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22 恶人自有恶人磨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不得不说,十一座的金杯面包车内部空间实在有够大。

    平时看新闻报道,同类型的黑.车塞二十几个人完全不在话下,所以骅哥他们两辆车多塞了五个小盆友简直就是小儿科。

    两面包车前脚刚走不久,后脚警察就到了。

    不能说警察不给力,只不过从开打到面包车离开,前后拢共不过三分四十秒,说训练有素有点太过了,但大飞这帮人脚底抹油的速度点个赞还是可以的。

    到场的警察找不到人,仅看到地上的一些血迹,无奈之下只好取了实中门口的监控录像回去慢慢看。

    骅哥所坐的面包车上,他已换座到了最后一排:“黑屏,问一问这俩小子,他们老大是谁,现在人在什么地方。”

    “收到!”黑屏沉声应了一句,抬脚就踩在了其中一个小混混的手背上,“喂,刚才骅哥问的话,你都听清了吧?乖乖交代,饶你不死!”

    “你、你们什么人?”其实两个小混混一被人丢上这车,心里就在害怕,再一听黑屏的口吻,就只差没尿出来了。

    “草泥马,是老子问你还是你问老子……啊!!!”黑屏发火的同时,已然一刀搂在了小混混的大腿外侧,小混混比杀猪还惨的叫声顿时充斥了整个车厢。

    待惨叫声小些,黑屏又用脚尖捅了捅另一个小混混:“别牠妈装死,你要不说你是跟的哪个老大,我就把你手砍下来!”

    那小混混立马慌了,哪里还能分辨得出黑屏说的是真话、还是在吓唬他,忙不迭将知道的全都说了:“几位老大,我说、我全说…我们老大叫韩哥,脑袋上有撮金毛,具体什么名儿我不知道,我以前是九十六中的,毕业会考过关以后就没心思再读书了……”

    “你有没有心思再读书关老子屁事!”黑屏不知从哪儿又扯了把匕首出来,一脚踩住小混混的手,将匕首插在他的手指缝隙之间,摆成一副铡刀的样式,“我问你,现在那个叫韩什么哥的在哪儿?”说着,匕刃已经压紧了小混混手指的皮肤,似随时都可能割破。

    “我说、我说,就在新街,九泉酒楼!”

    “真的假的?”黑屏似不太相信。

    这时候,骅哥的手机响了起来:“喂,嗯,我知道了,把他们手机收掉,前面拐角的时候车开慢点,统统扔下去就对了!”

    等骅哥挂上电话,黑屏探问道:“怎么样?”

    “奎子他们审的结果一样,就是九泉……玛德,那里是老毕的地方,至于姓韩的,从来没听过啊!不管了,老子今天算是豁出去了,到时候那小子要是不承我这个情,嘿嘿!”

    骅哥这话刚说完没多久,车就开始拐弯了。

    “把他俩给我扔下去。”

    于是这处大马路的拐弯处多了五个哀嚎连天的小混混,偏生此地还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往前直走两百来米就到新街.口了,而往后一百多米是座家具商城的后门,每天仅有俩保安守着,还时不时的溜班。

    九泉酒楼,二层。

    “韩哥,这都快半个钟头了吧?瘸子他们怎么还没来电话啊?莫不是出了什么纰漏……”

    “闭嘴!”金毛韩哥瞥了眼有点坐立不安的詹嵩,“瘸子他们几个这大半年在我手下,没少砍人,会有分寸的。”

    “可是……”

    “再说了,这事儿要不是你二舅舅找上了我,我会给你办吗?”

    詹嵩倒是会听话听音的人,见金毛这么说,他立马表态道:“韩哥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只要事成,尾款我付双倍,这总行了吧?”

    “我不说钱不钱的问题,关键还是……”韩哥眼底的喜色一闪而过,“行了小双,你去通知桃子一声,让她先上几个凉菜,咱们先喝着!”

    “得嘞!”坐下首的小弟连忙应声而去。

    可小弟前脚刚走,黑屏就带着贱人大飞七八个人呼呼啦啦闯进了这二楼通厅,见只有詹嵩他们一桌人,立刻围了上来。

    “你们……”

    詹嵩刚想站起来就被大飞摁趴在了桌上,而韩哥和他另一个小弟脖子上双双架起了明晃晃的西瓜刀。

    金毛韩哥见势不敢动弹,嘴里却道:“哥们,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黑屏没搭腔,凑近韩哥,揪起他头上的那撮金毛道:“金毛韩,对吧?”

    被人叫出了名号,小弟就在旁边,韩哥很清楚,他这时候要是认了怂,就再没脸面在道上混下去了:“没错,我是韩哥,可怎么着就犯上你们几位了?”

    黑屏冷哂道:“既然已经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怕跟你明说,杨棠是我小兄弟,他又怎么犯上你韩哥了?”

