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青春禁岛 > 第465章 一个漂亮的小女孩
    在我们的身边,躺着的是横七竖八的精锐,但阿丹他们也是不同程度的轻伤,并不是很要紧。我倒是没事,一点皮外伤也没有,高原的苦训实在是效果相当之好。

    我就挡在楼梯口,看着下面那些拿着棒子不敢冲上来的保安们,心头思索着对策。身后,阿丹他们赶紧收拾一下伤口,然后刘宇奇在我身边有些焦急的低道:“老板,这怎么办?”

    是的,这个行动之时,都叫我老板,不叫冬哥的,我还没作好跟许凌锋决一死战的准备。

    我扫了大家一眼,马上叫钟远和程秀过来,守住楼梯口。楼下的那些保安个个狠脸色,有人还对我们冷笑道:“你们完蛋了,乖乖的摘下头罩,露出真容,可免一死。”

    我则回头一脚踹开了高晓东的房门,那豪华的帐篷圆形房子里,居然……

    床上有丝被,显得有点凌乱,床上却空无一人。我看到了一双小孩子的粉色拖鞋还在床边上,还暗想着高晓东这个混蛋会不会对小女孩……

    我把房间里的柜子都查了一遍,依旧找不到高晓东的身影。这他妈就奇怪了,这里有窗户,但高晓东的样子所有人都记得,他不可能逃出来,但他确实是消失了。而且,这里也没有什么楼梯通往楼顶,他会逃去哪里?

    难不成这家伙会遁地?我脑子里闪出这么一个念头,突然明白了什么,马上低头找了找。

    果然,就在床头那边的角落里,地板上有一道很合纹的活动地门。我将之揭开,一道木扶梯就在眼前,直通一楼,还是旋转的,有些陡,我看不到一楼客厅的情况,但感觉灯光下人影闪动很多,估计剩下的都是所有的安保力量吧?

    我算是明白了,高晓东逃过了一劫,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当场,我回头来,把阿丹和刘宇奇叫过来。两人一看那地门口和扶梯,顿时就气炸了。

    但我阻止了他们发出什么声音,而是对他们密语道:“马上从这里下去,杀出去,开两部车,给我出山,到最险要的地方把车子搞坏,撞树、岩石都可以,最好是造出路面堵塞,让山外的救援人员赶不进来。搞定之后,抄近路回车里等。”

    两人点点头,马上就顺着扶梯往下。而我回头对程秀、钟远吼道:“你们五个,给我往下面杀!准备撤!”

    话音落,程秀他们朝楼底下杀去,打得一伙保安纷纷后退。

    而我也从地门扶梯上杀下去,紧随阿丹和刘宇奇身后,一下去,那里客厅里保安足有三十多人,吓得不行,根本不敢惹我们。我们有多厉害,他们自然是领教了的。

    阿丹和刘宇奇迅速往停车场奔去了,而我守住了大门处,狂吼道:“都不许动,我不会为难你们,就连报了警的,我也会放过,但谁要乱动谁死。”

    楼上,钟远和程秀他们也杀下来了,我想了想,叫钟远和程秀也跟阿丹、刘宇奇去,剩下的三个人吴剑豪、朱小天、严成旭就跟我一前一后堵住那些保安,叫他们动都不敢动。

    我扫了一眼那些保安,便指着其中一个,说:“你就是外保队长吧?告诉我,高晓东在哪里?”

    那家伙果然是队长,但却说:“对不起,我不会出卖我的老板。”

    吴剑豪冲上去就是两个大嘴巴子,刷刷两脚,打得丫的趴在地上,居然还嚎着:“我不会出卖我的老板的!”

    朱小天提着一把家伙,一下子扎在那家伙大腿上,顿时……

    朱小天冷道:“再不说,就不是这么轻松了。”

    那家伙马上就招了,说高晓东跑大宅左边的地下室去了,那时有精钢门,一锁,外面的人就进不去了。

    我冷笑一声,说你以为他躲在地下室里,老子没有办法吗?

