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仙韵传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翠香盛宴(四)
    签筒居然毫无反应,让法严感到丢了面子。

    他拿起签筒,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难道是有人暗中出招?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丢脸?!

    法严忽然想到这个可能性极大,寺中之人明争暗斗,勾心斗角,出这种事情就象喝水一样正常。

    虽然他是智清座下第一禅尊,但其他师弟也都不是吃素的,一个个都是天才,不是天才也不可能被智清收拢到门下。

    在卜算之道这方面有天才的师弟就有好几个,而且就在现场,比如法果、法崩、法图…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让桃花仙子发出的灵力消失于无形!

    法严感受到了危机感,作为智清门下第一禅尊,他必须过了这一关,把这些师弟的挑衅给强压下去,否则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但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桃花仙子发出的灵力消弭掉绝非易事,就是法严自己,也觉得难度极大,到底是哪一位师弟呢?

    他神识一扫,已经将可能出手的同门师弟都尽览眼底,却见这些人均是脸色沉静,目不斜视,对他出丑的场面均是不屑一顾!

    法严心头微乱,很明显,这些师弟表面上不闻不问,实则心底里肯定是在看笑话,他的脸面确实有点挂不住了。

    暗自咬咬牙,沉声道:“仙子,这签筒卜算并非适合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人。现在你是问流风,如果是由他自己来抽签最合适不过,但此人并没有在贫僧面前,因此你是代他求签,不灵也是正常的。依贫僧所见,不如用卜字的方式更为妥当!”

    他的解释极为合理自然,为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来,同时又找了一个台阶上去。

    “卜字?是要小女子写一个字吗?”桃花仙子娇声道。

    “不错。你此时想写什么字,就写什么字,待贫僧为你解一解。”

    “那就…写一个‘酒’字吧,刚才小添…添酒道人不就说这酒就是流风自己酿的么?”桃花仙子略一思索,说道。

    “酒?”法严不动声色,却是心念电转。

    从一个字展开去卜算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并非易事,除了有冥冥之中一线天机的提示之外,其中自然还有许多卜算的门道。

    比如,从年纪、面相、肤色、毛发、气色、神态、衣着、语气、语境…等等方面去判断一个人,以法严的修为和能力,如果流风真的就在他眼前,相信他肯定能看出不少问题。

    但现在流风并没有在他面前,无法从这些门道上去做出判断,可以说,法严给自己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

    当然,这是他想压住底下这些师弟而选择的一个方法。

    只有这样,方显他的道行深厚!

    在大人面前,在众师弟面前,法严对自己是够狠的!

    此时,他早已从卜字之道上去探寻天机关于这个酒字与流风的关系,却发现天机根本没有反应,心中顿时一沉!

    “怎么回事?这种事情还从未遇到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等等…难道流风此人与玄灵世界的天机并不契合?”法严极为冷静地思考着。

    “不可能!这种事情发生的机率太低,低到自己卜算这么多年都未曾遇见过!”法严思索着。

    “再试试…实在不行,就祭献寿元!!!”

    法严调动灵力,疯狂地探索着天机…

    在外人看来,此时的法严面色微凝,口中念念有词,正在默想着,手中的禅珠正在缓缓流动…

    智清禅仙半眯的双眼忽然精光一闪,发现法严的手在剧抖,连禅珠流动的速度都稍显紊乱,脸上不禁现出一丝异色!

    在他看来,法严能力极高,道行极深,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想不到今天在卜算一个小金丹流风的事情上遇到了难题,这显然有点不正常。

    事出怪异必有妖!

    智清刚才已对流风产生好奇,现在更加有了兴趣,他神识微微扩散,已经悄无声息地突破翠香宫阵法的封锁,向后厨方向探去!

    法严忽然感到喉咙一甜,一股腥味从体内涌起,差点就要喷出口去,好在反应极快,立刻停止搜寻天机,并将这股腥甜之血强行又吞了下去。

    脸色微微一白,不过,他本身就是白白胖胖,倒也看不大出来。

    现在他已经有了强烈的危机感,这个流风不简单,连天机都探测不出来,要知道,他刚才已经祭献了自己一年的寿元,却连流风一根毛都没探到,还伤得气血逆行,差点吐血!

