的原创榜单对新人的吸引力更大一些,新人出头也相对容易。

    杨棠权衡左右,打算在百灵音乐网上发布他的三首新歌。

    之前由于田羽(详见254)的缘故,他爹帮着杨棠在电台推送过几首歌,但那是数月前的事情了。这些日子以来,杨棠除了让红后帮忙按时更新微薄外,很少以“易梦”的名号在网上露脸趁热度,所以他推送过那几首哥的磷粉(临时粉丝)早就如鸟兽散了,顶多还剩下几十个铁杆在网路上望眼欲穿。

    于是,杨棠干脆在百灵音乐网上重新注册了一个新昵称“梦想家”来发布新出炉的三首歌。由于此世的身份验证在网路上通行且高效的缘故,只要注册者填对了二十位的社会保障号码以及关联的国银账号,注册网站很快就会有一个校验码发送到私人手机上,再填上这个校验码,昵称不重复,就能通过注册。

    搞定注册后,杨棠随手点进梦想家的个人主页,发现昵称后标注着“自由音乐人”,整个页面除了基本框架,作品栏里空空如也。

    想了想,杨棠在个性留言里填上了三句词:“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然后才开始上传三首新歌。

    百灵音乐网与原创者是按下载量来分成,每首音乐的下载价格由作者自定,最低可免费,最高两百华币,自主性颇大,但实际上两百华币一首歌的最高单价还没哪个歌星用过。最牛的一次,也是某天王的单曲ep放在网上正版下载,单价也才八块钱。毕竟歌曲下载后只能复制三次,所以普遍一首歌的下载也就几毛钱,能上到单价一块钱的歌除了少数几个一线歌手外其他全是天王天后级别的大咖。

    所以,一般情况下,作为没甚名气的自由音乐人,为了打响知名度,头几次上传的歌曲都会免费试听、免费下载来博取高点击量,以求上排行榜,自己给自己打广告。待出名之后,有了固定粉丝团,音乐人才会选择有偿下载。

    其实,还有许多的原创音乐人上传新歌免费试听下载打榜,只是为了博得唱片公司的注意,以期成为签约歌手。可这样做,真正能红起来的人却是极少数。毕竟除了流行音乐懵懂的那个年代,后面的许多流行歌手那都是科班出身,真正的草根歌星少之又少。这跟影视界草根影星占比极少是一样的道理。

    上传完三首歌以后,在定价以前,出现在杨棠面前的音乐网站给出的版权协议以及纠纷处理各款。

    关于这种法律文件,杨棠一向比较头疼,好在如今有红后存在,他索性让红后帮忙验看。

    几秒后,红后给出答复,协议漏洞太多,不好一一列举,尤其是收益分成对杨棠这个boss而言极其不利。唯一利好条款是,版权属于作者,但音乐网方面拥有独家播放权,试听下载费用由作者自定。

    对于具体漏洞什么的,杨棠不好细问,只让红后马上收集所有新人的签约协议是否都一样,如果大家都签的同一条款,那他就只有随波逐流了。

    红后很快有了统计结果,除了两个新人,其余成千上万新人在百灵音乐网第一次上传作品时都是签的同一协议,最多是协议上的日期不相同罢了。至于那两个新人,据传是音乐网幕后大老板的亲戚。

    这就让杨棠无话可说了。于是他只好接受自由音乐人与网站三七分成的条款,点击了【同意协议】。其实如果成为了网站的签约音乐人,则可以对半分账,只是杨棠不愿受这束缚,同时他也不差这几个钱,就是想把前世的经典歌曲都给弄出来,某种程度上,算自娱自乐吧!

    由于音乐作品上传设定完成以后,网站方面还会进行大数据比对,以确保版权无异议,这才会最终解锁页面提供给广大网民试听下载,所以当杨棠一边碎碎念一边填完了所有需要填写提交的空格栏后,红后突然发话了:“主人,如果真打算自娱自乐,那你不如自己建一网站,免费的,成天就播你自己的作品,想怎么折腾都可以!”

    乍听到这话,杨棠眼前一亮,但仔细一琢磨,他便大摇其头:“不行啊,我弄出来的歌曲,包括以后有可能弄的电视剧电影那都是精品,免费一两次还可以,如果一直免费,别的网站还活不活了?那就得犯众怒,知道吗?”

    “不明白。”红后道,“犯众怒有什么可怕吗?我们可以把服务器设在境外。”

    杨棠又摇头:“服务器设在境外是可以,甚至你牛偪,还可以把网站资源分包搁在世界各地的服务器,问题是网站要想在国内公映,必须得传发局点头才行,换言之政斧方面是知道网站的幕后人就是我,而政斧知道了,其他网站那些同行自然也能打听出来,我可不想因避免骚扰而移民国外,再说了,我爸妈也肯定不会习惯国外的生活。”

    “我还是不明白,泄露公司或网站经营者隐私不是犯法的吗?”红后道。

    “是违纪了,但能给违纪的人员多大惩罚呢?别说劳改了,单拘留几天就算了不起了。”杨棠实在有点头疼红后的情商,偏生它最近时不时就会问些类似的问题,“况且,要泄露个人隐私的话,有的是办法把责任分摊到好几个人身上,甚至于造成意外的假象,比如xx处长桌上放着我的资料,然后处长突然肚子疼上厕所去了,只虚掩了办公室门,恰好这时有个预约过的包工头来找那位处长,他不经意地推开了办公室门,看到了桌上关于我的资料……红红啊,你说这算谁的错?就算有错,有多大个错?毕竟我的个人资料又不是什么国家机密,别人看也就看了。”

    红后这会儿沉默不语了,它显然在计算,可杨棠却有点担心它进入死循环。

    4186

    .

    .

    ps:感谢订阅!!

    .

    .

看过《重生之无限梦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