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一言通天 > 第160章 逆流
    城主府的一场酒宴,宾主尽欢,徐言抱着封玉刀高高兴兴告辞,闫临褚一直送到了大门口,一张胖脸显得畅快不已,回去的时候脚步都有些打晃。

    闫临褚今天喝得十分尽兴,拥有蛇灵的银冠,加上他近年来收集的其他宝贝,差不多能换到一粒霸元丹了,只要青元剑法大成,他闫临褚岂不是也能成为虚丹境的强者。

    闫临褚喝得不少,徐言喝得更多,离开城主府他觉得脑袋都要裂开了,找了个无人的地方,赶紧运转真气,将酒气逼出一些,这才好转不少。

    能让先天武者喝得头疼,可想而知这得喝掉多少烈酒。

    “明天清晨……”

    狠狠捏起双手,徐言微醉的眼眸瞬间变得清明了起来,一股激动的神色再也无法掩饰,清秀的脸庞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皇室的特使,明天清晨就会抵达丰都,随行的还有名震天南的飞龙军!

    这个重要的消息,是闫临褚亲口所言,当徐言旁敲侧击地打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差点要欢呼起来。

    特使此行的目的一来护送鬼王门太保,二来是迎接大普长公主,而两国交接的地点,便是祁渊峡,到时候太保会被大普一方带走,公主则会被飞龙军接回齐国皇都。

    果然,齐普两国的联姻,双方的国主十分重视,既然有特使护送,死掉十七个儿子的卓天鹰,只能将徐言交出去,因为徐言会成为唯一幸存的太保!

    盛夏之际,满城碧绿,树荫遮不住炙热,连风都带着一股热气。

    炎热的盛夏不但闷热,也充满了无限的生机!

    机会,终于出现了。

    成为入赘的太保,是徐言唯一的机会,只要他成为入赘的人选,卓天鹰就无法立刻杀掉他,即便乌罂草的毒性还在,至少也会多出很多的周旋时间。

    只要脱离鬼王门,徐言相信自己一定有机会找到解药鱼尾莲。

    街口,一队武者脚步匆匆,看打扮都是鬼王门的人,沿着街巷而来,徐言立刻闪身躲进一处人家的门洞里,趴在门框上装酒鬼。

    他本就一身酒气,背着身子倒也没人认得出来。

    “玉林山塌了,太保们恐怕回不来了,一万多人手,就这么全军覆没……”

    “谁能想到玉林山还能塌啊,那么有名的名山,我们鬼王门是不是犯了天怒?”

    “其他太保死了也就死了,大太保要是葬身玉林山,门主非得发疯不可。”

    “山塌地陷,先天四脉根本活不下来,看来下次选太保,就要选够十八位了,我们或许有机会成为大太保也说不定。”

    “闭嘴!这话要让门主听到,你还想不想活了!快走,幸好趁着这次任务离开山庄,临走的时候没听到门主的怒吼么,我们走运,留在山庄里的人指不定背什么黑锅呢。”

    几十个鬼王门弟子,由一位副堂主带队经过街巷,不知去执行什么任务去了,等到这伙人走远,徐言缓缓坐起身来。

    仗着听力灵敏,他听到了几句对方的谈论,那些人中有先天高手,声音全都不大,要不是徐言达到了五脉先天,真就未必能听清。

    看来玉林山的消息已经传回了鬼王门,得知一万多人马全军覆没,卓天鹰不知要愤怒成何等模样。

    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徐言才不管卓天鹰发不发疯,往自己的脸上抹些泥巴,弄得好像个乞丐,这才起身走向城外。

    他这位十七太保归来的消息,现在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最好的方法,就是远离丰都,等到明天再返回鬼王门。

    只有掐着皇家特使抵达的时间返回鬼王门,才能让卓天鹰措手不及。

    沿着城外的官道走出老远,徐言转向一侧的山路,翻过两座荒山,一条无边无际的大河出现在远处。

    缎带一般的大河,蜿蜒在这片大地,远远望去,犹如碧海一样,显得宁静而致远,等到越发靠近,才能听到那种万马奔腾的呼啸。

    咆哮的河水,从东方而来,冲向北方,千万年来,不绝不断,仿佛亿万的大军,日夜开拔,不知疲惫,更没有尽头。

    通天河,贯穿晴州的一条通天巨河!

    河水的两岸,因为常年的冲刷,形成了百丈开外的沙滩,沙滩上遍布着坚硬的鹅卵石,这些石头有大有小,不知经过了河水多少年的冲洗才被带上岸边,捏一捏硬如精钢。

    来到通天河边的徐言,开始收集着沙滩上的鹅卵石,专挑鸟蛋大小的石头,不顺手的一概不要。

    这种坚硬的石头,作为暗器最为合适,即便打到刀刃上都未必能被切开,又硬又沉,随手打在别人头上都能打出个包来,如果以飞蝗打出,威力将更加可怕。

    徐言在准备着他的杀手锏。

    这次返回鬼王门,生死难料,虽然得到了皇族特使抵达丰都城的准确时间,更了解到鬼王门这一次联姻必须派出一位太保,但是说到底,对于时局的把握,徐言并非十拿九稳。

    变数太多,卓天鹰又是个狠辣之辈,所以徐言需要准备一些最硬的石头,用来做最后的亡命之搏。

    如果卓天鹰要杀他,说不得,徐言就会彻底拼命了。

    几十块大小相仿的鹅卵石被收入了袖口,天色渐暗,天边出现了一片火烧云,倒映得河水也仿佛燃烧了起来。

    用河水洗净了脸庞,徐言坐在河边,看着天边的红云,听着河水的轰鸣,清秀的眉峰从蹙起变成了舒缓,眼眸越发深邃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轮弯月挂上了天空,明月之下,静坐的身影忽然站了起来,随手一抖,一块石头沿着河水飞了出去,在水面上接连打出许多水花,最后沉了下去。

    逆流而上的飞石,带动不出多少涟漪,而且十分费力,如果顺流而下,那块石头一定会飞得更远。

    人生即是如此,顺流的时间或许很长很长,然而一旦出现了逆流,只有不断的挣扎拼搏,才能让自己不沉下去。

    红尘中有顺流,也有逆流,还有风平浪静,来自乘云观的小道士站在月光之下,举目天河,第一次,徐言感受到了困兽的滋味,他发现即便是猪,也不可能一生无忧无虑,想要在周围遍布着猛禽的情况下安然入睡,不仅仅需要没心没肺,还需要强大的实力。

    只有成为一头强大到连狮虎都不敢靠近的凶兽,才能在这片遍布着荆棘的红尘中,活得如猪一般安逸。

    望着逆流,少年紧紧地捏起了拳头,既然不想被摆布,他只能逆流而上!

看过《一言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