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青春禁岛 > 第719章 报仇不分时间场合
    到了浴室里,我冷道:“贱人,既然你什么也不知道,又是寒锋堂的一个头目,作恶多端;与我仇恨深深,当年差点以毒品谋了我的命,现在我也就给你个痛快吧!老子这些年手底下有过多少亡魂,你大概也有所耳闻,那多你一个也不多。”

    当菜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何露也就怂了。人嘛,谁都想活命的。要不然像那些被宣布死刑而且立即执行的,也不会痛哭流涕,深深忏悔,有的吓晕,有的直接吓死。

    像何露这种,掌管着很大的物业公司,法拉利开着,正是过滋润日子的时候,怎么可能舍得放弃?寒锋堂发展到海外了,亚洲范围内也就剩下她和爱家物业了,她更是受许凌锋器重不是?怎么可能不想活?

    她脸色都吓变了,拼命大叫道:“夏冬,别别别啊,别啊!你放过我吧,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你很厉害,我要伺候你,拼了老命伺候你啊!”

    贱人慌了,眼泪都出来了。

    我道:“黑狐杜学平到底在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啊!他在美国,一直在,再也不会回来了啊!寒锋堂在国内,就我这一个代言人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呀!”她哭叫了起来。

    我点点头,菜刀不收,依旧架着,冷道:“邹馨那个贱人呢?她又在哪里?老子很怀念她装处的功夫!”

    何露连忙说:“她在昆明,在昆明!”

    “她在那边干什么?”

    “那里有爱家物业在云南最大的分公司,她分管那里。”

    我点点头,道:“好,你现在打电话,叫这贱人马上赶到西安来。别给她提供什么暗号之类的,要是她不来,老子就宰了你!”

    “是是是,把我放了吧,我打电话。”

    我这才解了她身上的绑,道:“去吧,打电话,免提。”

    然后,我陪着她来到外面,她却往另一个卧室走去。我喝道:“干什么去?”

    她说:“我穿衣服裤子去。”

    我冷道:“不用了。你这种贱人,用得着吗?”

    她愣了一下,只得委屈的到客厅里去。那时,李幽城还在房间里响动很大,我都听到一个保姆在疯了一样的声音。她也听见了,脸上还红了红。

    我看着她什么也没有的样子,心里还是热,菜刀一下子拍在她后墩子上,喝道:“赶紧的打电话,红什么脸?你还有羞耻之心吗?”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得坐在沙发上,拿起了手机。

    我往她旁边一坐,说:“等一等!”

    “又怎么了?”

    我把自己暴露出来,说:“坐我身上,吃下去,再打电话。”

    她看了我那被狗咬过的天赋异禀一眼,然后说:“你也真无耻。”

    我菜刀一挥:“少他妈废话!”

    她只得坐在我身上,生吞,然后才用手机免提给邹馨打电话。

    我看见了,她电话上的邹馨有个头像的,这贱人长得还是那么漂亮,神情居然还他妈纯纯的。

    其实我也真是佩服许凌锋和寒锋堂,能把成员邹馨培养成那种纯劲儿,真是不错。邹馨这样的女人,真的也不能以表象度之,否则就是个极大的错误。

    很快,邹馨的电话接通了,声音还很动听:“妈,什么事?”

    “你马上到西安来一趟吧!美国来人了。”何露撒起了谎。

    “美国来人?莫不是杜学平那个色鬼回来了?”

    “这个你别管,马上买张机票过来。”

    “嗯,我马上收拾去机场。妈,派车来接我吧!”

    “行,我叫人开车到机场接你。航班信息及时通知我!”

