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671 争6(求订阅!)
    “……毕竟这家店的幕后老板有的是钱,生意遍布各行各业,不差这店赚的那点钱,但如果这家店的幕后老板心血来潮想玩死你全家,那对你来说,事情可就大发了,对吧?”

    周永钧听到这隐含威胁的话,心头一阵狂跳,面色有些发白,再不敢大声说话,甚至不愿跟张家坤对眼神。

    “呵呵,随便吓一吓你就怕了,真嫩!”张家坤扔下这话,转过身冲杨棠微微躬身道:“杨先生,这边请!”说着,引了杨棠一帮人径直上了二楼。

    一直被粉丝围着签名都快手软的谭宇辰见状,赶紧对周围的粉丝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还约了人,不好意思,今天先签到这里……”言语间,他好不容易才护着燕绫挤出人堆,忙向二楼追去。

    粉丝们倒也识趣,没有死缠烂打地尾随,而是各自散去,回到原位继续吃喝,但也有少数粉丝盯着周永钧盛芝颖几人猛瞧,“看刚才的情况,他们好像跟辰辰约的朋友认识……”

    “是认识,不过关系就不怎么融洽了,不然在一个饭馆吃饭,哪怕拼桌也会拼到一起嘛!”

    “倒也是,但凡关系差一点的朋友基本就不会拼桌。”

    “那算了,本来我还想过去认识认识,然后通过他们再在辰辰面前加深一下印象……”

    “你倒是会想法子,这种曲线救国的招儿你都能想得出来?”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少自卖自夸了,回桌继续吃饭去。”

    “收到!”

    这时,有点懵圈的京华仨女生盛芝颖和她俩室友总算回过神来。其中一个女生冲盛芝颖叫道:“阿颖阿颖,你看清刚才那男生没有?就后面追上去那个……他他他他……”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谭宇辰了。”另一女生颇有些激动道。

    “好、好像真是……他!”盛芝颖不太敢确定,但看侧脸的确就是她最近一段朝思暮想的男神——百米飞人、世界冠军谭宇辰。

    由于视角的关系,周永钧只瞧见了谭宇辰的侧后和后脑勺,所以听了三女的话,一头雾水:“你们仨在说谁?芝颖,你们说的谁啊?”

    “八月份世锦赛百米夺冠的华人你不知道?谭宇辰啊,刚过去的好像就是他!”盛芝颖回了周永钧一句,明媚的眼珠子开始转动起来,计划着等一会儿怎么再跟谭宇辰碰个面,正式认识一下。

    “啊?!”周永钧也惊了。要知道,他可是京大辰辰粉丝后援团的长老,没想到谭宇辰的本尊居然有朝一日离他这么近。可是刚才一堆粉丝围着谭宇辰,周永钧光顾着挖苦谭尹几人了,根本就没注意到谭宇辰的存在。

    周永钧脸色变换之际,盛芝颖的室友补了一刀:“看刚才……辰辰好像跟马志鹏他们认识。”

    “不是吧?”不止周永钧勃然色变,就连跟周永钧一起来的两个男生的脸色也都变了。实话实说,他俩也算是谭宇辰的粉丝,但如果谭宇辰真跟马志鹏他们认识,那这个事就有点尴尬了。

    别看方校长还有那啥洪天洋想逼杨棠就范,实际上,谭宇辰八月份田径世锦赛连夺五金后,京大的校领导们,那感觉就跟吃了多少只苍蝇似的。

    为什么呢?因为谭宇辰本来是京大的在校生,可他夺冠时,人事档案已经早都转到体育总局了。如此一来,谭宇辰出了国际大赛的好成绩,这就是体育总局发掘苗子的功劳,甭管这功劳落在总局哪位领导的脑袋上,反正是落不到京大脑袋上。

    要知道,京大的校友里边,奥冠世冠这样的人物也不少,可那都是先夺的冠后进的学校学习,这夺冠的功劳基本上跟京大没什么太大关系。

    可谭宇辰不一样,他本来就读的就是玉京大学,只不过在跑到体院去专业测试了几回之后,总局方面就有领导动心思了,然后再一摸谭宇辰的背景,呵呵,原来是谭书记家的娃呀,于是悄然联系上谭书记,暗地里沟通了一番,再由谭书记亲自操作,谭宇辰的人事档案就被调离了京大。

    也许有人要说,京大什么学校啊,其正校长那是可以跟国家一二号首长拍桌子吹胡子瞪眼睛的,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让你把一个在读生的档案调走了?

