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仙韵传 >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莫耳的分析
    大酒楼,莫耳和拂丝盯着主看场这个场面,脸泛起了狐疑之色!

    “这家伙又在误导人了!”莫耳狠狠说道。手机端

    “你是说…卫姜?!”拂丝惊疑道。

    “不是他会是谁?!次根本不提平局,却说欧阳觉胜势已定,结果把所有人都害惨了!”

    “那现在…”

    “现在?你还没听出来吗?他刚才的话基本是说此盘不可能有平局,会分出胜负,但我们会相信他吗?”莫耳大声道。

    “这…万一这次他说的是真的呢?”拂丝担心地说道。

    “他害我们输得那么惨,你怎么还能相信他?难道不怕被他再推到坑里去?”莫耳哼道。

    “这么说,你是认为这第二盘也会出现平局?!”拂丝问道。

    “不错!从赌馆的角度来说,第一盘已经出现了平局,这在棋道对弈是极少会出现的,这赚了第一波!而第二盘人们无论如何不会相信能再出现平局,所以,只要卫姜稍一引导,绝大多数人都会往胜负去投注,而忽略了平局。但是,这恰恰是庄家与赌客之间的一种心理博弈,你认为不可能的,结果却偏偏出现了!”莫耳分析道。

    拂丝一听彻底愣住!

    平心而论,莫耳这一番分析极有道理,极有想象力,也极为大胆!

    不愧是在族号称“鬼才”的莫耳,才能有这般入木三分的见识!

    拂丝从心底里对莫耳真是无佩服…不过,她又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说道:“你刚才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卫姜作为仙界棋坛第一人,身份和地位无崇高,他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似乎他的声望向来很不错,得到许多人的真心爱戴…”

    “哼,你不会是被他给迷住了吧?”莫耳揶揄道。

    “胡说,怎么可能?!”拂丝一怔,连忙反驳道。

    “怎么不可能?看他的样子也是一副风流偍傥,仙风道骨的俊俏模样,不正是你喜欢的类型吗?”

    “当然…不是!”拂丝尖声叫道,脸有异样的红晕。

    “我不信,连梦夏仙子都被他迷住了,你却没有!”

    “你觉得扯这些有意思吗?赌局快要截止了吧?”拂丝转移话题。

    莫耳瞪了他一眼,说道:“好吧,那我来给你分析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象你们女子很容易被这些长得人模狗样,又多晶多石,高高在的家伙给吸引住,然后不可抑制地疯狂喜欢他们,什么不管他爱不爱我喜不喜欢我,只要我爱他我喜欢他足够了!喜欢是没有理由的!我是要娱乐至死!但是…”

    “但是什么?”

    “这只是他的表象而已,表象再好,也不能代表他的里子!相反,许多这样的人,往往都是骨子里坏透了的人,如…”

    “如什么?”

    “不说泛子珏,单说卫姜,你看他与梦夏仙子闹出那绯闻,你也不想想,这种事情是一个巴掌拍得响的吗?若不是他在梦夏仙子面前展现出道意满满的魅惑模样,以梦夏仙子的年轻美貌,会被他给吸引住?还跟他了床?!”莫耳讥讽道。

    “这…”拂丝一愣,脸色微变。

    “哼,我最痛恨的是这种人了,他明明跟人了床,却反过来不承认,还倒打一耙说是梦夏仙子勾引了他,把脏水泼在一个被他勾引床的年轻女子身,还显得他自己很委屈的样子,这样子想骗谁?!是雄性都不会被他这番话来蒙骗了!”莫耳狠狠道。

    拂丝听得目瞪口呆,看向正在讲解的卫姜,眼神也变得有些飘忽不定了,显然心也已起了疑心…

    “再说说他这次棋赛以来的表现,一开始他并没有出现,但在赌馆和仙机署遇到麻烦的时候,在主看场要陷入混乱的时候他出现了,一来压住了场面,由此可见他必定与元一早勾结在一起主持此次赌局,一见出了麻烦出来压阵!”莫耳分析道。

    “有道理!”拂丝赞同道。

    莫耳见拂丝赞同,得意道:“只要你从被他迷住的幻象走出来,再仔细观察他,能发现他的本来面目!你看看李运,他讲解棋局都是在赌局截止后再出来,而且从一开始言明他只针对棋招来讲解,不会去预测棋局的胜负,但是…”

    “但是卫姜却是什么时候都在讲解,而且还当众预测胜负,引导别人下注的方向!”拂丝大声说道。

    “正确!这是他们两人的区别!可以说,这场棋赛和赌局在灵界是没有人暗操控,但到了仙界,变了味道!因为加入了卫姜和泛子珏,以他们在仙界棋坛的地位,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想要引导别人投注简直是刻刻钟之事!”莫耳越说越兴奋。

    拂丝似乎已完全被他说服了,附和道:“不错,对他们来说,算讲错了,人们在他们的魅力影响下仍然会选择原谅他们,只要他们闭关一阵子,再出来又是一名德高望重之人了!”

