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仙韵传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渡真大师
    智明匆匆离去。

    智达则与李运在禅房中继续探讨,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从李运这里得到更多的建议。

    “小运,我是不是要把智丰赶紧给召回来?”智达问道。

    “他已离开这么长时间,估计也差不多了,而且他肯定知道事态紧急,不管能否找到名医,都会抓紧时间返回的,不必急召。”

    “那太玄山那边呢?”智达续问。

    “估计刚才大师的门人弟子去支援太玄山的信息已被智清获知,不过,没有大师在内,智清肯定不会妄动,他才不会把他们看在眼里,所以,也不用管那边。”

    “这么说…我们现在就等着你帮五位大长老治疗?”

    “当然不能如此被动!智清布下的棋子肯定不止钱服一人,事实上,我就知道还有一个棋子…”

    “什么?是谁?!”智达急问。

    “这个暂时不能告诉你,说了就没意思了,而且可能会影响到智丰和智清的行动。”李运微笑道。

    “这…连我都不能说?我保证不会说出去!”智达坚持道。

    “并非如此,此人对大局不会有太大影响,只是一些私人恩怨而已,我已答应她帮她保密的。”李运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李运点点头道:“其实我担心的是穿云寺内的其它智字辈大能,里面可能会有人被智清策反,所以我们一定要查出有谁已经被策反,有谁还在犹豫观望,有谁是支持智丰大师的。另外,为五位大长老治疗一事,绝对不可以往外透露,而且…”

    “而且什么?!”智达急问。

    “我还想利用此事,设置一个陷阱,让智清自己跳进来…”

    “你是说…”

    “嘿嘿,你懂的!”

    “小运,此事全依仗你了!成功之日,我穿云寺上下必定为你开坛送福!!!”智达郑重说道。

    “不必不必!还没成功呢,晚辈尽力而为!”

    人影一闪,智明出现在禅房中,看到两人兴奋的样子,微有疑惑…

    智达连忙把刚才与李运讨论之事向他说了一下,又问道:“五位大长老如何说?”

    “他们一开始并没表态,但在我把小运和流风的信息玉简交给他们看了之后,都表示同意!”智明说道。

    “阿弥陀佛…这是自然!”智达附和道。

    “请师弟和小运过去!我必须在此主持,尽快调查确认其他师弟的态度。”智明说道。

    “好!师兄切记不可将小运为五位大长老治疗一事告之任何人,包括智丰师弟在内!”智达说道。

    “连智丰师弟都不能告知?”智明一怔。

    “不错!师兄难道忘了小运所说的那个陷阱之事吗?只有他不知道,才能更为逼真!”

    “有道理!我明白了!”智明重重点头道。

    智达带着李运迅速出了后山,没入茫茫林海之中…

    不久,两人就出现在一个巨大的地下洞府之中,这里的灵气极为浓郁,以木灵气居多…

    木灵气主生机,对病人恢复极有帮助。

    智达开口道:“各位长老,弟子智达携李运在此!”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传来,一团灵光将两人紧紧包裹,“刷”的一声,两人消失不见。

    李运感觉晃了晃,定下神来,发现已来到一个小天地中,这里有淡淡仙灵之气,当然,比起天韵世界中的仙境就差之甚远了。

    仔细观看,这里的风景还是很美的,温煦的阳光照着大地,山峦起伏,湖泊象宝石一般镶嵌在大地上,花草如茵,散发出大自然最原始的气息…

    这里有极强的阵法之力,似乎限制了飞行,但对李运这个小仙人来说其实根本限制不了。

    “小运,随我来!”智达说道,当先带路。

    “好!”

    两人沿着湖边小径,一路走到山脚下,沿着山路拾级而上…

    两边的桃林绽放着最美的景色,桃花粉粉的,红红的,艳艳的,有如彩霞一般飘荡着,飞扬着,把这片空间渲染得如梦如幻!

    “好美!”李运由衷地赞道。

    “这是渡真师祖的桃花空间,乃是有仙灵之气的。想不到小运来此竟然若无其事,还真是让我感到惊奇!”智达说道。

    他当然知道这仙灵之气是何等厉害,压力之大不是普通修真者所能承受的,就连智明大师那样的禅尊,来到这里都几乎快挪不动身子,但李运却是轻松自如,毫不在意,甚至还有心思赞美景色!

    李运笑了笑,也不解释,这种事情解释的话只会越描越黑。

    不过,他也知道又被智达看出更多的秘密来了,这也是没办法之事,想不到渡真居然拥有这样的空间,也不知道他这些仙灵之气是从何处得来的,可见这灵界还真不简单,而穿云寺的底蕴也足够厚实!