    事实上,这不是难事,关键是看京大本身对这名学生的重视程度,如果不重视,加上提前疏通好了关系,调档案也不是不可能。再说了,谭书记是谭宇辰的亲爹,又是天枢院参政(相当于政洽局委员),人家老子要调儿子的档案,只要理由合理,学校一般是不会跟学生家长闹僵的。

    至于说京大校长能跟国家一二号首长拍桌子这事儿,那倒是真的,但态度不代表其他,一二号首长对京大校长的建议或意见说不定也就姑且听之,会不会落实,还有得研究呢!

    同样的道理,谭宇辰的人事档案调离京大,虽然会失去京大同学这片关系网,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以后的事儿谁也说不准……就像有京大、京华的学生毕业以后回老家卖猪肉的,这样的家伙即使卖猪肉卖成了千万富翁也未必用得上同届校友的人际关系。

    所以说,用不用得上大学同学这张关系网,还得具体看人,有些同学毕业以后从事销售工作,那这关系网说不定就能帮上忙,又或者有的同学考了公务员,而且一上来就进了国朝的大部衙,跟某些大学同学的父母抬头不见低头见,这关系网也说不定能用得上。

    可要是一毕业就进了某某研究员,从事研究工作,天天加班,每周一百小时的工作时间,而且这研究一干就是十几年如一曰,虽然期间升职加薪不会少,但社交活动就几乎趋近于零了,大学同学那张关系网也就变成了偶尔的节日问候电话,甚至毕业十年后,都不见得有同学再会在过节的时候打电话来了。

    正因为如此,谭书记暗中让谭宇辰尽早放弃了京大同学这张关系网,也不失为一步转换之棋。毕竟自己的儿子谭书记自己清楚,谭宇辰虽然凭自己的本事考上了京大,但绝不是搞科研的那块料,而当公务员呢,他老子虽不缺乏弯弯绕,却少了那么点急智。

    千万别小看公务员的这点急智,有时候一个应对不好,那就是万劫不复、仕途戛然而止的悲催结局。为什么大机关里有不少五十岁出头都还只是个副科级的老人呢?原因很简单,这些人能力平庸又没有背景,加上还缺乏那点急智,最终沦落到只适合干点打杂跑腿的境地。

    什么叫急智呢?比如科长不知怎么的就看不惯你这个新来的小科员,上面有处长来检查的时候,科长就让你去倒水泡茶什么的,你乐呵呵地去了,结果一回来,还没等上茶,科长就指着你对处长道:“领导,刚才你点卯的时候,缺的就是他。”

    这时候该怎么解释才能祛除领导的坏印象,就要看个人的急.性.发挥了。有的人有这个小聪明,他就能够过关,甚至给领导留下好印象,可有的人只会干巴巴回一句“刚才是科长叫我去泡的茶”,那你在处里明显就前途无亮了。

    谭宇辰就是这种人,他不缺乏私底下勾心斗角的智商,但在临机应变上,经常会脑袋空白。谭书记正是看穿了他这一点,所以觉得自家儿子以后的路不太好走,必须另辟蹊径,于是在得知臭小子田径项目有可能出彩的情况,这才有了调档案的事儿!

    之后,果不其然,谭宇辰经过了不太长时间的专业训练后,就在世锦赛夺冠了,而且还不是一个冠军,一夺就是五枚金牌,并且这五个夺金项目均是国家长期的弱势项目。

    再然后,京大的校领导们获悉这一情况后,纷纷郁闷了。但木已成舟,他们能怎么办?总不能打电话过去大骂谭书记一通吧?要知道,人家谭书记可是参政之一,是比高官还稀有的官场巨擘,你私底下打电话去,人家接不接还两说呢!

    至于京大校长在首长面前拍桌子这种事,那是特殊场景下的产物,并非常态,不然这个世界还不乱套了?

