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759 任意门9(求订阅!)
    “得嘞!”廖婳满口答应,但话风一转,又开始装可怜了,“可是杨总,这庆功宴的经费……”

    “找舒芫要去,她还该我一个亿呢!啪!”说完,杨棠就把电话挂了。

    廖婳办公室。

    被杨棠挂了电话的廖婳无奈地看向正坐在边上喝奶茶的舒芫:“芫姐,刚、刚才杨总说的……”

    “我都听到啦,放心,经费我出,就按杨总说的一个亿。”

    “啊?”廖婳被惊到了。

    “不过我可丑话说在前头,这一亿呢,算是杨总借给公司的,等票房到账了,要还的。”

    廖婳以为自己幻听了:“不是芫姐,这钱由你出,怎么算杨总借的?”

    “废话,他刚才不都说了嘛,我还差他一个亿……”

    事实上,在舒芫心中,能救回她表哥方刚,就是再多差几亿也没问题。毕竟方刚算是她幼年和少女时代的一个念想,只是后来她才知道,近亲他玛德不能结婚!

    “不是吧芫姐,你真差杨总钱啊?”

    “少打听…”

    “那我不打听,但问问钱什么时候到账总可以吧?”廖婳撇嘴道。

    “这一亿呢,分三期,第一期一千万,二十四小时之内到账,剩下两期三天内到账!”

    廖婳闻言松了口气:“那我这边就没问题了,可以马上安排庆功宴布置会场、发请柬之类的。”

    “行,你忙,我就先……”

    舒芫正想告辞,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华为国。

    “喂,华总,你老人家怎么想起打我电话来了?”

    “小舒啊,还是那件事,麻烦你跟杨总再说说……”

    “不行啊华总,我已经跟杨……这样吧华总,最近几天彩虹公司会组织庆功宴,杨总会出席,到时候你们俩亲自聊,不更好吗?”

    “这样也行……你要不提,我倒是忘了祝贺彩虹公司电影票房大爆啦!”华为国的语气开始变得和蔼起来,“小舒啊,不过到时候你可得亲自为我引荐杨总啊!”

    “放心吧华总,这一点是肯定的,回头我就叫人发张请帖给您。”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

    华为国办公室。

    结束了与舒芫的通话,华为国坐在老板椅内,眸光闪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这时内线电话响起,他从裤兜里掏出个车钥匙大的遥控器,随手一摁,接通了电话。

    超大的办公桌上,内线座机里传出了机要秘书的声音:“华总,刚刚接通了柯先生秘书的电话……”

    “马上转进来!”华为国疾言厉色道。

    “收到,马上转进来,三号线!”

    华为国当即又用遥控器接通了三号座机:“嘟……喂,是华氏集团吗?我老板已经答应接你们华总的电话了。”

    听到这个男声,华为国立马道:“我就是华为国,请柯先生接下电话。”

    “啊?哦,好的好的,您稍等!”

    不一会儿,一个粗犷的男声从座机里传出:“喂,谁找我啊?”

    “我,华为国!”

    “华为国?倒是听过这名儿,可我不认识你啊!”柯先生的语气相当生硬。

    “咱俩现在不是认识了嘛!”华为国道,“柯先生,华某有事请您帮忙啊……”

    “华总,你名声在外,事先肯定已经打听过我啦,我就一二道贩子,能帮什么忙啊?”

    “柯先生谦虚了,我希望您能帮我从国外带批货,想必这事儿难不倒柯先生吧?我可有重酬喔!”

    “呵呵,带货?什么货你华总都搞不定,非要倒手啊?”柯先生不愧是老江湖,说的话也一针见血,不会轻易被所谓的利益蒙蔽。

    “不瞒柯先生说,华某一时有些难处,因此需要的货、离岸出口有些麻烦,所以还望先生不吝帮手,不管事成与否,我华某必有重谢!”

    “重谢我可不敢当啊华总,实不相瞒,敝人我也不是什么货都能走的……”

    “这,柯先生……”

    “你听我把话说完……”

    “您说。”

    “是这样,我虽然不是什么货都走得通,但你华总慈善做了那么多年,大家都看在眼里,所以老弟我倒是可以给华哥你指条明路,你只要得到那个人帮忙,不管什么货,肯定能帮你走通,而且货物分毫不损!”

