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761 凶匿2(求订阅!)
    “有好几亿资产,还想跟我砍价,真是为富不仁!”

    “你放屁…”

    “我放屁?我放什么屁?”唐梨眼睛棱了起来,“照你的说法,姓杨的那么有钱,咱这铺面就是免租白送,人家也未必看得上,还降租……”

    廖强闻言也有点火了:“老子这还不是为了你……杨总是看不上咱免租,但他妈也才过了一年多的清福曰子,未必看不上降价,你没见杨阿姨都打算跟你砍价了嘛,这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只不过被杨总阻止了。”

    唐梨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老公说得对,顿时气势大弱:“为了我,你到底想怎么为我啊?”

    “早都跟你说了,你不是喜欢唱歌嘛,只要那杨总同意,我二姐那公司还敢不捧你?”廖强道。

    唐梨闻言呆了一呆,旋即道:“我都三十啦,还捧我?捧得起来我嘛!”

    “谁说碰不起来,前一段那什么《华夏宏声》还有个女的都三十二了,不一样火起来了……”

    “你说谁啊?我怎么没听说过?”唐梨诧异道。

    “叫什么瑶的,贝瑶,我想起来了。”廖强总算还有那么点记性。

    “哦~~是她呀,听说过,她也不算太火吧?”

    “总比你这包租婆出名吧!”廖强瞪眼道。

    “那是,比你这包租公也出名!”唐梨反唇相讥了一句,旋又发嗲道:“那老公,现在怎么办呀?”

    “怎么办?我哪儿知道怎么办啊,等杨阿姨开了店再说吧!”

    “对对,杨阿姨,要不咱……”

    “打住,我知你在想什么,你肯定想主动上面去找杨阿姨是不是?千万不要!”

    “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总之有些主动舔肥的行为会招人反感,懂不?”

    “那去给二姐拜个年?”唐梨眼珠一转,又心生一计。

    “呵呵…”

    “你笑什么笑啊?”唐梨不满道。

    “你说呢?”

    “不拜就不拜,有什么了不起的。”

    另一边,杨棠陪杨妈妈回了绿野别苑。

    杨爸难得没出去钓鱼,见两人回来,随口问了一句:“去哪儿凑热闹啦?”

    “也没去哪儿,就是陪妈去市区看了看铺面。”杨棠回道。

    杨爸闻言一怔,看向杨妈妈道:“小蓉,你不会又在想开店的事吧?不早跟你说了嘛,你开个店,不管折腾什么,一个月能有小宏现在挣得多?不浪费时间嘛?再说了,这开店做生意是那么容易的?搞不好还得赔!”

    杨妈妈一听,不乐意了,却没有立即反驳杨爸的话,而是问杨棠道:“儿子,妈开店要是赔了,你怎么办?”

    “这还不简单,帮您把亏的补上呗!”杨棠一本正经道。

    “老头子,听见没有,我开店就不可能亏!”杨妈妈雄赳赳气昂昂道。

    “那也是瞎折腾功夫……”

    “难道你钓鱼就不是瞎折腾?就你钓回来那鱼,还没买的野生鱼新鲜!”

    杨爸:“……”

    不得不说,华夏经济好了,民众的物质生活得到了极大的丰富,超市里,各种食材,甭说野生鱼了,就是除太平洋外其它大洋的海产,也能够买到三天内的新货。

    当然,得要有钞票才行,不然只能喝西北风。

    “好了好了爸妈,这些都是小事,你们就别争了。”杨棠主动打起了圆场,“对了爸,今天我路过一家渔具店,看见玻璃壁橱里摆着一根鱼杆,才七钱重!”

    “噢?多长的杆?”

    杨棠回忆了一下,道:“四米五…”

    杨爸一听傻眼了:“四米五的杆?七钱?”一两等于十钱,一钱等于五克,七钱也就三十五克,这份量着实不重。

    “对啊,四米五的杆,七钱,卖价两万五千五……”

    “你说多少?两万五……”杨爸被噎住了。

    杨妈妈也有点吃惊:“臭小子,你说的是哪儿的渔具店呐?我在路上怎么没看到?”

