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游戏竞技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千五百七十八章 扯蛋
    ****************************************************************************************

    炎炎沙漠,磨盘大小的火红太阳,炙烤着连绵起伏的金色沙丘,遥望远处,却又是碧波万里的大海,水光之色,氤氲如雾。手机端

    水和火,干热与湿润,截然相反之物却被摆在了同一副画框,同一处大地之,这也是西部王国难得的美景之一。

    正如此时,充斥着这片空间的两种能量。

    一是煌煌圣光,神圣不可侵犯,连那高高悬挂在头顶空的磨盘太阳,光芒也要被之完全掩盖,显得暗淡。

    一是暗红烈焰,充斥着最纯粹的毁灭气息,似在宣告,在“无”的面前,万物平等,一切皆笼罩在暗淡而火红的焰光之,等待审判。

    一光一暗,一正一邪,截然相反的两股力量,将空间分割成两块泾渭分明之地,犹如黑白两军对垒,不过那暗光似占据更大一片空间,约莫六成左右。

    漆黑暗红的光芒,一头参天而立,面目狰狞的布偶熊,宛若那一座拔地而起的巨大山峦,背负着一条……呃,巨大的新鲜鲑鱼。

    若不是那气势无法作假,这造型还真很容易让人噗嗤一声笑出来,十分劲只能使八分,到也算一种战略武器。

    充满毁灭性气息的布偶熊对面,是宛若救世主一样,四翼尽展的天使,无穷的生命光辉和神圣光彩自他身散发,一切罪恶都匍匐在他的光芒下明悟和忏悔,得到宽恕和净化,恍如圣人之姿,让其形象和威势不对面顶天立地的布偶熊差分毫。

    沐浴在神圣光芒之的乌格尔,声音也变得往昔更加威严,浩大:“真是难以想象,这样的力量会出现在吴凡阁下身,如若不是亲眼见识,或许会被误以为是地狱一族已经入侵到天堂也说不定。”

    哦嚯,这算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么?我可不认为天堂没有调查过自己,知道自己掌握着什么样的力量。

    好的意思,即便不通过语言,依赖着世界之力的传达,也能清晰传递给对方。

    【那么乌格尔大人如何认为?如何看待我这份力量?】

    “其他族人的想法我并不清楚,我个人而言,哪怕是充满邪恶的力量,只要不是用来滥杀无辜,且行正义之举,那便足以称一声同伴。”

    哦哦,这话我爱听,不愧是五爷座下的三大副手,行事风格是不一样,不过其委婉之色我到也听出来了——尽管乌格尔能接受我拥有这样的,类似三魔神的力量,但并不代表其他天使可以,所以还是少当着天使的面使出cosplay熊的力量为好。

    “况且,吴凡阁下不是还有另外一种力量吗?一个人身掌握着光与暗,圣与邪,生与灭,这种出自吟游诗人口的迹能力,即便是细数末日之战至今的史典,也无法找到,或许,阁下正是这个世界所期盼的救世主,我衷心期盼着阁下能给所有战争画一道休止符,让更多人能够享受到和平与幸福。”

    这份热忱肺腑之词,即便是我也为之动容,给乌格尔贴了一道老好人的新标签。

    “那么,能够为救世主,为这个世界尽一份力,我乌格尔自当是义不容辞,吴凡阁下,让我看看自次一别,你到底成长到什么程度了吧,事先说明,我在神圣之泉疗伤的这段时间,可是有不小的感悟,白银时代的回归,也让我感受到了更多神圣的恩惠,若是以第一次见面的实力作为判断,可是会吃亏的。”

    【但愿能够让你吃惊。】

    乌格尔这番话,更是让我燃起了战意,如果是之前那个败给了英灵聚合体的乌格尔,回忆起他当初表现出来的实力,说实话,我还是蛮自信的。

    “这也是我希望看到的结果。”乌格尔言毕,圣洁的白光爆发出现,形成一道道光之屏障,天地瞬间放出成了圣光的囚笼,然而,这些圣光屏障却没有逼压而来。

    这防御架势……是想先看看自己的实力?

    正好,在暗黑大陆找不到可以酣畅一战的力量,可以在这里倾泻出来。

    cosplay熊发出一声撼天怒吼,熊掌瞬间化作一团灭世陨石,狠狠朝着前方的圣光屏障拍打过去。

    试探?不存在的,先吃我一记六重焰拳!

