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仙韵传 > 第五十三章 品酒会
    李运蹲下身子,伸出手仔细地抚摸着黑土,“小星,你看,这些土壤多肥沃!”

    “主人,不如我们在上面种些东西,看看如何?”

    “好主意!”

    想了想,李运在灵戒中找了一下,果然,发现了无良子收集的灵草种子这个类目。

    “灵谷、灵参、灵芝、金灵花、九瓣兰、红莲、灵蒿草…”

    李运兴致勃勃地每样都播种了一些,地方不大,很快就种完了。

    只留下了中间一小块地方让自己有个落脚点。

    “小星,我们呆了多久?”

    “一天。”

    “不会吧,我怎么感觉没过多久呢?”

    “你昏迷了快一天。”

    “原来如此,看来得回去了,不知道我们的星运酒如何了?”

    李运一想及此,不禁有点着急起来,没想到已经过去一天,说不定星运酒喝都没喝到,就被人抢走了。

    心中一想着要回去,人就被一股柔和的力道推托着,“刷”的一下送了出来。

    李运一个趔趄,有点天旋地转,好一会才恢复正常。

    “回来了?!”

    看看周围,还在自己的房间中,终于放心下来。

    正想出房间看看,忽然感觉有点不对。

    “小星,我们进玉石的时候是白天,在里面过了一天,现在应该是白天才对。怎么外面是深夜呢?”

    “主人,这个…好象是过去了半天!”

    “半天?!”

    “不错,玉石外面只过去了半天,所以现在是深夜。”

    “怎么会这样?你没有弄错吧?”

    “没有,玉石外面是半天,玉石内是一天。时间相差了一倍。”

    “晕…”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李运出神了好一会,忽然眼睛一亮,狂跳起来,“发了,发了!”

    “主人,你…你没事吧?”

    “小星,我们发了,发了!”

    “什么发了?!”

    “你看,玉石外面是半天,玉石内是一天,也就是说,如果我到玉石内修炼,那么就会比在外面多了一倍的修炼时间,这比别人是多大的优势?还有,里面种植的灵草,时间也比在外面种植要多一倍的生长时间…”

    “的确如此。看来这玉石还真是一个宝贝…”

    “不错,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储物空间,还能够吞噬废物,种植灵草,甚至连时间还能改变!真的是不可思议!”

    李运越想越激动,“哎,玉石呢?”

    “主人,它…跑到你脑海中了!居然和我抢地盘?!”小星愤怒地叫道。

    “什么?你们都以为不用交房租的啊…”

    李运内视脑海,发现玉石居然霸住脑海的核心位置,发出朦朦莹光,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难怪小星会如此愤怒。

    “主人,我抗议!”

    “你以为我能有什么办法?!忍忍吧…”李运无奈地说道。

    玉石的神奇让李运心中暗喜,不过,为了照顾小星的情绪,不得不好好地安抚了好一阵。

    物品整理任务基本完成,拿出上品玄石,开始打坐修炼。

    ……

    北昆山战场,一个多月前的硝烟早已散尽,空余满场的伤痕,触目惊心。

    此时却有一道人影,闪现出来。

    一身布衣上还有几个破洞,腰悬一个颇大葫芦,微胖的脸上红润无比,须发黑中带点白,正是那个在李运屋上神秘出现的老者。

    “想不到…无良子竟然在此殒落…”

    老者在战场上逡巡,观察着战斗痕迹,感受到当时的激烈战况。

    “奇怪,是谁把战场清理得如此干净?居然没有留下一具尸体?!”老者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良久,只见他手上突然闪现一张符纸,灵力在上面挥洒,竟然将战场的场景全部刻录在符纸中。

    随手一挥,符纸化作一道灵光,向远处闪没!

    他目视着符纸消失,忽然脸露笑容道:“该去尝尝那个什么星运酒了…呵呵!”

    ……

    李运的小院中,正在开一个品酒会。

    不过,品客只有四人,李运、杨维忠、杜青书和石云。

    “哈哈,公子,你看,这是我一早就从‘客来菜馆’订来的玄菜,肥鸡、鹅肝、熊掌、猴脑、鱼翅…”

    石云乐不可支地将“客来菜馆”送来的菜一一拿出来,摆满了桌面。

    “这还有呢,我让学院的厨房特地加了几个食盒,足够我们吃一天了!”杨维忠指着地上几个大食盒,笑眯眯地说道。

    “小弟我可是带了一张嘴来吃的,不过呢,这个青铜壶和这几个夜光杯却是品酒必备的良器,自然是不会忘记的!”杜青书打开一个箱子,把自己珍藏的玄器拿了出来。

    李运已经看花眼了,肚子早已咕咕叫,口水都吞了不少。

    “各位前辈,你们这样做可是给了我很大的压力呀,要是我的星运酒配不上这些佳肴和美器,看来,我只能在地上找条缝钻下去了!”