    “嗯……”

    何露挂掉了电话,低头看了我一眼。

    我将她的手机拿下来,甩到沙发那边,然后狠狠交流起来。

    这贱人没有办法,只能合作愉快,还他妈上了两次天。其间,邹馨还来信息了,说飞机将在下午四点半到达咸阳机场。

    她累得要死了,我还精神抖擞,让她在卧室里吃了白玉汤,然后陪我泡个澡,然后再滚去给我做饭。

    我收拾一下子,就在厨房监督着她做饭。没一会儿,李幽城将那两个保姆也叫出来,两个保姆脸色红润,非常迷人。

    李幽城还问我:冬子,这两个妞不错,要不要去尝尝,我来盯着。

    我说:“算了,肚子饿了,让她们一起做饭吃了再说。”

    三个女人被我们折腾得也真累,但还是只能去做饭。那时候,邹馨也看到了李幽城的真实面目,也惊呆了,但也只能认命。

    不到半个小时,四菜一汤上桌子,味道还不错。我还夸了一下何露,说:“何姨啊,当初你就是个贤惠的女人,做饭给我们吃,味道好极了。现在看来,厨艺没有退化,还有更大的进步啊,谢谢啦!来来来,吃吃吃……”

    何露一脸的郁闷,带着两个保姆坐下来,陪着我们吃饭,没一个敢开口说什么。

    只不过,何露吃着饭,突然惊叫一声,低头往下看,然后给我告状:“李幽城蹬我下面。”

    城哥呢,淡淡笑,就看着她,一副很无耻的样子。

    我更淡然的看了何露一眼,夹了一筷子菜,说:“告状干什么?别说蹬,就算是城哥要艹,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懂不?”

    说完,我一口吃了菜,慢慢的嚼了起来。

    何露很无语,不敢再说什么了。

    饭后,都三点了。眼看着还有一小时,邹馨的航班就要降落在咸阳机场了。我让城哥就在家里呆着,好好陪陪三个女人,我则拿了何露的法拉利跑车钥匙下楼去了。

    城哥很兴奋,对着三个女人说,走吧,去大卧室里,好好陪我午休一下。同时,他还对我说:“冬子,不要分什么场合地点,想报仇,任何地方都可以。天黑的时候带着邹馨回来,咱们一起吃个团圆晚饭。”

    何露和两个保姆很无奈,只得陪李幽城去。何露还说:“原以为你们都是正人君子,哪知道是一样的无耻。”

    我冷道:“我们无耻吗?都是让你们给逼的。贱人,落老子哥俩手里,有你们好受的,哼哼!”

    我下了楼,开着法拉利,一路拉轰,牛比闪闪往机场而去。半路上,我还想了想,停了车,去买了一束巨大的鲜花放在车上。我想给邹馨一个惊喜嘛!

    当我车子到了咸阳机场的时候,停下来,抱起花,朝着国内到达的出口那边走去。呵呵,就这状态,引得多少人注目,自然也少不了有些人觉得我也太装逼了,跑车、鲜花,有钱土豪把妹的招。

    看看时间,邹馨的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

    我在出口处耐心的等了二十分钟的样子,便看见邹馨拖着一个精致的旅行箱出来了。这贱人波浪黄发,高档的雪白大衣,漂亮的脸孔上一派纯然的味道,简直吸引了现场很多男男女女的注意,更多的男人双眼里都燃烧着发了情一样的火焰。

    我朝着她走去,故意让花挡了我的脸。她也看到了我抱着的花,眼里还流露出些许的异彩之感,然后径自出来,四处张望着。

    当然,我化妆上了胡子,也戴了墨镜,她是认不出我的。

    我迅速到了她的跟前,低声道:“邹馨小姐,我是何总派来接你的,花送给你。”

    邹馨看了我一眼,接过花,很开心的样子,说:“谢谢,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我笑了笑,说:“我是新来的,邹馨小姐,上车吧,何总的车在那边等你!”

    说着,我指了指那边的法拉利。

    邹馨自然认得她妈的车,点点头,捧着花,在人们的注目中,和我一起走向了跑车。当然,我帮她拖了旅行箱。

    哼哼,接下来……

看过《青春禁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