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青春禁岛 > 第367章 老子真是遇得到啊
    当下,我带着绳子,来到洞道的出口处,向右边看了看,

    大约五米之外,岩石上生着一棵碗口粗的松树,应该长得结实,我看了看之后,一回头,居然袁竞平来到我的身后,

    她说:“你疯了吗,那么远的一棵树,你敢去,不怕失足下去摔死你啊,”

    我说人生随时都有失足时,关键是看你怎么把自己平安着陆,不用担心我,我死不了,

    话音落,我他妈就飞出去了,身后,那娘们惊叫了一声,声音老大了,在上面的深谷里回荡起来,

    可她声音还没落,我人已经抱住大松树了,手上还有攀登手套,抱得相当稳当,我就吊在那三百多米的高空,回头一看,那娘们儿一脸惊愕,还右手捂唇,站在风中,三点突兀,乱发飞扬,身材还真他妈的美不胜收,

    我淡淡一笑,说你疯了啊,叫什么叫,吓得我快撒尿了,差点没抓住,

    她脸色突然一愣,骂道:“你滚,吓死人了,你怎么不摔死呢,”

    我嘿嘿一笑,右手在松树上吊着,左手拿起身上的绳子,将之二折,挂在树根处,然后吊着绳子,下去近五米的样子,看看左边三米多外有一棵岩柏,便扯着绳子荡了荡,轻松荡了过去,

    这过程还是很惊险的,我根本就不看底下,而袁竞平恐高呢,趴在洞道口,就在那里看,随着我的荡秋千不住的啊啊惊叫,

    我在柏树上,扯回了绳子,抬头大声道:“你啊什么啊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在享受和谐生活呢,”

    “小流氓,你就是个十足的混蛋,你摔下去死了算了吧,”她骂我,然后缩回头去,不看我了,

    我懒得管她了,先下去要紧,就靠着那根自己打的?花绳子,和崖壁上一棵又棵生得零零落落的大树,我险之又险地一路下行,

    不时抬头,那娘们儿还是在上面趴着,在看我怎么下去,每当惊险时,她叫得不行,那声音真让人感觉她是在享受生活交流,我还怀疑呢,就她那趴着的样子,冰冷的岩石会不会让凶也有不适感呢,

    十多分钟后,我终于到了山谷里,平安着陆,途中,真是拉得好几棵崖树都爆根了,差点就断了的样子,

    到了山谷里时,刚刚一抬头,袁竞平就在上方大叫道:“你个疯子啊,你真的下去了,赶紧出去吧,叫部队来救我啊,只需要部队,”

    我哈哈大笑,大声回道:“我不是说过吗,我会平安着陆的,你就在那里好好呆着、冷着吧,咱先去了,”

    然后,我看了一下,她所在的位置,上方一百米的样子,便是山峰顶了,要是部队来了,是完全可以救她的,

    我不再逗留,肚子里饿得慌了,赶紧顺着山溪出谷,那一出去,妈的,到处是树林、草坡,看不到人家,但这也难不到我了,只要顺着小溪走,总会找到河流,最终找到人家的,

    我就那么行走,走了近一个小时,终于到达了一个我自己都感觉意外的地方——天意谷,大概说来,我们是从天意谷南边打洞逃出来的,

    就在天意谷外,服务区里灯火辉煌,让我有种回到人间的美好感觉,我那么只穿着一条内库,出现在人们的眼里,都当我是疯子似的,脸也好多天没洗了,

    我才不管这些目光,赶紧找了一部电话,拨打到袁伯的手机上,袁伯接到我的电话,相当震惊,他说:“冬子,你不是和双庆什么珠宝公司老总爬了天意谷漂流源头之后消失了吗,我们真是全市出动啊,公安、消防、驻军都在找你们啊,云梯架起来,到那里几乎把河都翻了个底朝天啊,你们去哪里了,现在还好吗,”

    我心里有一丝的悲哀,说:“袁伯,这事情真是为难你们了,你应该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太他妈压人了,”

    他呵呵一笑,笑声都显得有些苦涩,说能怎么办啊,姚家的媳妇,那是又红又正的接班人一样,我们这些人也只能跟着跑断腿,也不能有什么怨言的,

    我道:“袁伯,辛苦你了,回头再叙这事情吧,反正我也是受够了她那臭脾气了,九死一生总算是活出来了,你马上联系驻军,叫他们派人出来营救那女人吧,要带上很长的云梯,至少需要百多米的长度,马上赶到天意谷服务区来找我就行了,”

