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仙韵传 > 第五十五章 海冬青
    帝都北面的一条官道,甚是宽阔,两旁的树木高高耸立,挡住了风沙的侵袭。

    此时,却有一队龙角马急速穿过,后面扬起一条长长的沙龙。

    马上的将士均是全副武装,皮黑肉劲,眼神坚毅,显然都是久经沙场之人。

    将士们簇拥着一名男子,却衣饰奢华,保养得白白胖胖,留着短小的络腮胡,眼睛可以眯成一条线。

    马队经过一阵急驰,来到了帝都西部一座豪华的宫殿前停了下来,在众将士的护拥下,男子快步进入。

    一名金袍男子正在宫中独坐,神情有些郁闷,“想不到,那个古墓宝藏竟是天机阁出了乌龙,纯属空穴来风,害得我损失了如此多的人马!真正是气死我也!”

    “报!五殿下到!”

    “哦?!快请!”

    金袍男子正是天龙帝国的大殿下龙魁,听到五弟来访,马上迎接出来。

    白胖男子是五殿下龙文,今日亲自带卫队前来龙魁宫中,自然是非同寻常。

    “大哥,想煞小弟也!”

    “哈哈!今日什么风把五弟给吹过来啦?!”

    “没事就不能来看大哥吗?”

    “哎,咱兄弟情深,哪能这样?就应该多来往才对。来,坐,我们好好聊聊。”

    龙魁赶紧招呼龙文落座,吩咐下奴看茶。

    龙文喝着茶,闲聊几句,神色却有些异常,这一切均落在龙魁眼中。

    “五弟,我看你神色匆匆,不象是真的来大哥这里喝茶聊天的吧?”

    “这…好吧,大哥,我也不拐弯抹角,不知你可知道有关国师的消息?”

    “国师?!据我手下大师古立全所说,国师前不久在北昆山战场大显神威,解救了许多被妖蜂围攻的武者。古立全和乐杰他们也是蒙国师所救,才得以脱身!我正想着等国师带三弟回来时,该如何感谢他呢。”龙魁说道。

    龙文听完,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大哥,你有所不知,国师…已经殒落了!”

    “什么?!殒落?!这…不可能!”龙魁闻言一惊站起,断然说道。

    “我刚听到此消息时,也是不敢相信。但是,传出这消息的却是十分可靠之人。”龙文说道。

    “哦!是什么人传出来的?”

    “小弟有一手下,原先是清元门的仙侍,在那期间,她与清元门中一位仙师关系甚好。前不久,那位仙师来到帝都,与她欢好时透露了这个消息。据说,国师的殒落地点正是在北昆山战场,此消息是清元门无忧峰的无忧子师叔亲自勘察现场后传回宗门来的。”

    “竟然是这样!看来还真是有可能了。”

    “大哥,不是有可能,而是百分百。因为,国师的魂灯在清元门中已经灭掉了。”

    “什么?!魂灯竟已熄灭啦?!”龙魁的嘴巴张成了一个大圈。

    在清元门中,每个修为达到筑基期以上的修士,都会在宗门内留下一盏魂灯,如果他在外面殒落了,就会自动熄灭。

    龙魁对此很了解,听到龙文此言,终于可以肯定国师的确是殒落了。

    龙文点点头,笑道:“没有国师,以后我们倒是可以放心修炼那个了。”

    龙魁含笑点头。

    “不知五弟告知大哥这个消息,有何用意?”

    “大哥,你不是说正等着国师带三哥回帝都吗?”龙文淡淡地说道。

    “这…如今国师既已殒落,我自然不会再去白费心思了。手头上还有大把事情做呢。”

    “哎,大哥你想想,如今国师不在,三哥自然是独自回帝都了…”

    “你是说…”龙魁眼睛一亮。

    龙文抬起右手,狠狠地做了一个下斩的手势!

    “这…”龙魁脸色剧烈变幻着。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三哥历来与我们作对,在父皇面前他也是最得宠的。此次离开他的老巢,又刚好从北昆山铩羽而归,没有多少人手在身旁,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龙文冷冷说道。

    “这…哼,有道理!这样的机会如果错过,连上天都会惩罚我们。五弟,你可知他现在的行踪?”

    “这一点,恐怕大哥比我更了解吧。”

    “嗯…你说得对,我倒是接到了手下平南侯的快报,他们已经从听潮城出发返回帝都了,按照其行进速度,半个月内可以到达。”

    “好!到时我们在帝都之外选个伏击地点,两军合围,让他插翅难飞!”

