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仙韵传 >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白金
    “怪病?待我看看!”火焱说道。

    “前辈…会看病?”

    “废话!你看不看?不看我就拔树了!”

    “啊…别…别别,请前辈高抬贵手,这棵金钱子对我来说真的是无比珍贵,没有它我就真的完了!”白袍中年哭诉道。

    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三人的对手,只好打出感情牌。

    “哼,这就由不得你了!这是我家大人看中的树,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最多我治好你的病就是!”火焱揶揄道。

    “什么?你…你们不能这样!金钱子与我们从小就是一对一成长起来的,几乎就是一体,相依为命,没有他我活不了,没有我他也活不了!”

    “怎么会这样?”火焱也感到有些惊讶了,这个事情他并没有从天蚕道人那里听说过,可见此事是天蚕一族的大秘密,否则以他与天蚕道人之间的交情,没有理由不会告诉他。

    李运一旁听了良久,心里一直在暗笑,正想着要安抚一下这个受惊的天蚕族人,但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泛起极大的兴趣,说道:“你能不能详细说说这件事?”

    “这个…是我们天蚕族的大秘密,如果我说了,你们能不能放过我?”白袍中年嗫嚅道。

    “没问题!”李运一口说道。

    “多谢公子…大人!其实我们天蚕族内部还有不少族群,我们这一支就是金钱子族群,吃的就是金钱子桑叶,还有其他族群吃的是将军红、大地黄、西岐紫等桑叶,其中血脉级别最高的就是西岐紫这一支。”白袍中年说道。

    “西岐紫?难道就是天蚕道人那一支?”火焱问道。

    “不错!天蚕道人就是西岐紫的老祖宗,是嫡系,我们这几支都是庶出,血脉和地位都没有嫡系的西岐紫高。”

    “原来如此。”三人恍然。

    白袍中年点点头,续道:“我们天蚕族天生就有木灵根,是木系体质,出生后不久,体内的木灵根就会开始萌芽生长,最后长成一棵桑树,象我们这一族群长成的桑树就是金钱子了。”

    “什么?这棵桑树竟然是你们的灵根?!”李运大惊道。

    难怪白袍中年说他们是相依为命的,要是真的拔掉这棵桑树,只怕他会遭到惨痛打击。

    “不错!其实它不仅是我们的木灵根,同时也是我们传宗接代的宝贝,想要爽一爽都要靠它来进行,这正是我们天蚕族最大的秘密!”白袍中年脸色微红道。

    “哇…”

    李运三人面面相觑,极为震撼!

    火焱这才知道为何天蚕道人不告诉他这个秘密,原来这棵桑树根本上就是他的躯体的一部分,而且还是最为重要的器官,当然不好意思说了。

    小响揶揄道:“那你现在化为人形,还有鞭儿在身上的吗?”

    “这…前辈说笑了,我这灵体上当然是有鞭儿的,这一点和你们是一样的,只不过其本体化为一棵桑树而已。”白袍中年连忙说道。

    “让我摸摸看…”

    小响涎着脸,伸出咸龙手,在白袍中年身上掏了一会,笑道:“大人,他身上真的有鞭儿和蛋蛋的。”

    白袍中年囧得面色通红,浑身发抖,却是不敢反抗,面对这三个大能,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被摸一摸根本不算什么事。

    李运笑道:“你小子太多事了!我们神识一看就知道,你还摸他干什么?”

    “嘿嘿…”小响被大人说得讪笑不止。

    火焱手一招,就将白袍中年抓到身前,仔细检查起来,一边问道:“你这怪病发作是什么症状?”

    “前辈,那怪病一发作,我们就会全身抽搐,口吐白沫,身体血管浮现,似有什么怪物在其中穿梭…感觉身体精元大量流失,修为急剧下降!晚辈原先是尊者修为,到现在只有帅级前期,只怕再这样下去,很快就要成为废物了!”白袍中年长叹道。

    “什么?你原先竟然是一名尊者?”火焱震惊道。

    “是的!晚辈名叫白金,白金尊者的名号在我们天蚕族金钱子系也是鼎鼎有名的,只不过现在这一切都是过眼云烟…”白金长叹道。

    “我来看看!”

    李运拿出一个测试球,靠近白金身躯,果然,测试球一下子就变成黑色,让人大吃一惊!

    “咦?大人,这是怎么回事?!”火焱惊讶道。

    “他身上中了魂族的虫蛊,是瘟疫之症。”李运说道。

    “虫蛊?瘟疫?!”白金大惊失色,嘴巴张得大大的,可以塞进个黑金蛋。

    李运探出一缕神识,在白金体内略一搜寻,很快就抓出一只魂虫,封印在测试球中。

    “天哪!”白金惊叫一声,险险就要昏迷过去!

