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青春禁岛 > 第715章 不愧是冬子的
    洗过澡后,确实也是饿得慌了。我们一起出门,门外早有四个保镖在那里等候着了。

    保镖们给黛尔打招呼,呼总裁,对我打招呼就是点点头,很正式的笑了笑,看不出亲近与否,只是一种客套。

    我没在乎这些,带着黛尔去了宾馆的包间,那里我都算是熟悉了,只是好久没有去过了。在包间里点了一些四川地方特色的菜系,和黛尔、保镖们一起吃。

    地方菜味道不错,就是有一盘菜辣得四个保镖眼泪都出来了,摇头甩舌的,满头大汗,嗷嗷乱叫,为午餐还增添了一些欢乐,让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显得亲近了些。黛尔见那菜比较辣,根本是尝都不敢尝。

    饭后,黛尔说要去看大熊猫,问我是否能随行,她有旅行社开车过来的。

    但我对黛尔说要回果城老家去一趟,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只怕不能陪她了。等我忙完事情之后,一定与她联系。

    黛尔并不是个粘人的女人,像她这样的有能力的大总裁,真的不是普通女人。她很理解我,说重要的事情自然重要,希望我能办好事情就行。

    我表示一定办好事情,然后联系她,争取陪她在四川到处走走、看一看。

    她要叫车送我,我却说到了这里来,不用叫车,有人来接我的。

    当场,我给黄礼春打了电话,叫他派车过来接我。

    黄礼春知道我回成都来了,自然也是兴奋得不行,亲自驾着一辆奔驰s600来接我。

    就在宾馆大门处,这家伙接到了我。我与黛尔拥抱告别,惊呆了不少酒店的房客和黄礼春。

    坐上车后,黄礼春说冬哥啊,你可真行啊,连那么漂亮性感的洋妞都搞定了?

    我笑笑,暗里说你不懂啊,这里面好多事呢!表面上,我还是说国际友人嘛,我们的目光要放长远,不能局限于国内。随即问起他在成都的发展情况,关心一下他的现状。

    黄礼春给我一五一十汇报,听得我也是很满意的。这家伙,确实也撑起了华冬集团在酒店、餐饮业务这一块的一片天。有飞翔时代的成功经验,他打造了华冬酒店餐饮连锁这个品牌。

    目前看起来,黄礼春在西南片区投资开发了二十家三星级的华冬快捷酒店,酒店配套着精尖的私房菜系,主要与旅行社挂钩,生意也不愁,收入也很可观。也难怪这家伙现在开上相当豪华的大奔了,因为他的工作突出,年薪不菲,值这个价了。

    想想当初,他也就一个帮旱冰场看场子的混混,混到现在这样的总经理,的确也是个奇迹。

    说起现状,他对我自是感激不尽。我却说不必感谢什么了,这一切与黄总个人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好好干吧,让华冬快捷酒店与高级私房菜先走向全国吧!

    他邀请我去他家里作客,我说不必了,送我去成都东站,我坐动车回果城去一趟。他说要开车送我回去,我说你赶紧滚回去做你的工作,什么都别耽误,老子不讲这一套。

    黄礼春知道我的脾气,笑了笑,乖乖的把我送到成都东站去。反正,他说冬哥就是快人快语、心地善良,跟着冬哥干事业,就是有信心、有干劲。

    到站后,他从随身的包里取了一张金钻卡,记了一下上面的卡号,然后交给我。

    我看了那张有华冬集团字样的酒店贵宾卡,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笑着说:“冬哥,我回去把这张卡号设置一下,以后在咱这西南片区,未来在全国片区,凡是这张卡的持卡人,都将无限消费。咱的酒店虽然是三星的,但真不比四星的差。你是大主人,自然有权利享受这个。”

    我微笑道:“你这家伙还挺有心。这样吧,华冬集团功臣,都这样子办吧!”

    他说:“上个月整个酒店集团成立时,都给所有的元老办了。现在就只有你的还没有发放到位。就是卡遗失了,记住这个0000008的卡号也可以,记得是六个零哈!”

    我一笑:“嗯,那行吧,我收下了。你回去吧!”

    “嗯,冬哥再见。有空来成都,咱们好好聚聚。”

    黄礼春驱车返回后,我没着急买票,而是先给凌叔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内容是:梅花竹枝标记出自东京,速查刺青大师春上桑弘。

    信息发完,我才去买动车票。没走两步,凌叔的信息回过来:你小子哪里来的线索?