    袁伯说:“我们需要过来一趟吗,”

    我说不必了,她只要驻军过来,

    袁伯叹了口气,说行吧,冬子,如果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联系我,

    我说应该也没什么困难了,对了,上一次我差点有机会干掉楼展,可惜我当时情况紧急,无能为力了,金花妹的仇,只能以后找机会再报了,

    他说:“冬子,不必遗憾了,你能做到这一点,袁伯已经很高兴了,依然谢谢你,就这样吧,我马上联系驻军前往,你保重,”

    随后,挂掉电话,我背着包,就在服务区花了四百块,搞了两套旅游纪念服装,一套穿我身上,跟个古代巴人一样,也真他妈搞笑,另一套呢,自然是给袁竞平准备的,然后,我就一阵狠吃东西,顺便在那里等着部队的到来,

    不到二十分钟,人家就到了,显然,那是驻邻水县城的武装力量,他们有五辆军车到来,看样子是来了三个排的力量,伟大的人民子弟兵啊,反应真是快速,我要歌颂他们,

    一名少校军官见到了我,然后向我了解情况,我将情况说明之后,马上带着他们一行人,拿起云梯、支桩、锤子什么的,往我们脱困之处行去,

    星夜行军,这些家伙真的体力惊人,我吃饱了,跑起来也累,但也算是能跟上他们的步伐,

    没多久,我们到达袁竞平所在的那座山峰顶上,我在上面大吼着:“袁总,我带人来了,你怎么样,”

    下面百多米处,果然传来了她的声音:“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快来救我啊,快来救我啊……”

    这声音饥渴无比,都带哭腔了,

    人家驻军少校当即判断方位,叫人打桩,赶紧放云梯下去,他还吼声如雷,说请首长夫人放心,我们马上下去救你,请您耐心等待,服装和食物也会送下去的,

    然后,袁竞平没有声音了,我耳朵敏锐,还居然听到了她的哭泣声,这娘们儿,一定是觉得自己这些天受的委屈太大了,想发泄一下,

    不多时,两名身强力壮的战士带着我买的那种巴人服装、水和食物便顺着云梯下去了,我则和其他人在上面等着,那少校还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说朋友你的体力不错啊,跟咱军人差不多了,

    我淡淡一笑,暗说就你们,跟我的速度、体力相比,还左一大截呢,但嘴上却是谦虚道:“不能和人民子弟兵比了,我这也是尽力了,”

    可他却看着我,说朋友你这身姿相当挺拔,一股彪悍冷峻气性,也是部队出身吧,或者是我们哪个部队的战友吧,

    呵呵,就我的身姿来说,那是我爸按军姿训练过的,也就成了习惯了,其实感觉还是不错的,

    我淡笑道:“少校同志,我不是什么军人,只不过以前上学的时候,军训过,”

    他呵呵一笑,说那军训还是蛮有成果的呢,

    我说还不错吧,主要是教官要求得严格,对于我是往死了训,这我倒是说的是真话,因为我爸对我就是那么训练的,

    他哈哈道:“挺好挺好,严格出男人,朋友今年多大了,”

    我冒了两个字:十六,

    他惊了,连带的战士们也惊呆了,都是不相信的样子,但我说真的是十六,不敢欺瞒的,

    他感慨道:“不简单啊小少年,十六岁有这等体力和速度,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夏冬,

    他又是一惊,然后脸色有些严肃道:“哦,原来你就是夏冬,”

    我点点头,说正是,他没什么反应,拍拍我肩膀,说好好休息一下吧,辛苦了,然后,他走到一边去了,似乎在打电话,他打完电话之后,就没再理我了,

    我知道这是有情况,但也无所谓的,就在旁边坐着,抽烟,休息,

    半个小时后,袁竞平在下面换了衣物,吃得饱饱的,然后被两名战士给带了上来,原本以为这娘们儿一上来还会对我客套的说声谢谢呢,谁知她一指我,喝道:“这个小王八蛋居然想非礼我,给我不惜一切代价抓起来,”

    “我艹,袁竞平,你个贱人,你他妈别血口喷人好不好,老子救了你几次了,你自己不知道吗,你现在居然他妈的恩将仇报,老子……”老子真是遇得到啊,简直被气得真的要爆了,心性再也淡定不下去,狂吼了起来,

    谁知我没吼完,那少校带着所有的战士发动起来,向我围扑了过来,他只吼了两个字:“拿下,”

    大爷的,这是逼老子拼命了是吧,

看过《青春禁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