    “哈哈,公子,你就不必谦虚了,还是快快把酒缸打开,让我们好好品品。”杨维忠大笑道。

    “好,反正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我现在就拿来。”

    李运走到酒缸存放处,拿起一个来到酒桌旁。

    缓缓地揭开封条,露出一丝小缝。

    “嗯!”

    四人眼睛一亮,鼻子抽了抽。

    盖子终于完全移开,四人脸上闪现迷醉的神情,赶紧凑到酒缸前,低头细看。

    酒缸中的玄物已经不见,完全融入了酒液之中,酒液呈现出晶莹的绛红色,有如一块液体美玉,让人见之顿生爱惜之情!

    “哇!”

    四人大呼一声,整个趴到缸上,骨头酥软,脸都快遮住酒缸口了。

    “公子,快,快盛出来!”杜青书急道。

    “嘻嘻!快把青铜壶拿来。”

    “给!”

    李运把三人推开,盛了一壶酒,移过盖子重新盖住。

    “各位,品酒可得有酒品,要是牛饮的话,我可不答应。”李运一边说着,一边给每人面前高高的夜光杯斟了八分酒。

    果然是美器配美酒,夜光杯本身的微微莹光,衬托出星运酒的高贵大气,此时,酒香四逸,简直是妙不可言。

    “来!品!”

    李运举起酒杯,微微摇动,让酒中的融合物更加充分交融,使得酒中的气味分子瞬间激活,强烈地冲击着每个人的嗅觉和味蕾。

    细细地喝一小口,只觉满口醇香,舌头无比享受,香气随着酒液流入胃中,瞬间又散入经脉血管,一股热流刺激得每个人都有点轻飘飘起来!

    哇哈!

    四人一下子象是活过来一样,竟轻轻地摇摆,扭动身子,恰似是酒仙临世。

    “好酒!好酒哈!”

    哪里还品,马上一饮而尽!

    “好酒?这个词能形容星运酒吗?应该叫琼浆玉液!”杜青书大叫道。

    “正是正是!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喝?”杨维忠狂叫。

    石云拿起酒壶加满,“我不吊书袋子,只知道这是我喝过的最好的酒!来,干了!”

    四人一通狂饮,已经干掉了五壶,桌上的菜还没动呢。

    “主人,那名老者来了!”小星忽然提醒道。

    “在哪里?”

    “在…酒桌旁!”

    “啊?!”

    四人刚才狂饮,竟根本没有注意到,酒桌旁已多了一人,正是那布衣老者。

    他拿起酒壶,高高倒入口中,瞬间就喝完了。

    “嗯!”眼睛一亮。

    手一挥,酒盖子飞到一边,里面的酒如喷泉般高高飞起,灌入他的口中,肚子竟慢慢微涨,不过,很快又塌下去了。

    “哇!好酒啊,好酒!”老者摸着肚子,脸上露出迷醉的神情。

    “你!你是谁?!”杨维忠看得发呆,惊问道。

    “你…你竟敢偷喝我们的酒?!”杜青书大骂道。

    石云冲了过去,拳头带风,“石破天惊”。

    一道人影倒飞出去,趴在地上,五体一动不动。

    杨维忠和杜青书吓了一跳,“玄功社的社长石云,一招就被解决了?!”

    “且慢!”

    李运当然看出石云并没事,笑眯眯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大家既然都是好这杯中之物,不妨坐下来一起品酒,不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这…不错不错,老先生既是酒中之友,请都请不来呢,不妨与我们一起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来,请坐请坐!”杨维忠很快反应过来,大笑道。

    “啊哈,偷酒不算偷,想当年,我可没少偷过酒,老先生真有我的风采哈…”杜青书厚着脸皮说道。

    “好,痛快!今日老夫不请自来,想不到几位竟如此好客,那就一醉方休了!小子,起来!”

    地上的石云马上被凌空抓到酒桌旁,圆睁双眼,震骇无比地盯着老者。

    “干了!”老者又是一壶喝下。

    “天!这种喝法…”

    四人不甘落后,马上你一杯,我一杯,海喝起来。

    很快,一缸酒就喝完了,接着开第二缸…

    星运酒何等醇厚,何等厉害,没等第二缸喝完,酒劲就上来了,四人摇摇晃晃逐一倒下…

    老者一看,顿时眉开眼笑,一个人胡吃海喝,竟然把桌上所有佳肴一扫而空。

    手一挥,把十五缸星运酒的盖子打开,一拍腰间葫芦,口中念念有词,只见缸中之酒如水练般被吸入葫芦之中。

    看着剩下的几缸酒,有点恋恋不舍,但还是忍住了没拿。

    “星运酒…惨了,喝过这酒,其它酒我可是喝不入口了,怎么办?!”

    转头看向李运,“这小子绝顶机灵,居然还能酿出如此好酒,不如…”

    ……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