    “不仅如此,丝妹想想这次赌局,简直是盛况空前,每一个赌局所聚拢的金额总数绝对是一个天数字,特别是最后这个三尊赛,连周围仙域的人都来了不少,他只需要在一两个赌局引导一下,能获得巨大的财富,这他经营那个未央宫不知要好赚多少倍!”莫耳咬牙切齿道。

    在第一盘的惨败让他对卫姜的人设完全粉碎了,现在看着他简直恨不得将他给撕碎,只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确实如此!光是第一盘,赌馆一方大发了…”拂丝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所以嘛,卫姜现在说这第二盘不可能出现平局,让人去投胜负,如果最后出来还是平局,那么无论是投谁胜,所有赌客又将血本无归,而赌馆又将大发一笔!其,必定有相当一部分是卫姜自己的收获!!!”莫耳盖棺定论道。

    拂丝听到这里,不由得连连点头,断然道:“好!那我们多投平局!”

    “多投平局?你的意思是我们还要投别的?”莫耳道。

    “是的!这次一定要吸取教训,不能全部投一个,既然我们原先已经打定主意要投两个选项,那将其一个定为平局,另一个再选择最有可能获胜之人!”拂丝点头道。

    “哎呀丝妹,你这样做我们是赚不了大钱的!投胜负的人多了以后,赔率不会太高,我们分了一半去胜负,输了全完了,胜了也估计赚不了一半来弥补另一个选项。”莫耳分析道。

    “这…你说呢?”拂丝一听,又有些犹豫了。

    “当然是全部投平局!!!这个赔率一定很高,说不定是数万,十几万倍的赔率!到时我们发了!”莫耳说得眼睛发光,整个人的气势都飙升来。

    拂丝有些懵圈,潜意识里她觉得这样是不行的,但棋赛这事情,谁又说得清呢?

    特别是有一盘的平局作证,使得她已完全丧失了自己的判断力。

    由于两人在棋道方面的造诣并不高,无法独立作出判断,所倚仗的只是硬件方面的优势,但在硬件方面完全被元一给锁住以后,他们很难再折腾出什么花样来了。

    因此,到了现在,他们也只能是通过听讲解来下注,否则连棋盘都看不清楚,还谈何参赌?

    “嘀—嘀—嘀—”赌局将要截止的提醒声音开始响了起来!

    莫耳和拂丝一惊,相对一视,重重点了下头!

    莫耳将绝大部分的赌注都投到了平局之,少部分则留着备用,以防万一。

    接下来只有祈祷了…

    当然,还有…李运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光幕!

    “大家好!相信最后一个赌局大家都已下好了注,心情应该也可以放松一下了吧?”李运微笑道。

    “没有!”场内之人异口同声道。

    “哦?我明白了,大家肯定是在焦急地等待结果,不如让我来分析一下…”李运笑道。

    “哈哈,运尊此言善矣!”

    “运尊快讲!这一盘到底谁胜谁负?会不会又是平局?”年伦大声说道。

    “不可能平局了!肯定是有胜有负!”青一旁立刻叫道。

    “那你认为胜的到底是谁?!你投了谁?!”

    “我投了…段冲!!!”青终于忍不住,大声叫道。

    “大仙真是有眼光啊!”讲棋堂的人族马附和起来,还有许多投了段冲的人也是大声附和着。

    “那我投的是…衡匡!!!”年伦也大声叫道。

    “大仙不愧是大仙,投我们衡尊不会有错的!”无尽藏马附和道,瑞兽瑞禽的许多人都附和起来。

    讲棋堂内神地出现了对立的两拨人,而带头人居然是两位仙人,这让人想想都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蕙仙子皱皱眉头,大声道:“大家别吵了!算赌赢了估计也没多少钱,你们的赌本早输光了,这次最多是毛毛雨,还不如听听运尊怎样分析呢!”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