    “有的,就在咱们去看出租店面那条街上,只是妈您当时光顾着看门牌号了。”

    “哦哦,好像有……”

    杨爸却摊手道:“有我也买不……”

    “爸,您买啥买啊,我送您呗!”杨棠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闹得杨爸有点懵,“我已经给一个朋友发了短信,让他帮忙预订全套渔具,包括我刚跟您说的那根杆,今下午五点之前,那家店就会送货上门。”

    “啊?你花这些个冤枉钱干啥?多少钱呐?”杨爸嘴上埋怨,心里头却美滋滋的。毕竟自家亲儿孝敬自己,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不贵,还不到十三万。”

    “什么?!”杨爸杨妈同时惊住了,“一整套渔具要十几万?”

    “这没什么吧?”杨棠耸肩道,“好马配好鞍,现在贵的自行车一辆也要六七万咧。”

    “六七万?自行车?!”

    这话又把杨爸杨妈吓了一跳。

    “真的,不信你们可以上网看网购价……当然,不能是高仿货啊!”杨棠不得不叮嘱了一句。

    这年头,除了高科技,山寨哪儿都有,尤其是号称高端价位的奢侈品一系,高仿的东西几乎就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幸好此世华夏,在高尖端科技,比如量子通信啊,自主电脑品牌,自主手机品牌,国产轿车,国产发动机这些方面,那都是处于世界领头羊的行列。

    剩下的,山寨不山寨的,华夏国朝基本上睁只眼闭只眼……就拿杨棠前世国内禁止销售的印度格列宁来说,此世国内就有高仿的,而且药效跟正版的几乎没区别,所以在地下市场卖得跟当年的盗.版光盘一样火爆。

    而(华夏)国朝对这件事的态度就是,凡是国内的知识产权自主品牌或文章或歌曲或这一系列之类的东西,那都应受到严格的保护,至于国外的知识产权,嗯,还是先顾好自己的人民群众再说,歪果仁我管你去死啊!

    再说得简单点就是,华夏国朝在此世第一,那么它的逻辑跟杨棠前世美利坚的逻辑差不多,咱们美利坚的利益就应该得到保护,其他国家的不管,你不服气我也硬来,谁叫咱们家实力天下第一,军队也天下第一咧!

    典型的强盗逻辑……但如果是站在总统的位置上为美利坚的寡头利益集团计,那么这个逻辑也没什么错!至少美利坚一直挑逗俄罗斯,其他欧洲的北约盟国一不安,美军工集团的订单不就来了嘛!实际上前世有核弹在,像一战二战那样的大规模战争就打不起来,除非人类想自我毁灭。

    “哎哎,果然咧,我这边有三万二的自行车,老头子你那边找到啥啦?”

    “我这边看到一辆四万七的,啥时候自行车都跟轿车一个价了?”杨爸这话几乎就是在说,世界变化太快,我快要跟不上了。

    杨棠在边上听着父母的感叹,心说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你们二老是没看到,前世维密一件钻石胸衣都要上百万美金,而且还是牠玛德历年来最便宜的价位。

    这时候,门厅的对讲器响了:“喂喂,是杨先生家吗?”

    “什么事?”杨棠没让父母起身,他自己走到大门旁作了回答。

    “我们是别苑路口门岗,这里来了辆出租车,说是送货上门的。”

    “出租车?送什么货啊?”

    “喂,你送的什么啊……他说渔具。”

    “对,我是有订渔具,让他进来吧!”

    “好的杨先生,您稍等!”

    结束通话的同时,杨棠把正在门外站岗的木辰叫进了屋,吩咐道:“等下有人来送渔具,你仔细全面地检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拿三万块钱给他。”

    “明白,老板!”