    华为国闻言浑体一震,急切追问道:“谁?”

    “此人叫杨棠,杨树的杨,海棠的棠,才二十岁年纪……”

    “啊?”华为国惊叫起来。

    “华总,你别看他年轻……”

    “不是柯先生,你说的杨棠是不是在京大念书,投资了一家影视公司叫彩虹娱乐的那个年青人?”

    “嗯?他倒是在京大读书,不过他最近投资娱乐圈去了吗?”柯先生讶然道,“原来华总你也知道他啊?”

    华为国苦笑道:“知道是知道,但他很难沟通,已经拒绝了我一次,我正试着亲自跟他聊一次。”

    “啊?不是华总,你说他拒绝了你一次,然后你准备亲自跟他见面?头一次请托的时候你没跟他见面吗?”柯先生问道。

    “我当时……我怎么知道他会那么难沟通!”华为国又一阵苦笑。

    “呵呵……那好吧,祝华总你沟通顺利,再见!”说着,柯先生已然挂断了电话。

    华为国听着盲音,呆了呆,继续苦笑。

    柯先生办公室。

    “华为国,呵呵,这白痴!他以为他是谁啊?”

    骂咧了几句后,柯先生随手接通了内线电话:“杰米!”

    “老板您吩咐……”

    “华为国再来电话不要再接了!”

    “……是。”

    “还有,去打听一下彩虹娱乐的消息,如果有什么宴请之类的,就帮我弄到请柬!”

    “是,这就办。”

    布鲁塞尔,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总部。

    小会议室内乌烟瘴气。

    在座的头头脑脑们个个脸都黑得吓人,尤其是米国的那几位。

    “两个基地,一晚上都覆灭了,谁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静,不要发火……分支基地倒还罢了,关键是零三基地,那里可是驻扎有三个中队,超过两千人,就这么没了?”

    所谓的中队,按米军编制来说,相当于营,每个中队按任务和功能不同,在编五百至九百人不等。

    “说说吧沃尔西,你们对afer03基地的勘查,有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听到副秘书长福格斯的话,cia驻北非办事处最高负责人沃尔西接话道:“对于被摧毁的afer03基地的调查如下……”

    “别念报告沃尔西,直接用通俗的话讲吧!”

    “是……根据办事处特工几天的调查,afer03基地里百分之六十八的装备不翼而飞,当然,绝大部分是中型装备、轻型装备以及武器弹药,大型的像运兵车这类的装备被后续的殉爆炸烂,除了少数几辆还可以修复之外,剩下的都可以直接报废了。”

    一口气说到这儿,沃尔西顿了顿,让其他人消化了他话里的信息以后,呡了口咖啡,润了润喉,继续道:“以上的装备损耗及流矢情况,下面我重要要讲的是,人员伤亡情况,以及基地被攻破前的抵抗情况。”

    “是啊,这点很奇怪,根据战备室记录,要不是发现afer03基地发生连环爆炸,afer01基地都不知道03基地出了问题,甚至连警报讯息都没收到一条。”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沃尔西接过话茬道,“根据我手下的检验,所有基地人员尸体上的伤,均为死后伤,包括那些在连环爆炸中只剩下残肢断臂的尸体也一样!”

    “什么?!”这下不止副秘书长福格斯惊了,就连主位上从未出声的秘书长拉姆塞也惊了,因为他很清楚沃尔西所报告的消息有多严重,“沃尔西主管,你能保证你说话内容的真实性么?”

    “我保证……况且尸体就在那里,你们大可以找其他人去验一验就知道了。”沃尔西略显不满道,“当然,接着刚才的话,更令人震惊的是,我的人在尸体和基地的残余部份建筑上,并未找到交火或抵抗外来入侵者的痕迹!”

    “这不可能?!难道全基地的人都睡得跟猪一样?”

    “注意你的言词,埃尔法副司令长官,基地里死的百分之九十都是我们米国士兵!”

