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一言通天 > 第246章 鬼爪
    除了野兽之外,无人能察觉的气息只是存在了一瞬,就彻底消失了,那些被惊到的野兽与灵禽,很快又恢复了原状,只是一种深深的忌惮与惧怕,被它们彻底记忆在心里。

    那是种天敌出现的畏惧。

    嘭!!!

    秀楼中,巨大而骇人的鬼爪,一把掐住了青雨,在女子惊恐万分的哀嚎中,徐言的头顶,一片血雨洒落。

    从徐言左眼中冲出的利爪,将青雨整个人提了起来,利爪并拢之际,一位筑基境的高手,居然被生生捏爆!

    短促而充满了惊惧的哀嚎只是出现了一瞬,就被骨肉碎裂的声音所遮盖,雨幕般落下的鲜血中,少年的脸庞扭曲得亦如恶鬼。

    痛苦的低吼被徐言无法抑制地咆哮而出,他的右眼看到了青雨变成了血雨的一幕,而他的左眼,则出现了让他无法忍受的剧大痛苦,就好像眼珠连着头颅一起被拧断了一样。

    比乌罂草还要可怕的剧痛,让徐言浑身都跟着扭曲了起来,封玉刀就在旁边,他很想用长刀挖掉自己的左眼,因为那股无人能承受的剧痛,就是来自他的左眼。

    无力的手,只能死死地捏住刀柄,再也抬不起长刀,哐当一声,房门被人一脚踢开,眼角的泪痕还没有抹掉的女孩,出现在门口。

    悲愤交加的庞红月刚刚走到院子门口,就听到自己的秀楼里传来女子短促的哀嚎,随后她听到了什么东西爆裂的响动,而后是徐言的低吼。

    发觉到情形好像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模样,带着复杂的心绪,庞红月这才转了回来。

    刚一踢开房门,入眼的一幕再一次将她惊得怔在了门口。

    屋子里全都是血,从床榻一直到门口,更有断肢挂在窗户上,墙角有什么在动,庞红月仔细看去竟是半颗转动个不停的脑袋。

    血腥而惨烈的景象,看得女孩差点没呕吐出来,瞪着大眼睛,庞红月终于看到了正在从床榻上爬下来的徐言。

    抬起头,被鲜血涂满了一脸的徐言一只手正撑着地面,另一只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左眼,剧痛使得他脸庞扭曲,加上周围的血迹,怎么看,他都像一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徐言的模样,当真将庞红月吓到了,十七岁的女孩,从没有见过这种惨烈的景象,更没有看见过徐言那般恶鬼的模样,在这一瞬间,庞红月甚至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她不是回到了自己的秀楼,而是推开了通往幽冥的大门。

    不等庞红月清醒过来,徐言已经抓住了一个挂在断肢上的瓷瓶,颤抖着手却怎么也打不开瓷瓶的盖子。

    “打开……帮我打开!”

    庞红月是被徐言的低吼惊醒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扑过去,帮着徐言打开那个看似普通的瓷瓶。

    里面是几粒丹药,带着行气丹的气味。

    抓住一颗行气丹,徐言一口吞了下,随后惨笑了一声,昏死了去过。

    ……

    周围是一片黑暗,徐言觉得这样很好,至少在黑暗里,他不再那么痛苦,他宁愿不再醒来,然而,还是有人将他吵醒。

    屋子里的血腥气依旧存在,徐言感觉到有人在给自己擦拭身体,手法笨拙,擦得他生疼,而后被人换了套衣服,手法更加粗暴,徐言觉得对方不是在为自己清理,而是在趁机报复。

    青雨死了,他亲眼所言,可是,自己眼睛里为什么会冲出来一只爪子?

    难道,我是个怪物……

    徐言在黑暗里叹了口气,怪物的身份,实在让他所料不及,怪不得自己那么能吃,原来根由在这儿呢。

    不对啊,师父捡到自己的时候,自己应该是个婴孩才对,如果是个小怪物,恐怕会被师父丢河里喂鱼了。

    胡思乱想的徐言,最后发现自己不应该是个怪物,而是自己的左眼里,存在着一只怪物。

    他从小的左眼就与众不同,连刀枪都不入的左眼,居然是个怪物的藏身地,不行,早晚得把眼睛挖下去才安全。

    想到挖眼睛,徐言不由得无奈了起来。

    他不是没尝试过,他的左眼,他自己根本就挖不动。

    还好,眼中的剧痛已经褪去,体内的剧毒也得到了缓解,徐言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至于眼睛里的鬼爪,想不通,他也就不多想了,就算眼里藏着什么怪物,至少那怪物没有伤到自己。

    猪就是如此,临死都不忘多吃一口,这份心胸的宽阔,是徐言与常人不同的地方,或者说是没心没肺。

    有股淡淡的幽香传进徐言所在的黑暗里,那是千节花的味道,徐言贪婪的嗅着花香,不由得呢喃了起来。

    “好香啊……”

    啪!

    说着梦话的少年,左脸上出现了一座五指山,刚才在为他翻身的女孩,如今的姿势正好胸口对着他的鼻子,于是这一句好香,惹得庞红月羞愤交加,想都没想,抬起玉手就抡了出去。

    打了一巴掌,庞红月也后悔了,她才想起来人家昏死了过去,这要给打出什么毛病,岂不是伤上加伤了。

    刚要查看一番徐言脸上的伤势,庞红月发现对方醒了。

    徐言的左眼显得无比空洞,右眼无神,虽然两只眼睛睁开了,却好像视而不见,迷茫的盯着棚顶。

    “红月?”徐言的嗓音低沉而沙哑的问道:“你回来了。”

    “嗯,你怎么样了,好些了么。”庞红月有些手足无措,站了起来,问道:“你杀了青雨?”

    “是啊,看她不顺眼就宰了。”徐言的嘴角泛起一丝弧度,仿佛在无声的笑。

    “她是鬼王门派来监视你的高手吧,你刚才的模样,好吓人……”庞红月秀眉紧蹙,她进来的时候,只看到满屋狼藉与恶鬼一样的徐言,并没有看到什么鬼爪。

    沉默了片刻,庞红月轻声问道:“你刚才吃的是行气丹,为何要吃那种增加气血的丹药?”

    “气虚血亏,补补身子。”徐言仍旧玩笑般的说着。

    “行气丹有毒是么?”

    庞红月凝重的脸色,预示着她并不想与徐言拌嘴,刚才徐言那种拼命想要吃到丹药的模样,带给她的震撼太深了,让她不由得联想到丹药是毒丹,而且不吃就会生不如死的那种。

    徐言的嘴角动了动,好半晌才轻叹了一声,道:“如果没有毒药牵制,卓天鹰会放心让我来大普么。”

    “是什么毒,能不能解开?”庞红月听到丹药里果然有毒,不由得焦急了起来,急切地问道。

    徐言并没有回复女孩,而是低下头,沉默了半晌,他轻语道:“太黑了,红月,能不能点灯再说。”

    点灯?

    庞红月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燃着的烛火,屋子里已经灯火通明,为何还要点灯?

    刹那之间,庞红月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惊骇万分地望向徐言。

    她想到了一个惊人的噩耗。

    徐言,瞎了……(未完待续。)

看过《一言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