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仙韵传 > 第五十六章 解局
    “那么,假如殿下现在飞鸽传书,三王府何时能调集军队来接应呢?”李运问道。

    “大约两日,与我们到龙爪山的时间刚好相仿。也许会相差几个时辰,到时,估计一场大战不可避免!不过,对方的兵力不好估计。”叶广沉吟道。

    “好!既然如此,我有一个计划,可能相对冒险一些。”李运说道。

    “李公子请讲!”龙浩眼中精芒一闪,急道。

    “首先,请叶老赶到前方,将这只海冬青的主人灭掉。”

    叶广点点头。

    “其次,马上飞鸽传书王府,即刻调军到龙爪山方向与我们会合。我们则开始急行,提前半日,最好是在夜晚时分赶到龙爪山附近,找个安全的地方隐藏起来。要注意把来时的痕迹清除掉。”

    众人凝神细听。

    “在军中之人发现海冬清失踪之后,必定在一日后率军追杀出来,此时我们必须马上通过龙爪山,以最快的速度与王府过来的军队会合,以防伏军返程追杀过来。嗯…我的计划基本上就是如此。”李运说道。

    龙浩越听眼睛越亮,频频点头。

    “好!就依李公子之计立刻行事!”龙浩充满信心地说道。

    众人马上行动起来。

    叶广骑着龙角马急驰先去。周海则放飞了一只信鸽。

    其他人纷纷给龙角马的马蹄加上厚厚的布条,避免出现行进蹄印。

    全队开拔,紧急向前飞驰。

    几个时辰后,却与叶广在路上会合,果然,叶广手上提着一个人头,微笑着向李运点点头。

    众人看那天空的海冬青,只见它盘旋一会后,竟朝一处山崖狠狠撞去,跌落身死!

    这一幕给了所有人深深地震撼。

    夜幕降临,队伍在远离龙爪山的一处嶙峋的山石后悄悄隐蔽起来,此处离龙爪山约半日的距离,刚好可以观察到官道上的动静。

    众人马上调息的调息,喂马的喂马,养精蓄锐。

    第二天傍晚时分,忽然,帝都方向的官道上马蹄声急骤响起,只见一队军士全副武装,向外驰去!

    略估其人数,约有三千名!

    “大殿下的紫卫营?!”叶广狠狠地说道。

    “哼…”三殿下龙浩脸色阴沉如水。

    众人有点心惊胆颤地注视着这支军队消失在视野之中。

    “走!”三殿下起身一挥手道。

    “且慢!”李运忽然说道。

    “李公子,为何?!”

    “再等等。”

    “再等等?!”

    “不错,也许这队军马还不是全部的军马,而且,万一龙爪山上还有伏兵,我们等天黑后再通过会安全许多。”李运缓缓说道。

    “有道理!”三殿下赞道。

    事情果然被李运料中,隔了一会,又有一队三千人的军士从官道上飞驰而去。

    “五殿下的蓝卫营?!”周海惊骇地说道。

    “哼…”龙浩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

    众人都以崇拜的眼神注视着李运,“要不是他,这次可真悬了!”

    天很快黑了下来,众人已养精蓄锐良久,此时振奋精神,向龙爪山快速进发。

    “请叶老和周老,带上精锐将士,先行到龙爪山查看,如还有埋伏,必得先斩其弓箭手!”

    “是!”

    叶广和周海已是心悦诚服,立刻带上早已挑选出来的精锐将士,趁着夜色,疯狂驰去。

    等到李运等人赶到龙爪山时,却发现叶广和周海均在此等候,原来这里的埋伏绝大部分已撤离,只有几支小队在此瞭望,被他们轻松解决了。

    “走!”

    三殿下一挥手,带领所有人向帝都方向狂风般冲去。

    ……

    砰!

    砰砰!

    桌子上所有的器具被砸烂在地。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大殿下龙魁怒吼着,台下众人脸色发白,有的竟连裤子都湿了。

    “三千人!不,六千人!竟然连几百人都搞不定,真是废物!废物!”龙魁有点声嘶力竭。

    谋士时昌苦着脸,背都弯了。

    此次行动由他策划,本以为周详严密,不料到头来却出了大漏子,海冬青失踪,他马上意识到情况有变,于是率军追杀三殿下队伍,但是,在意识到上当后,回军已来不及了。

    “殿下息怒,都是微臣一时失察,中了他们调虎离山之计。”时昌颤声道。

    “你!哼!废物!”