    想想也是,这其实跟老子朝儿子瞪眼睛是一个道理。当儿子渐渐长大,毕业了、工作了,老子瞪眼睛的次数也就少了;等到儿子进步了、升官了,当了局长甚至市长,老子瞪眼睛的次数也就渐至若无,除了七十大寿的时候还瞪了一回之外,就再没瞪过。

    随着谭宇辰夺了世冠,谭书记已经替儿子把将来的路铺排好了,只要谭宇辰再拿下一个奥冠,那么他三十几岁接近四十岁退役的时候,就可以像杨棠前世的蔡x华那样做做教练工作,最好能带出一茬奥冠,不过也就那样了,如果能行,到五十出头的时候,就可以转做行政,而到了这个年龄段,上升的空间几乎没有了,也就不会再有什么人去考验谭宇辰的急智了。

    当然,谭宇辰如果能再拿下奥冠,他也可以像布博卡、邓x萍那样,找机会进国际奥委会任职,有了这个经历,以后哪怕谭书记早就入土为安了,谭宇辰在国内开办私人体育学校也不太会有人敢为难。

    只不过谭书记安排的这条路并没有直接告之谭宇辰,反倒是大略地讲给了陶妤妃听,对此陶妤妃不置可否,当时反而质问自家老爸,怎么不给她安排条后路。

    谭书记笑曰:“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夫家就是你的后路,再不然等你弟弟夺了奥冠,只要他行差踏错、大放厥词啥的,也算是你一条后路啊!”

    陶妤妃当时却听得有些沉重了,毕竟谭书记列出的这些后路都是在他身故后的路,其实只要谭书记还在生,甭管退没退休,那都是一条大路。

    二楼,包房,席间。

    “姐,你想什么呢?眼神都飘远了……”

    “没、没想什么!”陶妤妃回忆起当初谭书记的话,一时间有点莫名悲切。

    “没想什么那你眼圈红什么?”谭宇辰不明就里地追问道。

    陶妤妃闻言略显慌乱,杨棠见状,夹了块肥牛肉到她碗里,道:“你姐红眼圈是让这辣气给熏的……陶陶啊,别愣着啦,快吃,这牛肉还不错!”

    “就是就是,入口即化,中间还有不太粗的筋,有嚼劲,但能嚼烂!”说着,白玉又夹了一块肥牛搁自己的小碗里,边吹气边急着吃。

    谭尹见此一幕,提醒道:“喂喂,我说你们都少吃点,这是那位张先生怕咱们等菜,所以才弄了这么个肥牛锅让咱们垫巴垫巴,这万一要是吃撑了,等下正菜上来可就……”

    厉冲当即赞成道:“老大说得对,那你可以歇筷子了,你那份我帮你消灭……”说着,就欲伸手来端谭尹面前的牛肉盘子。

    “你少来。”谭尹挡住了厉冲的手,“我就是说一说,但这牛肉挺好吃的,我还得继续尝鲜。”

    等杨棠他们把各自盘子里的牛肉都吃得七七八八了,张家坤适时敲响了包房的门,跟着他一块儿进入包房的还有一溜端着菜盘的旗袍小姐。

    “怎么样各位,这牛肉小汤锅还合口吧?”张家坤问了一句,“下面我们老板给杨先生还有各位准备的正菜这就要上桌了,那个谁,带两人把桌子先拾掇拾掇,汤锅也撤走!”

    “是,张总!”立马有三个旗袍女子越众而出,麻利地收拾起餐桌来。

    见还在收拾,马志鹏忍不住问了一句:“张总,你们这儿牛肉汤锅的牛肉咋这么好吃呢?”

    “很简单,因为这牛肉先炖过一回,入过味的。”张家坤眼中闪过一丝不耐,随口敷衍道。

    马志鹏却没看出张家坤的不耐,继续道:“可你们这儿牛肉的肉质也太……”

    “也太美味了是吧?”张家坤反问了一句,趁机看向杨棠道:“其实很简单,诸位刚才吃的正是顶级的神户牛肉!”

    .

    .

    ps:感谢订阅!!

    .

    .

看过《重生之无限梦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