    “好!”龙魁恶狠狠地吼道。

    ……

    三殿下一行人驰骋在原野上,有如一条长龙。

    恰逢冰雪开封,初春来临,原野上芳草萋萋,朝露团团,马儿迎着云霞如风飞蹄。

    李运还是首次出远门,对周围的一切都极感兴趣,心情愉快无比。

    “父亲,那天上飞着的是什么鸟?”李运极目远眺,指着上空一只盘旋飞翔的鸟儿大声问道。

    “那是…海冬青!是玄鹰的一种!”李威看了看道。

    “好俊的鸟儿,要是有一只就好了!”

    “运儿,这种海冬青是可以驯养的,天龙帝国的军队就驯养了大批海冬青,可以作为观察和引路的作用。你要是喜欢,到了帝都跟三殿下要一只不成问题。”李威笑道。

    “什么?!作为观察和引路之用?!”李运愕然道。

    “是的,军队就是靠它们来发现敌踪的。一旦它们发现敌踪,就会作出各种不同的飞行姿态,军队就可以据此来判断出敌踪。”

    “父亲,上面这只海冬青,已经跟了我们这支队伍三天了…”

    “三天?!你确定?!”

    “确定,我从三天前就发现它了。它一直在我们上空盘旋着。”

    “这…难道有什么人要对我们不利?”李威思索着。

    “不错!而且,恐怕还是帝都军中之人。”李运判断道。

    “不好!能调动帝都军中的海冬青之人,必是军中高层将领,如果他们想对我们下手的话,恐怕…”

    “恐怕目标不是我们,而是三殿下!”李运说道。

    “有道理!我们马上赶到前队去。”

    “好!”

    ……

    原野一处开满野花之处,三殿下的队伍在此驻扎,摆出了一个圆形的防御阵型,以防不测。

    三殿下紧盯着高空那个小黑点,正不断盘旋的海冬青,脸色有点铁青。

    “殿下,不错,这种海冬青正是军中驯养的。”叶广凝神观看片刻,肯定地说道。

    “哼,如果不是李公子发现…”

    “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周海叹道。

    龙浩命下属拿出一张地图,和众人一起仔细观看着。

    “此去帝都,还有三天的时间,他们会在何处发难呢?”龙浩沉吟着。

    “殿下,如是由我谋划这次的袭击行动,我应该会选择在龙爪山。”周海看着地图说道。

    “这是为何?”

    “此处是进入帝都的咽喉要塞,两边是高耸的崖壁,有大量可供隐藏的山石,只有中间一条鱼肠小道通过,是伏击的黄金地点。”周海解释道。

    “不错…”

    众人均是点头赞同。

    “此处离龙爪山约两日的行程,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周海道。

    一旁的叶广沉吟道:“殿下,问题在于,对方既敢调动军力来对付我们,可见其必杀的决心。相比之下,我方力量太弱,还带有大量小童,即便对方不伏击,也能轻松将我们灭了!”

    “不错,如果我们呆在此处不动,没有进入对方的伏击圈,恐怕对方两日后会率军杀将过来,我们将面临极大的危险。”周海赞同道。

    “如此,计将安出?”龙浩问道。

    众人沉默。

    叶广和周海也是微微摇头,这个形势已经很紧急了,一步走错,也许就万劫不复。

    龙浩脸上有点失望,环视众人,眼光忽然落在李运身上,心念暗转,“以李运在听潮城之役中的神奇表现,也许…”

    “李公子,不知你对此有何看法?”龙浩问道。

    李运刚才一直在听,对眼前的形势已经有所了解。不急于表态自然是因为人小言微,何况现场还有两大先天强者,想着应该不用自己出面才对。

    不料龙浩竟找上了自己,倒是颇有些意外。

    三王府的人看到龙浩向李运求计,都有些惊讶,只有听潮城各大家族的人毫无意外。

    李运想了想,问道:“叶老,不知这种海冬青,是由什么人具体在遥控的?”

    “海冬青只认一个主人,所以,一般都是一人掌控一只。”叶老答道。

    “这个主人,在多远的范围内可以看到海冬青作出的各种姿态信息?”

    “约为半日的范围内。”

    “这么说来,现在这只海冬青的主人,应该就在我们前面约半日的距离内?”

    “不错!可能性极大!”叶老眼中精芒一闪。

    “假如我们杀了这个主人,这只海冬青会作出何种反应?而军中之人又在多长时间内能发现这个事情?”李运问道。

    “以海冬青的野性,它会自己返回自然,不会重回军中。军中负责之人大约在一日之内就能发觉。”叶老思索道。

    “好!假设事实已经如此,那么我们有没有其它道路可以进入帝都,包括其它隐秘的山间小道在内?”

    “从这里到帝都,只有这一条官道。也许会有其它的小道,但时间太紧,很难找出来。”

    叶老摇摇头,看看其他王府中的其他人,均是微微摇头,看来都不知道有别的道路可以进入帝都。

    ……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