    韩哥一听,顿时明白了根由,暗暗叫苦不迭,却很仗义地没去瞟詹嵩。

    詹嵩同样听见了黑屏的话,根本就没注意到韩哥的“仗义”,直接吓得尿了。

    骚味满堂。

    反倒是韩哥的小弟松了一口气,当场嚷嚷道:“我知道,我知道……”

    黑屏用刀面拍了拍他的脸:“你知道什么?说!”

    小弟用嘴努了努詹嵩:“就是他让韩哥派人去砍那个杨、杨的。”

    黑屏眼前顿时一亮,阴鸷地瞅着詹嵩道:“原来是你呀,湿裤裆!”

    “不是、不是我……”詹嵩拼命想要挣扎起来,不过大飞的力道可不是吃素的,将他压得死死的。

    黑屏并未理会詹嵩的矢口否认,反而朝贱人示意了一下,贱人立刻捉住韩哥的一条胳膊,将它平摊在桌面上。

    “金毛韩,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到底是谁让你去砍杨棠的……”黑屏从小弟手里拖过把西瓜刀竖着立在韩哥的手背上,“我数三个数,你要不说,我先剁了你的手,回头再砍你全家,一!”

    韩哥闻言真是怕了,没等黑屏数“二”,他就已经服软了:“我说我说,就、就是他,他叫詹嵩,也是实中……”

    “哟,谁牠妈这么大排场跑我这儿打秋风来了?”

    还没等韩哥交代完,一个瘦骨嶙峋的高个男人披着一件军大衣,在一个妖艳女人和韩哥那个去点菜的小弟簇拥下,施施然走了过来,而后厨那里隐约拥着不少人,一个二个手上都是银光。

    黑屏见老毕亲自出马了都,立马收刀随手递给了小弟,另一手吊儿郎当地插进裤兜里,接通了手机给外边的骅哥报信,“原来是毕哥呀,你来得正好,这金毛韩是你手下吧?”

    麻杆似的老毕凑近韩哥的脸左右瞧了瞧,发现根本就不认识,但对方眼底的凄苦哀求之色倒令他心头一动,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道:“没错,他是我的人!”

    “这么说,他跟我们老大的梁子你打算接过去啰,毕老杆?”黑屏由于太黑,表情变没变如果不仔细看谁也不清楚,但言语间,他对老毕的称呼已经变了。

    “是……可那又怎么样呢?”老毕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摆明了不怕黑屏的威胁。

    “哟呵老毕,几天不见,你能耐见涨啊!”这时候,通厅大门处出现了骅哥的身影。

    老毕一见,心头顿时有点打鼓,忙换上笑脸迎了过去。

    骅哥却没理会老毕的招呼,直接掠过他,来到餐桌旁,冷笑道:“哼哼,老毕,你说金毛韩是你的人,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儿可以放他一马,但这两个小子……”说着,他指了指詹嵩和那个小弟。

    “行,我也看在你骅哥面子上,不再认小弟了。”老毕道。

    “这可是你说的。”骅哥直接一挥手,示意黑屏大飞等人放开了詹嵩和那小弟,“想必你们也听见了,老毕不肯罩你们两个,所以今天你们得拿出点诚意来……”

    闻言,那小弟没有吭声,仿佛已经认命一般。倒是没见过这种阵仗的詹嵩两股战战,结结巴巴问道:“什、什么诚意?”

    “哐当!”

    “哐当!”

    两把尺来长的西瓜刀丢到了詹嵩和小弟面前,骅哥轻描淡写道:“你们一人剁两根指头下来,就算诚意了。”

    那小弟不觉意外,只是脸色有些惨然。

    但詹嵩就开始浑身抖个不停了:“各位老大,各位老大,我老爸是这一区林业局的副局长……”

    “林业局?”骅哥和老毕两个老大齐齐一愣,又齐齐哄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林业关老子们屁事啊,还副局长,外面街上连树苗都见不到一根……”

    “啊——”

    正当詹嵩被骅哥等人笑得不知所措时,那名小弟已然手起刀落,把自己左手的小尾指和无名指给剁了半截下来,血流满桌,看得人直反胃。

    詹嵩更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可骅哥并未就此放过他,偏过脑袋朝黑屏歪头示意了一下。黑屏立马走上前去,啪啪两耳光甩在了詹嵩脸上。

    脸颊火辣辣的疼,还没吐痛快的詹嵩却不敢再吐,跪地求饶道:“各位老大,老大们,给个机会啊…”

    “行,就给你个机会,你要不想剁手指头,那就从这边的窗户跳下去吧!”骅哥循循善诱地指了指他身旁不远处正敞开的半身窗,“反正是二楼,也死不了人,对不对?”

    .

    .

看过《重生之无限梦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