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仙韵传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蔓陀城(二)
    此时底下也是响起一片赞美之声,美酒开人怀,一杯酒下肚,灵气激荡,所有人的心都活络起来,气氛变得热烈许多!

    纪默心中暗喜,看来今天投入血本购到星运酒,还真是物有所值!

    现在蔓陀城几乎已被法冈所操控,自己这个城主当的是无比憋屈,几乎就是他的傀儡,为他搜刮钱财资源,任其驱使,还得拼命讨好他,否则,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惹来大祸。

    由于蔓陀城已经被法冈搜刮了不少,现在城中各方势力的家底都不是很厚,最近又有虫灾,眼看着本年度的保护费上缴日期又要临近,而城中各方势力几乎不可能全额上缴这笔钱,这让纪默愁坏了!

    如果不能收齐这笔钱,只怕到时候法冈还是会找到自己头上,给个办事不力的罪名事小,被他抓去侮辱一番事大,听说这个法冈禅尊虽然人长得极其俊美,却是一个暴戾之人,喜欢把人脱得赤条条绑起来鞭打虐待,满屋子骑着抽,纪默有好几次看到法冈禅尊盯着自己,脸上露出一种暧昧玩味之色,心里就不由得紧紧一缩!浑身肥肉觉得无比痛痒!

    倘若真被法冈这样玩弄一次,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还是师爷林海出了个主意,先不管城中那些势力能否交上保护费,他们的死活其实与纪默关系不大,最关键的还是要讨好法冈,只要得到他的欢心,就算收不齐保护费也可以把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去。

    纪默一听不错,立刻筹办了此次盛宴,还花了血本去购来了星运酒。

    此刻见法冈心情不错,纪默又满上一杯酒,向法冈敬道:“听说冈尊大人最近又攻克了提香城和百色城,势力扩展强劲,真是可喜可贺啊!晚辈先干为敬!”

    法冈眯着眼睛瞄了下他,微一点头,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心中却在脑补着把这个纪默进行虐待的场景,这一点光想想都要让他兴奋几分。

    纪默虽然有些胖,但还不虚,人长得也颇为周正,还是个涅槃境,肯定耐折磨,比起自己手下那些个虾兵蟹将要好得多!

    不过,纪默毕竟是个城主,还在为自己办事,听说他背后也有尊者撑腰,否则也不可能成为一城之主。

    但那尊者到底是什么人法冈还没有查出来,如果是得罪不起的,那他当然也不敢虐待他。

    由于法冈自身的修为只是禅尊初期,所以一般来说是不敢得罪其他尊者的,不过,他敢到蔓陀城来称王称霸,自然是因为背后有智清撑腰,因此也不怕纪默背后的人找上门来。

    所以,法冈来到蔓陀城后,对纪默还算颇为礼遇,虽然让他为自己办事,但表面上对他还是颇为尊敬的,当然,那份虐待他的小心思也被法冈收了起来。

    此时,底下之人听说法冈又征服了两座大城之后,都有些震惊起来,纷纷向他敬酒祝贺,口中满中阿腴奉承之言。

    不过,这些人今天来参加这宴会都是带着目的来的,见法冈心情不错,一名黄袍中年修士进言道:“冈尊大人,晚辈请你救救我们!!!”

    “何事?!”法冈放下酒杯,微笑道。

    “大人啊,蔓陀城周边区域前不久遭了妖蝗之灾,灵田几乎全部失收,我们这些当家的不仅不能收到租子,还要给租田的人发放种子和灵具,让他们重新播种,损失巨大!眼看着交保护费的日子就要到来,我们现在哪里还交得起?不知大人能否宽限些时日,或是减免一些,以益民生呢?!”

    “是啊是啊,大人最贤明了!”

    “现在真的是非常困难!”

    “唉,我们简直连肉都快吃不起了!”

    “大人就是我们的禅祖,一定会关心我们生计的!”

    “……”

    有人开了头,底下就有不少颇有德望之人也马上跟进,你一言我一语的,七嘴八舌。

    法冈禅尊越听脸色越沉,正想开口,忽有所觉,手往虚空一抓,只见一封信符出现在他手中,微一感应,发现是智清让他暂停扩张,先保持局势稳定,并让他这段时间返回寺中帮忙,最好是把智达的分身和戒痴也抓住带回!

    略一沉思,开口道:“纪城主,看来今天这个宴会是有伏笔的呀!”

    纪默一愣,明白过来,连忙说道:“法冈大人,今年的情况确实有些困难,他们也极不容易,不过,我一定会帮大人向他们催交保护费的!”