    回头看了看,那时的阿丹、刘宇奇、钟远和程秀都开车出了大门了,阿丹最牛,居然开了一辆货厢车,冲在最前面。嘿嘿,这下子够那些来救援的力量喝一壶的了。

    然后,我把那保安头子带上,让他把我们带到那边地下室处。果然那里是精钢大铁门,里面锁得死死的,一推,还纹丝不动。

    吴剑豪说:“老板,这怎么办?”

    我淡道:“既然是地下室,那就没有窗子,但里面的人必须换气。去吧,给我找到通风口,然后给我去停车场给我搞些汽油来,从通风口里灌进去,然后老子就把这里给烧了炸了。吴剑豪,你是学建筑设计的,这种地方的通风口,找起来不难吧?”

    “老板,没问题,看我的。”吴剑豪提到专业上的问题,还是相当兴奋,马上跑开了。

    而朱小天和严成旭呢,马上齐声道:“老板,我们找油去!”

    在我的身边,那保安队长吓得一脸煞白,居然拼命的打着精钢门,吼道:“老板啊,我不是故意的啊,是他们逼的啊!你快出来吧,不能在里面被烧死啊,快出来吧,投降吧,我们惹不起他们呀!”

    但很显然,那门太厚,他拍得要老命了,门纹丝不动;他吼是声嘶力竭,估计高晓东在里面也听不见。

    没多大一会儿,吴剑豪冲了回来,对我认真的说:“老板,通风口在楼顶上。还挺大,两尺见方,不过为防雨水漏下去,口子采用了弯拐设计。”

    我说弯拐是什么材料?

    他说是红砖。

    我说找锤子,给我砸了。

    吴剑豪马上说老板不用了,我用脚都踹开完了,现在楼顶就是一个洞。

    我很满意,看了看那边,朱小天和严成旭成一人提了一小桶油过来。我对吴剑豪一努嘴,他马上引着朱小天和严成旭上楼顶去了。

    我呢,看着那保安队长,点起了烟,说:“来吧,我们就在这里,静静的等你的老板出来吧?”

    他连忙哀求我,说放过他吧,一会儿大腿的血要流完了,会死人的,他上有老下有小。

    我懒得听他说什么,一挥手,说你去吧去吧,处理伤口去吧!

    他转身就跑,哪像是大腿受伤了呢?对于这种人,我也不想嘲笑他了。当然,朱小天出手还是有轻重的,因为我教他们的时候,是让他们好好记住人体血管动、静二脉分布的。就朱小天刚刚那一下,根本无伤大碍的。能做到这一点,才算是我的真正精锐。

    好了,我就一个人在那里抽烟,等着高晓东自己给我出来。

    我的烟还只抽了一半,身边的精钢大门就缓缓的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高高大大,只穿着一条内库,三十四五的样子,长发凌乱,还有点英挺的味道,却是一脸的沮丧。

    他的长发上居然有些汽油,一身都有油味儿,估计是被淋了头了。

    不过,他的怀里却抱着了岁的小女孩子,吓得浑身不停的哆嗦。这个小女孩,穿着红裙子,看都不敢看我。她很漂亮,脸儿白嫩无比,五官精致极了,一对小白腿修长又漂亮,跟个瓷娃娃似的。

    我深吸了一口烟,摘下了头罩,淡道:“高帮主,当年我弄不死你和楼展,你们也弄不死我,但很幸运,今天我们终于见面了。谢谢你能这么合作,否则我就成了纵火犯了。当然,我希望你活着,跟我走。这个小女孩很漂亮,你可真会玩。”

    他惊怔了,转眼怒视着我,声音有些沙哑,说:“你竟然是夏冬!不要侮辱我的女儿,这是我的亲生女儿。你如果要我,我跟你走就行了,但请放过我的女儿,她还是个哑巴啊!”

    说着,他的眼泪都出来了,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孩子啊啊的哭了起来,伤心极了,抱紧了他的脖子。

    他抚着孩子的背,不住的宽抚着:“妞妞别怕,爸爸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外面有jc叔叔,他们会来救我们的。”

    看到这情况,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揪,不禁叹道:“高晓东,你真是个罪人!你也知道你是父亲啊?袁全不是父亲吗?你们当年为何那般禽兽不如?袁金花当时比你女儿又大几岁呢?”

    ...

看过《青春禁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