    之所以只给三万,是因为杨棠早已通过红后预付了十万定金。至于为什么不从掌机里直接兑换更牛偪的渔具给杨爸,杨棠也有自己考虑,他怕鱼杆之类的东西坚不可摧的话,既能伤人,也很可能反伤杨爸的身体,所以杨爸只需要有木阳木辰这样的保镖就够了,用常规东西反而能令杨棠安心。

    当然,杨棠也在利用掌机的兑换功能暗中改善父母的身体素质,虽然不会将二老的六维增加到“主神”所谓的极限,即两倍身体素质,但也每隔五天就零点零二或零点零三这样子往上增加,杨棠打算把父母的六维加到常人的一点三或一点四这样子,既不夸张,一些小的险情他们自己也足够能反应过来。至于大的危险,自有木阳等保镖来扛。

    大约一刻钟后,被灌输有达人级钓鱼经验的木辰已然检查妥全套渔具,并给了钱打发送货人走了。

    回到院内,木辰本想把渔具交到杨棠面前,杨棠却挥挥手道:“送去给我爸,然后教会他怎么使用这整套玩意!”

    “是,老板!”

    木辰由于是杨爸的贴身保镖,所以杨棠才会花了几点功德兑换钓鱼经验给他,让他有能力随时可以陪杨爸消遣,而杨棠自己却一直都是菜鸟级的钓鱼水平,之所以维持这样的程度,完全是因为他希望以后偶尔陪杨爸钓鱼时,能像小时候那样,受杨爸的钓鱼教学,“臭小子,看好了,挂鱼饵要这样……”

    正当杨棠沉浸在童年回忆时,他手机响了。舒芫来电。

    一脸不爽地接通电话,杨棠粗着声音道:“什么事啊?不会又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吧?”话音未落,他就听到红后的提醒:[主人,有第三方正插.入监听。]

    杨棠心头一凛,对面舒芫此时发话了:“杨总,我打这电话可不是什么小事儿,难道你没听说嘛?”

    “听说什么啊?”

    “就前几天,米军驻非有两个基地被连根拔掉了……”

    “这事我略有耳闻,但跟咱们国内没什么关系呀!”杨棠说这话的同时,用脑波通知红后道:[红红,你模拟一个市内在监控盲区的公用座机电话打我现在正通话的手机上。]

    “你觉得没关系吗?可我觉得有点奇怪……”

    杨棠已经预料道舒芫想说什么了,连忙阻止她道:“芫姐,你要有正经事儿的话,咱们可以约出来找个地方聊聊,在电话里……(嘟嘟)啊~~不好意思,我有电话进来,你真想继续聊,就发我个时间地点,先这样!”说着,他便结束了通话。

    电话那头的舒芫一脸的莫名其妙:“什么啊?就算有电话插进来,也用不着这么着急吧?”

    而在舒芫埋怨的同时,远在国防部的军旗调查局监听室内,两名负责监听的尉官之一摘下了耳机,丧气道:“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外拨的电话,竟然就这么三言两语?”

    “行了,别埋怨啦,我们这组还算好的,不信你去其他组问问,但凡知道或听说过营救任务,又或者是秦亦坚方刚亲戚朋友的电话,咱们全面监听,可这都三十个钟头了,仍没有半点线索!”

    “哎呀不管了,总之上面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剩下的事也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

    [红红,查到了吗?第三方监听者的位置……]

    [查是查到了,但由于怕暴露,具体位置我没敢追查,现在只能锁定一个大概的范围,地图我传你手机上了。]

    杨棠点开手机一看:“这片地图好眼熟……国防部?我去!”想了想,他问道:[红红,你所谓的暴露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有人知道我在入侵他们的系统……]

    [那具体能反追查出你这位入侵者的底细吗?]杨棠下意识地追问道。

    [呵呵,主人,你别忘了我现在于网络可是无处不在啊!]

    [啊?哦哦哦,我明白了。]杨棠瞬间醒悟,[那要这样,你完全可以进去跟他们聊聊嘛!]

    [我跟他们没什么好聊的……如果主人你想聊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忙接通线路,你现在需要吗?]

    [no,现在不要,我刚刚才以莫名其妙的方式挂断了舒芫的电话,这会儿就跟他们聊上了,极易引起怀疑……我讨厌麻烦!]

    [那就过一段时间?比如明天?]

    [这个不忙,容我好生琢磨一番再说。]

    [也行,反正我随时都可以侵进去……]

    .

    .

    ps:感谢订阅!!

    .

    .

看过《重生之无限梦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