    我回了信息:凌叔,相信我吗?

    他回道:说个铲铲,老子还能不信你吗,马上就派那边的线人去查!(铲铲,咱大四川的方言,大意相当于“锤子、鸡毛”之类)当然,国a总局在rb有线人间谍,这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我笑了,凌叔跟我父子俩是四川老乡,和父亲的关系也很铁,所以,虽然我成了这样,他依旧和我显得亲切。

    我买了票,一个小时后上车,一个半小时后到达果城火车站。

    出了车站,我打了个车直接回华冬集团员工小区。

    回到小区后,自然受到了所有人的欢迎。我也听龙立奇说起过,被绑的人质回来了一个,是陈可以的一个女人马伊琳,现在在陈家养着胎,孩子都六个月了。

    我确实也没想到,那枚杨上京的碎玉,换回来的是陈可以的女人,原本以为是我的孩子夏卫生,因为他只是个六岁的孩子。

    龙立奇给我转达的情况,是这样的:某一天,在某一个马伊琳也不知道的地下空间里,有一个戴着银灰面具的男子说,可以有一个人质离开,返回果城了,请人质们商量一下,放谁回去。

    当时,陈可以的两个女人以及金素波她们,一致都认为卫生是个孩子,他不应该生活在封闭的没有自由的地方,应该回到我的身边,而她们相信,我一定会让她们平安回来的。

    可谁知卫生这家伙坚决不同意,说不行,他是男人,要让女人先走,特别是马伊琳阿姨和齐冰阿姨,她们肚子里都有小宝宝了,更应该回去,得到更好的照顾,而他不怕,他要留在那里,陪着妈妈、姥姥和阿姨们,要和大家一起回去,爸爸一定会去救大家的!

    一个六岁多的孩子,他能说出这番话,让我欣慰无比。这是我儿子我的种,从小就这么有牺牲和奉献精神。

    龙立奇说这些的时候,旁边阿丹他们也是很感慨。龙立奇说当马伊琳回来说起这些的时候,大家都感动落泪,陈可以含着泪说:这真是冬子兄弟的种啊!

    我听罢也欣慰的笑了,说按我儿子的想法,下一次,我应该赎的是陈可以的女人齐冰了。

    龙立奇、阿丹等人不解,问我是怎么赎回马伊琳的。

    我当然不能说碎玉之事,只是说绑匪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凶残无道,我和他们达成了协议,人质一定会渐次放回来的,当然,我要满足他一些条件,这是我的事,大家不用担心,我会努力到底的。

    当天晚上,陈可以和马伊琳还来看我,和我们大家聚个会。杨三妹和罗勋也来了。

    陈可以和马伊琳见到我,就特么跟朝鲜人民见到三胖子一样,直接就哭了。我还笑骂他们,别整得那么感动人,好好生活,特别是要好好养胎,才对得起我儿子卫生。同时,我也表示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将所有人尽快赎回来。

    我也问起马伊琳,她是通过什么途径回来的,因为我也想找点线索,要是找到了关押的地方,也好想想办法。

    但马伊琳说,迷迷糊糊睡了一觉,醒来后就出现在双庆一家快客连锁酒店后门处,在一辆报废的轿车里。那地方是个偏僻巷子,监控也没有。

    陈可以说他爸也带人过去查了,没查到开轿车的人最后去哪里了,对方做事相当隐秘的。

    我也知道麻凡的手段不一般,也就暂时放弃了寻找关押地点的想法,只能全力收集碎玉吧!

    聚会的时候,还说起杨上京死了,众人也是拍手称快的节奏,我却心里暗自明白,这老头子是让我气死的。若不是他生前靠着女儿蔡绣春傍上了姜家,只怕现在会很惨。但好人命不长,坏人千年在,杨家依旧不倒呢!

    在果城逗留数日之后,我才再次联系黛尔,得知她已因为家族急事回法国了,让人有些失望。

    随即,我便一个人动身前往西安。虽然黑衣七煞和黑衣天使都与我隔离了起来,但我的征程不会改变的。黑狐,这个寒锋堂在国内的代言人,也是到了和他好好算算帐的时候了。

    孤身一人,单兵上路,我的征途依旧,永不停步……

看过《青春禁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