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一言通天 > 第244章 艳阳花
    门外的倒影显得清瘦而苗条,在烛光的晃动下也跟着轻颤个不停,犹如胆怯的羔羊。

    徐言空洞的眼神里,一缕冷芒划过之际,夜空中,一颗暗淡的星辰也随之坠向了远方。

    随着女子的到来,徐言的喉咙滚动了一下。

    虚弱的斜倚在床头,徐言静静的看着那道有些迷人,又有些让人怜爱的身影,缓步朝自己走来。

    他眼神有些空洞,也有些呆涩,一如平日里看见青雨之时的那种淡淡的迷恋,只是没人知道,随着他喉咙的滚动,整整一两的草药,被他一口咽了下去。

    带着一阵清冷的幽香,青雨的脚步停在床头,那双温柔的臂膀,环绕在徐言的肩头,将徐言轻轻挪了个舒服的姿势,原本的斜倚,变成了躺下。

    “言太保,今天,还用青雨陪着吃饭么?”

    熟悉的低语,在徐言耳边响起,青雨的到来,使得徐言体内的剧毒豁然升腾,溺水般的痛楚中,徐言脸庞扭曲地盯着面前那张十分耐看的俏脸。

    “好……呀!”

    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咆哮,听起来沙哑而绝望,徐言颤抖的手臂突然掐住了青雨的脖子,只是绵软无力,与其说掐,不如说成是摸。

    青雨没有躲,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徐言,脸上渐渐升起一片晕红。

    “言太保,这样不好,我只是一个婢女啊……”

    轻柔的细语,听得人浮想联翩,欲拒还迎的女子,分开脖子上的双手,低下头,将小脸儿贴在了对方的心窝。

    急促的心跳声犹如战鼓在轰鸣,徐言被剧毒折磨得再也无法忍受,不但浑身颤抖,脖子上更是青筋暴起,头向后仰着,嘴角被自己咬出了血迹,只是四肢无力,他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遍布血丝的眼睛里早已变得麻木而无神,通常这种情况下,是人们即将被巨大的痛苦折磨得就要昏厥的时候。

    从徐言的身上抬起头,青雨渐渐抿起嘴角,水汪汪的眼睛里充满了一种期待与欢喜,仿佛徐言就是她的玩偶,而她这位主人,正在欣赏着玩偶即将被撕裂的画面。

    “喜欢这种感觉么?这种就要死去的感觉……”

    女子的低语,带着越发的狂热与期待。

    “感觉到鲜血开始燃烧了么?听到骨头的噼啪声了么?近了,很近了,你距离地狱,越来越近了……”

    葱白的手指,沿着衣襟切过,少年健硕而起伏的胸膛,出现在烛光里。

    “多美的身体啊,十七太保……”

    轻抚着徐言,青雨咬着唇角含羞轻语,那种眼神就像看着情人一样温柔,一样期待。

    “再痛苦一些,我喜欢看你现在的样子……”

    随着女子的轻语,沙哑的低吼从徐言的喉咙里传来,听到那种绝望的低声咆哮,青雨仿佛也跟着颤抖了起来,犹如战栗,而眼神却火热,一张清瘦的俏脸上被盖满了晕红。

    轻抚在徐言心口的小手,渐渐抓出了五道血痕,一声畅快又无法抑制的低吟,从那张小小的樱唇中轻吐而出。

    嗡!

    女子的低吟被刀锋的呼啸彻底撕裂,藏在被褥里的封玉刀,此时被他徒然抡起,不但长刀暴起,他另一只手里更是击出了三块飞石。

    之前的绵软无力,不过是徐言的伪装而已,当他看清了青雨的异样,终于下了死手。

    面对比自己强大出太多的筑基高手,徐言的机会只有一次,而这次机会,是他在痛苦中强撑着换来的,如果一击不中,他也无力在出手了。

    刀势来的突然,飞石更带着豪光,面色晕红的青雨微微讶然,随后身形赫然腾空而起,竟是在床榻上跃了出去。

    三块带着五脉先天真气的飞石打空,凛冽的刀锋也被一只玉手挡在了半空,随后被飘落而下的女子一把夺了过去。

    “原来还清醒着呢,言太保的力气,不小啊。”

    飘落的女子直接跨坐在徐言的身上,将长刀丢在一旁,微微垂下俏脸,呵气如兰的轻语,就在徐言的耳边响起。

    “呵,呵……”徐言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俏脸,沙哑着狞声说道:“四大护法……青雨……”

    “你早就知道了?真可惜。”青雨的小嘴有些失望的抿了起来,轻声道:“人家只想侍候在言太保身边,做一个小小的婢女就好。”

    “行……行气丹!”

    徐言已然压制不住毒力了,他彻底沉浸到无比痛苦的挣扎之中,他越是期待着得到混杂了乌罂草的行气丹,青雨就觉得越发的欢喜。

    “想吃么?行气丹就在我身上,言太保如果想吃,那就求我好了,咯咯咯咯!”

    没人知道,鬼王门排列在最后的一位护法,有着一种古怪的癖好,她喜欢逗弄濒死的野兽或者是活人,看着生命消逝的过程,她会感到一种无法言表的快感,所以被她活活折磨而死的人,每年都会有数十人以上。

    青雨没想到自己身上的十里寒香毒,没有让徐言浑身无力,相反对方还能暴起伤人,不过没关系,她有的是办法让一个人变得再无力气,而且乌罂草的毒发,哪怕什么都不做,徐言也即将被折磨得昏死过去。

    能解开十里寒香的解药,叫做艳阳花,是一份十分普通的草药,徐言路过药铺的时候就已经买好了,这才在青雨进来之前,提前吃下了解药。

    十里寒香没有将他麻痹,可是乌罂草的毒发,他却再也无法抵挡,用尽全力的反击寸功未建,徐言到底陷入了任人摆布的地步。

    城门外,喷着鼻息的枣红马四蹄颤抖,两天两夜的奔波,这匹宝马已经坚持不住了,还好,守城的校尉认出了庞家大小姐的身份,没落吊桥,而是以一个大号的竹筐,连人带马给提上了城墙。

    谢过守城的校尉,庞红月将宝马留在城墙上,自己一个人运转出身轻如燕,很快消失在夜幕里。

    “庞家镖队不是刚走没几天么,怎么又回来了?”城墙上,守夜的军兵挠着脑袋嘀咕着,镖队离开的时候走的就是这处城门,几天而已,他还记忆犹新。

    “刚成亲的小夫妻,这是耐不住分别之苦吧,嘿嘿。”另一个老兵嘿嘿笑道。

    “小别胜新婚,你们懂个什么,这叫情调,知道么。”

    拍了拍跪坐在城头的枣红马,守城的校尉摇头晃脑地羡慕道:“就是苦了这位马兄,你看看,人家为了团聚,把你可给害苦喽。”

    ps:中午系统出错,242章刷新可以看到了,如提示失联,在书架删除之后重新添加收藏应该就好了,晚上有四更,今天总计六更,都在八点前,求票。(未完待续。)

看过《一言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