    作为自己最拿手的技能,在六重技巧的加持下,焰拳的恐怖威力得到了完全释放,熊熊烈焰化作火海一样吞没眼前一切,沙漠瞬间晶化,大海即刻干涸,铺天盖地的毁灭暗焰,覆盖了方圆十里,以暴雨洪流之势,势不可挡的朝着眼前的圣光做出猛烈冲击。

    不说威力,说其范围,已经不逊色于环境魔法了,所以说到了四翼境界,算之前再怎么专注单体攻击一百年,通过世界力量的共鸣融合,随随便便一击也能打出群攻效果,根本不需要特地去练习。

    如何将庞大的力量凝聚起来,发挥出更大的点伤,才是四翼要一直研究的课题。

    在和五爷见面之前,我尽管知道四翼要走的道路是这条,但是路在何方,是一直走还是需要不断拐弯,却没有人告诉我,必须自己摸索,见了五爷后,明白力量凝聚的本质,不是单纯的思考如何去压缩,竟然和世界力量的掌控度有关,这条道路的轮廓,立刻浮现出来,又原本一步一步,蜗牛般的摸石过河,变成了快走。

    这种明悟,这种进步,在仅仅一天过后的今天,能感受出几分,在放弃了刻意的效率低下的力量压缩,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对世界力量的领悟,融合与掌控后,那种感觉,如同原本一直顶在前面,让自己难以前进寸步的一根弹簧,忽然间变成了海绵。

    力量的凝聚,水到渠成,让我产生了挥手间能将这片空间打碎的美妙幻觉。

    眼前的圣光屏障?抱歉,只不过是一片片脆弱的玻璃罢了,看我的破城槌面前,跟一张纸没有任何区别。

    本该是这样,然而在我震惊的目光,凶焰滔天的六重焰拳,在乍一接触对方的圣光屏障时,的确是势如破竹,但随即传来的,仿佛熔浆扑灭在冰层的滋滋滋声,让我顿感不妙。

    这是六重焰拳的威力被消磨的声响。

    若是说六重焰拳的威力,犹如泼墨,铺天盖地,势不可挡,那乌格尔布下的层层屏障,如同张张白纸,不仅仅是阻挡着泼墨的前进,还让本来拧成一团的墨水,沿着纸张迅速扩散开来。

    不断消磨,不断分解,哪怕是一张张脆弱的纸,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最终,六重焰拳竟然没能走完一半路程,被完全化解了。

    这怎么可能?

    纵使知道自己早早立下flag,一记六重焰拳估计奈何不了乌格尔,但如此轻易被化解,还是让我接受不能。

    论实力,也是五爷最新提出的基数+掌握度的新理论体系,我应该乌格尔要强一些,从刚才毁灭之力占据风更是可以直观的看出来。

    论攻击,重击技巧虽然到了四翼境界,已经有些过气了,性价有所降低,但是凭借着cosplay熊强悍的体质,六重焰拳挥出,威力足以再一个台阶。

    也是说,自己四翼初阶的境界,拥有着四翼阶的战斗力,而作为自身绝技的六重焰拳,更是拥有着四翼高阶的威力。

    然而,这等威力,在战斗力若自己一筹的,只不过是四翼阶境界的乌格尔面前,竟然连近身都办不到。

    看着神色平静,仿佛对这样的结果早有所料的乌格尔,我内心忍不住吐槽。

    老大,到底是谁才是主角啊?!

    “吴凡阁下的实力确实我强许多,刚才那样的强大攻击,更是令人忍不住赞叹,佩服。”乌格尔不急不缓的声音,再次自对面响起,尽职尽责的履行着四翼前辈的教导职责。

    所以我喜欢天使陪练,而不是巨龙,若对面换成是一头巨龙,见自己连它的防御都破不开,早嘲讽全开,然后冲来把我揍到生活不能自理,最后才露出很无辜的表情问一句。

    是如此这般简单,你学到了么?

    我学你……算了,要冷静,干嘛要对自己臆测的景象生气,虽然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很可能会【梦想成真】。

    天使不同了,你看看乌格尔。

    “无论是各方面,吴凡阁下都我要强,但唯独有一点,吴凡阁下做的还不够。”

    “是泰瑞尔大人所说的世界力量掌握度吧。”我了然道,掌握度而言,我只有23%,而步入阶的乌格尔,肯定超过了30%。

    “正是如此,但不仅仅如此。”乌格尔点点头,然后却摇摇头。

    “不仅仅是因为阁下的掌握度不如我,还有一点,是阁下对世界力量的运用,依然处于新人水平,简单来说,阁下尚无法发挥出自己现在已有的掌握度。”

    “为什么会这样?该怎么才能发挥出来。”我一听有点急,本来只有23%那么丁点掌握度,还没办法完全发挥出来,这也太打击人了吧。

    “原因或许很简单,并没有人像吴凡阁下这样,刚刚晋升达到23%的掌握度,我们所有人都是一点一点提升来的,自然不存在无法完全发挥的情况……”乌格尔笑了笑,指出了盲点。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说我步子迈的太大,扯着蛋了?

    “至于如何才能发挥出来,这个更简单,找准方向多练习即可,只要吴凡阁下不嫌弃,我可以随时奉陪。”

    很好,我喜欢这么简单粗暴的解释和作风!

    。。。

看过《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