    根据信息,渡真就是智丰大师的师父,还是五名渡字辈大长老之首,能拥有仙灵空间似乎也说的过去…

    李运心念暗转,跟着智达很快来到山间一处屋舍,这里竟然是用竹子蒿草搭起来的,没有什么装饰,就是很普通的农家院落。

    走到门口,智达恭声道:“老祖!”

    “进来吧!”

    “是!”

    两人推门而进,李运发现院子中还栽了几棵果树,是蟠龙仙桃树,结的果子级别还很低,比天韵中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比起外界,则要高出十万八千里,很是珍贵了。

    桃香惹得智达暗吞口水,但只能是看着解馋。

    他带着李运走进一个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张桌,一个台,三张凳。

    一名禅修躺在床上,面容有些枯槁,眼睛微闭,听到二人进来,才睁开眼睛,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师祖,这位就是李运!让他来帮你看看吧!”智达说道。

    “好!多谢了!”

    智达又对李运说道:“小运,这是渡真师祖,也就是智丰师弟的师父,乃是我们穿云寺的大长老。”

    “好的,放心吧!”李运微笑道。

    “那贫僧先出去了!”

    智达说完退了出去,还把门带上。

    “多谢大师答应让我来医治!”李运开口说道。

    渡真一愣,说道:“阿弥陀佛,该说谢的是老衲吧?施主年纪轻轻,竟已有如此成就,实令老衲汗颜!”

    “大师过奖!晚辈会尽力帮大师医治的!”

    “有劳施主!需要老衲怎么配合尽管说!”

    “好!晚辈观大师气色,面容还算红润,但须发微枯,印堂微黑,身躯…不知能否解袍让晚辈看看?”

    渡真大师心念一动,身上袍服自动散去,只剩贴身小衣裤。

    李运一见,心中一惊,只见渡真大师身上的肌肉萎缩极为厉害,体毛脱落不少,剩下的也是灰白一片,整个骨骼形态都可以看出来,说他是一具人形木乃伊都不为过。

    从他的骨骼形态可以看出渡真大师原先是多么雄壮威武的一副身躯,但如今就剩皮包骨,令人扼腕!

    “大师…身上肉色极差,想来是剧毒已发展到一定阶段,生机大损的缘故。”李运叹道。

    “施主说的不错!此毒已经变异,以老衲的仙体都快扛不住了,只能是尽力护住心脉脑域,但其他脏器骨髓血脉,都已被此毒侵入,现在已是毒入膏肓!”渡真说道。

    虽然他的语气极为平缓,但李运仍然听得出他那种无限落寞的内心世界,就算渡真是得道高僧,但在面临生死大关的时候,依然会表现出普通人那种不安的心态。

    当然,他已经掩饰得极好,如果是旁人,只会看到他淡看生死的高僧一面。

    李运神识探入,在他全身查看起来,发现剧毒已侵入骨骼,有的已侵入骨髓,泛着淡淡的蓝黑之光!

    心脉和脑域处则闪烁着仙灵之光,显然是渡真重点保护之处,但丹田处已经有些保护力不够了,仙光颇为微弱,只怕过多一些时日,就会被剧毒蚀穿!

    他发现,此毒还真是颇为厉害,竟然开始侵蚀自己的神识,不过,自己的仙识岂是好惹的,立刻变得灼热无比,将毒逼开!

    “小星,情况如何?”李运心道。

    “正在检测并做试验,大人可以先与他聊聊…”

    “好!”

    李运暗自点头,对渡真大师说道:“大师,看此毒的变异程度,推算起来,应该已有半年多的时间,不知你能否想起当时是如何中毒的?”

    “施主说是半年多前?”渡真微愕。

    “不错!天心锥之毒如果早发现的话,以大师的仙力,要驱除它并不是太难之事,但等到它开始变异,就有些麻烦了,从时间上往回推,肯定是在半年多之前。”

    “原来如此!此毒真正发作是在三个多月前,之前老衲一直以为是偶感小恙,并不在意。这段时间,老衲一直在想三个多月前与谁有过接触,或是去过什么地方,吃过什么东西,却一直没有找到毒源,心里还一直纳闷着…现在想来,如果是半年多之前,老衲还真是想起一事!”渡真眼睛一亮。

    “不知是何事?”

    “智惠?!难道是他?!”渡真忽然有些激动了。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