    一名禅尊祭献一年寿元是非同小可之事,这得吃许多延寿药物才能补得回来。

    法严对这个流风已经产生恨意,没想到害得老子要吐血,居然还无功而返。

    他果断放弃探测天机,改由其他门道来解字。

    “酒…”

    “酒的确与流风相关性极大,而且刚才的谈论还涉及到流风所烤制的鸡,均为道肴,能创制两种道肴的小金丹,购买天枭尾羽,林中救人,与添酒道人相遇赠酒赠鸡…”

    宴会上得到的许多信息在法严脑海中快速掠过,再加上他刚才探测天机未果的经历,法严似乎一下子想通了不少事情。

    略一沉吟,终于睁开双眼,对桃花仙子说道:“仙子所说的‘酒’字,的确是应验在流风身上!”

    “什么?!”桃花仙子感到有些不淡定了。

    她没有见过流风,虽然现在对他有些好奇,但先前已被添酒道人这样一名美中年所迷,恨不得马上与他辗转悱恻,缠绵厮磨,然而,被法严一说,心中也有些凌乱不堪!

    难道自己一名尊者,会与一名小金丹有什么故事发生不成?

    “仙子且看这个‘酒’字,左边为水,右边为酉,酒乃水之精华,酉则为鸡,酒与鸡合而为一,同时指向能制作出此酒与黑金烤鸡的流风!”法严稍微解释道。

    “是哦!”

    场中响起一片轻呼声,个个有恍然之色。

    桃花仙子别的字不说,偏说一个‘酒’字,而酒恰好就是酒与鸡的合体,正如法严所说,酒字正好对应流风!

    此时,就连殿中其他禅修也都有些骚动,个个侧目看向法严,显然对这位门中大哥表示一丝敬意。

    法严感受到这股氛围,心中微微得意,怎么样?本大哥出手,向无虚发!

    他接着说道:“至于流风此人是什么人,由于贫僧未见其本人,但从这个酒字为基础说开去,流风这个人可不是一个金丹这么简单!”

    “哦?请大师明示!”桃花仙子连忙说道。

    “鸡乃为禽,鸣禽翔于水天,意在高远!此人实乃人中凤凰,却难以驾驭也!”法严叹道。

    “人中凤凰?!”桃花仙子妙目一亮,泛起了桃花眼。

    “不错,一名小金丹,却能酿造出如此佳酿,烤制出如此烤鸡,其中生机之韵极深,可见流风早已入道,而且入的还是生机之道!这样的道意无论在哪一界都是极为难得,发展潜力无限!在很多人眼里,他是一道美味可口的佳肴,谁都想吃上一口,增增生机,所以,这样的人虽好,却也最是难以驾驭!如果仙子的姻缘真的应验在他身上,只怕此生是有些麻烦了!”法严说道。

    “这…不知大师有何指引,能让小女子得偿夙愿?!”

    桃花仙子脸皮够厚,说话简直没有什么顾忌,旁边不少人都忍不住嬉笑起来…

    “姐姐,你不会真的动心了吧?”

    “姐姐,你的桃花眼好红哦!”

    “妹妹,没听大师讲吗?流风虽好,却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不如让给姐姐我如何?”

    “桃花,你还是找找小添吧,流风这么小,这么嫩,说不定还是个雏,你怎么下得了手呢?!”

    “就是就是…”

    百巧仙子、绣花仙子等女子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此时七嘴八舌,煽动着殿中的情愫,惹得对面那些禅修也一个个有些脸红了!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禅修们心中默默念诵着。

    桃花仙子横了这些姐妹一眼,嗔道:“吵什么吵?你们个个浪得可以呀,竟敢在众位大师面前如此放浪形骸?!平时的衿持都到哪里去了?小妹我虽然命属桃花,却是一个纯情女子,好不容易问到姻缘,请大师解惑,怎么样也要问个究竟对不对?!对不对?!!!”

    翠香仙子“噗嗤”一声笑道:“桃花今日发情,大家就不要取笑她了,不如看法严大师是怎么说的。”

    “嘻嘻,不错,桃花妹子发情可不容易,烦请大师为她解惑吧!”绣花仙子娇笑道。

    众人都看向法严。

    法严脸露一丝得意的笑,却显得高深莫测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也!但既然仙子今日已问到如此地步,贫僧不妨提示一下,仙子若想能驾驭流风,当然也要从酒字上入手!”

    这个说法还真是极为高明,从酒字开始,又从酒字结束,隼卯结合,完美无缺!

    至于该如何从酒字上入手去驾驭流风,自然需要桃花仙子自己去斟酌了。

    “哗!!!”

    殿中顿时又响起一片喝彩声,各种阿腴奉承之言绵绵不绝,把法严捧得高高的…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