    龙魁大吼一声,甩袖离去。

    在五殿下龙文府中,背身听完部下回报后,龙文仰天长叹一声:“看来,龙浩这小子命不该绝啊…”

    ……

    帝都东南,有一座占地宽广的府宅,外表看红砖碧瓦,装饰朴素简洁,门口有两只龙形石雕作为镇宅之兽。

    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这里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宅院,但在帝都混得久的人,都知道能够以石龙作为镇宅之兽的,唯有帝国的皇家宅府。

    不错,这里正是三殿下龙浩的三王府。

    美食美酒,美舞美乐,美人美影…

    今晚走进这里,会发现王府中到处透露出一股喜气。

    府中的乐伎舞女,载歌载舞,庆祝主人安全归来,同时,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今晚,龙浩把众人邀到一处,在大殿中举行庆功大会。众人神情愉悦,畅快欢谈,疲劳已完全抛之脑后。

    三殿下举起手中的酒杯,与众人把酒言欢,享受这一刻来之不易的快乐!

    李运感受着这个快乐的氛围,倒也其乐融融。

    “主人,其实你当时不必献出计策,此局也有人解。”小星忽然说道。

    “哦?!你是说…杨谦?!”

    “不错!正是杨谦。假如你没有发现那只海东青,队伍必定陷入龙爪山的伏击圈中,到得那时,杨谦为了保住自己进入清元门的这条途径,定会出手相助。以他修真之士的身份,要灭掉那两支伏军,恐怕不用费太大力气。”

    “你说的不错。不过,以当时的形势,我不可能当场揭穿他的修士身份,另外,在清元门的入门详介上记载,作为一名修士,是不能在凡界随意出手的,否则,必伤天和。所以,杨谦不一定会出手消灭这六千人。”李运分析道。

    “这…确实如此,不过,假如真的出现这种情况,杨谦会作何选择呢?”

    “对于他来说,如果不怕有违伤和,自然是帮着我们灭掉这六千军士。否则,他要么救出龙浩回府,立下大功,要么是放弃龙浩,转投大殿下或五殿下。说不定,他还会提着龙浩的头去邀功。”

    “这…极有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我们将全军覆没!看来,主人你当时献策是对的。”

    “不错,虽然我当时没有想到这么多,但现在细细分析来看,此事还真是惊险万分!”李运庆幸道。

    “主人,你不会有事,有玉石保护着呢。”

    “虽然如此,但我们这些家族成员呢?我可不想让他们进入玉石,被他们发现玉石的秘密。而且,经过此变故的话,以后在清元门见到杨谦,必定会被他视为眼中之钉,欲除之而后快!”

    “哎,现在看来和杨谦混在一起,还真是比较麻烦。”小星叹道。

    正交谈着,却见杨谦举着酒杯走了过来,笑眯眯道:“小弟敬李兄一杯!此次如无李兄之高绝才智,恐怕小弟也不可能在此了。”

    “嘻嘻!杨兄名字中有个谦字,说话也真的是太谦虚了。我想,要是殿下不是问我,而是问你的话,恐怕你也能够解决当时的危局吧?”李运嘻笑道。

    “这怎么可能?!小弟除了出力之外,象这种动脑子之事,还真的不是我的长项,哪里能想出李兄如此的妙策呢?”

    “杨兄如此说,真是折煞我也。来,干了!”李运一饮而尽。

    “我到现在才确定,传闻中的听潮城之战必定是你统率完成的。想不到,竟有人能在如此小之年龄,作出如此大之功绩,天下之大,天才之多…还真是不可小觑!”杨谦叹道。

    “嘻嘻,杨兄乃天之骄子,更兼具天人之貌,他日的功绩,不知要比小弟多出几许?!”

    “彼此彼此…”

    两人互相吹捧着,就象两只小狐狸,各怀心事。

    ……

    好不容易摆脱了杨谦,李运刚坐下来,忽然感到脑海中的玉石有些异样。

    “小星,玉石为何躁动不安?”

    “主人,我也觉得奇怪呢,它现在很不安分,好象很想出去的样子。”

    “这…”

    李运马上对玉石进行一番安抚,一边感应着周围,发现并无太大异常。

    “主人,你看那杨谦,似乎正匆匆出去!”小星说道。

    李运抬头看去,果然,杨谦神色有点异样,正离席悄悄而去。

    “莫非玉石的异样与杨谦有关?”李运心中暗惊。

    “主人,如果与杨谦有关,那么刚才一起喝酒时,玉石就该出现异样了,但是,它却是在杨谦离开后才躁动,可见,与杨谦本人并无太大关系。”

    “不错,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李运稍感心安。

    不过,玉石的不安分似乎越来越强烈,他快安抚不住了。

    “不好,我必须也赶快出去,否则,在这里的话,迟早要出事。”

    李运马上和李威说了一下,悄悄地离开宫殿。

    走出宫殿,李运正想去寻找杨谦的下落,不料,灵光一闪,整个人被玉石吸入黑洞之中,消失不见。

    ……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