    “骚蕊,我一时口快……”结果这解释一出,更是迎来了在座所有米国人的恶瞪,还不如不解释。

    这时候,福格斯嚷道:“安静,大家都安静,沃尔西主管,你继续说!”

    “好的,我继续……由各方面的勘查结果,我的手下,那就是afer03基地里的所有人,在没有任何抵抗的情况下,甚至于连入侵者都没有发现就死了个精光……”

    “不对啊沃尔西主管,根据我们法兰西这边得到的情报,afer03基地的监控设备不少都录到了洗劫基地装备的黑人身影!”

    “不止,我听说还录到其中几个黑人的脸了。”

    “那就应该能顺藤摸瓜啊……”

    听着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语,沃尔西好不尴尬,想插嘴都找不到机会。好在没一会儿,讨论就结束了,他继续道:“各位长官,你们得到的消息并不准确……没错,的确有监控探头录到了洗劫基地装备的黑人样貌,但事后查证过,那几个黑人似乎在厄国人间蒸发了。”

    “你这不废话嘛,厄国全国几乎都是黑人,几个模样普通的黑人融入一堆黑人里边,就好像几块煤块扔进了煤堆,你找得出来嘛你?”

    “哎~~话不能这么说,只要咱们想找,一定能找到这伙黑人的,这毕竟是有关于afer03基地被摧毁的一条重要线索!”

    “说得对说得对,我赞成埃尔法副司令的说法,不管怎样,那些掳走装备的黑人不可能那么巧出现在基地里吧?他们一定是受人指示算好了时间的,所以肯定知道基地人员死光的内幕,换句话说,咱们只要抓到这伙黑人其中一个,应该就能顺着线索往下查了。”

    “福格斯说得对,这番分析我赞同!”

    “那接下来就要麻烦沃尔西主管了,必须在厄国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到……沃尔西主管,你没问题吧?”

    面对秘书长拉姆塞的注视,沃尔西稍一犹豫,便起身敬礼道:“保证完成任务!”等礼毕之后,他又苦着脸道:“不过秘书长,要挖地三尺的话,我手底下的人不太够!”

    没等拉姆塞说话,一个米国的理事会成员就抢答道:“你放心沃尔西主管,两天之内,就会有更多的特工增援到厄国。”

    禁苑,安全委员会所在的庭院。

    东厢房内同样是乌烟瘴气。

    国防部、参谋二部、安全局……几大部门对外情报机关的主管全都到齐了。

    “好了,现在正式开会。”国防部主管情报的一位将军道,“今次会议有几个议题,首先,关于驻吉保障基地内奷的问题;其次,米军两个基地被端掉的问题;最后就是有关于特别小分队逃返基地的队员方刚和秦亦坚的审查问题。下面开始一样一样议吧!”

    房间里一阵静默。

    “既然大家都在考虑,我先插一句啊……”参谋二部的部长率先开了口,“在我看来,保障基地内奷的问题,跟方刚秦亦坚两位队员的审查问题,其实是大有联系的。只要我们能查证这两位队员不是内奷,那么他们怎么逃回来的就可以另议。”

    “我不同意你的说法!”国防部另一位领导摆手道,“方刚还好一点,毕竟他昨天才醒过来……秦亦坚有关逃返的报告,还有那个un方面派来的军医辛妮的报告,复印件我都看过了,简直天方夜谭嘛,就凭他们俩,呃不,准确地说,就凭秦亦坚一个人,就能躲过外军好几拨搜索?更扯的是,他们两人的报告里还有一段是他们已经被外军发现包围了,结果那些外军突然被不知什么东西击毙了,这么扯淡的报告你们信?反正我不信!”

    “老何啊老何,这就是你的逻辑思维有问题啦!”安全局局长呡笑起来,“正因为你说的那段报告很荒诞,而秦亦坚跟辛妮两人的描述又基本一致,这才可信嘛!他们根本没必要编一个一眼就能识破的谎话出来,对不啦?”

    .

    .

    ps:感谢订阅!!

    .

    .

看过《重生之无限梦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