    “哦?你有把握?!你看他们现在一个个哭哭啼啼,凄凄惨惨,只怕把他们宰了也割不出几斤肉来。”

    “这…把握嘛,确实有些小,但我一定会尽力的!能收多少是多少!”纪默硬着头皮说道。

    “哈哈,纪城主啊,依我看,你这话象是在敷衍我,什么能收多少是多少?这不摆明了是会收不起来吗?!是不是我现在答应你,你就可以不用收齐上缴了?!”

    “这个…这个…”纪默脸色涨得通红,嗫嚅着。

    法冈禅尊颇有意味地看着纪默,心中那个小心思又泛了起来,于是微笑道:“纪城主啊,本尊可以答应他们迟交,甚至可以减免一年保护费,另外,你办事不力之罪也可以赦免,不过…”

    “不过什么?!”纪默急问。

    “你得答应陪我一个晚上,不用问我要干什么,只需答应都会听我的话办事就行!”法冈禅尊微笑道。

    “这…”纪默心头一颤!

    来了,来了,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纪默自然知道法冈话中之意,如果自己真的陪他一个晚上,还答应按他的话办事,那肯定会被这法冈虐待得不成样子…

    “哈哈,纪城主,本尊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后如果你不到我宫殿,那刚才那番话算我白说,来,喝酒喝酒!!!”

    法冈禅尊举起酒杯,与众人喝成一片,显得亲民无比!

    星运酒喝完,法冈禅尊找了个借口,提前退场,扬长而去…

    城主府顿时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城主,你可要救救我们哪!”那名黄袍修士又是头一个开口说道。

    “是啊城主,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城主,不就是陪他一个晚上吗,听说还是蛮刺激的!”

    “对!对对!城主如果尝到甜头,说不定还会喜欢上呢!”

    “这是肯定的,我就曾尝试过…”

    “真的!非常刺激!我现在隔三差五地都要叫人虐待一番呢!”

    “哇…”

    这些人越说越离谱,把纪默一张白胖的脸说得都变红了。

    纪默拍案而起,吼道:“住口!你们倒是说的轻松!那你们自己去找冈尊大人去,不就是陪他一个晚上吗?可以省下不少钱了!”

    众人一愣,面面相觑。

    黄袍修士眼珠一转,小心翼翼说道:“城主,冈尊大人看中的是你,不是我们,再说,如果是我们去,那城主办事不力之罪依然是无法逃脱啊?”

    “这…”纪默闻言一怔,想想确实如此。

    现在自己去的话,为的主要还是开脱自己的罪责,而不是去帮这些人,不过,按法冈所言,这些人也会因自己去而受益无疑。

    难道自己非去不可?!

    “城主,实在不行,你不如找你背后那名尊者来帮忙吧?”黄袍修士提醒道。

    “那名尊者?他…最近出外云游了…”纪默一怔,内心苦笑。

    那名尊者实际上是他自己编出来的,为的是让人觉得自己有后台背景,好镇住其他人…

    这一劫,看来是无法躲过去…

    纪默想到这里,脸上不禁一阵黯然!

    师爷林海一旁看得无奈,知道纪默这次是一定要受虐了,不过他脑瓜子灵,说道:“城主去赴约为的是大家,为的是城中百姓,你们至少都要有所表示!如果城主去了,你们的保护费都可以省下来,现在,为了感谢城主,你们每家都要献上一笔钱,否则,城主是不会让法冈禅尊减免你们的费用的!”

    黄袍修士一听,连忙说道:“这是自然!城主为我们舍身就义,就凭这份心,我都会感激他的!”

    “对!我也愿意送城主一笔钱补偿的!”

    “不错!算我一份!”

    “城主请放心,份子钱在下很快就会差人送过来!”

    “是啊!城主不愧是我们的城主!以后大家都跟定你了!!!”

    “……”

    这些人一个比一个精灵,话说到这份上,纪默就算是想不去也不行了,背负着如此多人的情分和钱财,作为一城之主,他责无旁贷!

    该受虐时就受虐!

    纪默怒哼一声,一甩袖子,转身入内!

    留下一大帮人目瞪口呆。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准备钱?!”林海大声喝道。

    “是哦!”

    众人恍然大悟,很快作鸟兽散…

    “城主!发财了!!发财了!!!”

    林海有如一阵风般冲进纪默的房间,口中大喊着。

    “发财?怎么回事?!”纪默正心事重重,闻言奇道。

    “哎呀城主,那些势力送来的钱财不计其数,看都快看不过来了!”

    “真的?!”纪默一呆。

    “千真万确!城主快随我去看看!”

    两人很快来到外边,果然,只见府内空地上都堆满了箱子,箱盖子都打开着,绽放出熠熠灵光,可见里面都是宝贝…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