    眼睁睁地看着这只无比狰狞的虫子从自己体内被抓出来,不怕是不可能的。

    火焱面露异色,刚才自己在白金体内根本没有发现什么,但大人一出手,立刻就抓住原凶,这让他感到汗颜不止。自己好歹是一名老牌仙人,居然连一只小虫子都没发现,实在是说不过去。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魂虫现在的隐身能力极强,就连仙界的邋遢仙人杜林也没办法对付,更不要说是他了。

    李运暗自摇头,看来魂族已经渗透进了天蚕族,估计不用多久,这个族群就会出现大问题,说不定现在天蚕道人就已中招了。

    白金忽然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到李运面前,大声哭道:“公子,请一定要救救我!无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

    “这个…救你没有问题,不过…”

    “不过什么?!”

    “我这丹丸炼制也是需要成本的,你只要给我弄来药材原料,或是用天蚕丝来换都可以。”李运微笑道。

    “药材原料是什么?天蚕丝的话,由于我现在无法吐丝结茧,真的无法提供。”白金急道。

    “别急!我也没有说现在就要,你只要备着,以后遇到我给我就行了。”

    “原来如此,这绝对没问题!”

    “给,把它吞了吧!”李运拿出一粒新款镇魔丹。

    白金连忙接过,仔细端详,眼睛一亮,感觉这颗丹丸品相不凡,香气迷人,的确是上等丹丸无疑。只是,瘟疫无比厉害,光凭这一枚丹丸,真的能够治好吗?

    “公子,是不是还需要服用多枚丹丸才行?”白金狐疑道。

    “不用,这粒丹丸足以治好你的病了!不过,以后不要与其他族人有口液、血液和体液的交流,以免被他们重新感染上。”

    “什么?公子是说,我的瘟疫是被族人传播感染的?”

    “是否为你的族人感染倒是不一定,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就是如此。魂族已经侵入你们天蚕族,这一百多名感染者只是开始,随后感染面会越来越大,恐怕现在你们各个族群都已被感染上了。”

    “天哪!这可如何是好?!”白金脸色剧变。

    “放心,大多数人的瘟疫都只是潜伏而已,没到爆发的时候。你们这些爆发者可能是魂族的试验品,他们发现施放虫蛊有效以后,就不会再引爆它们了。”李运笑道。

    “可是,我们那些族人都有问题啊?!”白金惊叫道。

    “当然,一旦魂族大能到来,唤醒这些虫蛊,就可以控制你们天蚕族,成为他们的奴隶了!”李运点点头道。

    白金一听,整个人都吓得软瘫在地,瑟瑟发抖。

    这种情况光是听听都要让人毛骨悚然,没想到竟然就发生在天蚕族身上,这是他难以承受的可怕消息。

    火焱一旁也是听得极为震撼,没有想到魂族竟然有这样的阴谋,好在被李运发现了,而且李运手上貌似有可以克制虫蛊的丹丸,这难道是一种巧合?

    他立刻与李运暗中沟通起来,终于获知了魂族的整个阴谋,而且,还得知了麟族现在也被魂机殿侵入,爆发了虫蛊,不禁心急如焚!

    “大人,这可怎么办?”火焱急问。

    “放心,魂族的虫蛊已经被我攻克,只要过去就能治好。而且现在麟族还请了一个名医朱亨在治疗,听说还有些效果,不用着急!”李运安慰道。

    “原来如此。但那个朱亨怎么比得上大人?还是大人过去治疗让我放心一些。”

    “朱亨好歹是个名医,控制住瘟疫不成问题。我们还要去莽荒界嘛,回头再去麟域也不晚。”

    “那大人可一定要答应小奴了!”

    “好吧。”

    白金失神了一会后,清醒过来,狠狠地吞下丹丸,对他来说,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左右是死,不如相信这名大能公子再说。

    回头一看,发现李运三人已经走远,连忙追上去,说道:“请问公子高姓大名?以后要送什么药材给你?”

    “我叫流风。至于药材什么的就算了,我刚才也是随口说的。”

    “什么?不可不可,无功不受禄,我怎么可以白得你的丹丸?再说,这里还有一百多名族人,他们也都得了瘟疫,希望流公子能高抬贵手,救救他们!”白金大声道。

    “这…好,你把他们都叫过来吧。”

    李运一想不错,救这些人也是给吞天兜吃一顿大餐,何乐而不为?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