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一言通天 > 第260章 国师的阴谋
    在国师定下庞许两家以灵禽了结恩怨之际,几乎所有人都看出了太清教心怀鬼胎,可偏偏无法反驳。,:。

    人家的办法的确没错,了结恩怨最好的方式,可不就是生死斗么。

    程昱此时的脸‘色’已经彻底‘阴’沉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国师这次收徐言为护教法师,不仅太清教没什么损失,还能将庞许两家的仇怨推向无法缓解的地步,而且最为可怕的一点,是那场生死斗的规则。

    局面,已经出乎了左相和所有人的预料,自从国师出现在庞家,仿佛一片巨大的‘阴’云笼罩而来。

    不等程昱开口,纪贤面‘色’凝重的洪声道:“既然许家主同意生死斗,那么本座替言法师在此立下生死状,搏斗之际,只要一方灵禽败北,主死!”

    哗!

    纪贤的声音可不小,一些爬上院墙的太清教‘门’人都能听得真切,于是惊呼声四起。

    主死,就是灵禽的主人死,也就是说,这场生死斗,无论是徐言亲自出战还是以灵禽代替,他和许敬之的灵禽谁的死了,那么灵禽的主人也要跟着一起死。

    真正的生死斗,必须有一方身死才行!

    国师的‘阴’险,犹如疾风暴雨,不给任何人缓和的机会,他再次高声道:“明日午时,城外别院,围场之斗,不死不休!到时候本座会亲自坐镇,输者如果反悔,会由我太清教亲手处决!”

    一句话,纪贤不但将徐言与许敬之‘逼’上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也将庞许两家‘逼’上了彻底决裂的境地。

    纪贤的‘阴’谋太过隐晦,之前就连庞家的老太君庞飞燕都没想到,程昱倒是看出了端倪,怎奈他想阻拦的时候已经晚了。

    许家早早的同意,加上徐言如今成了太清教法师的身份,国师替徐言做主参战根本不算逾越,而且还由不得徐言不答应,除非他不想要太清教法师的身份,出‘门’就被许家人砍死。

    程昱这时候已经脸‘色’发青了,原本为徐言找来的靠山,却要经历生死劫难,老人现在已经后悔了,他知道国师不好对付,却没料到对方的心机居然如此恶毒,而且重建‘玉’龙道场的建议皇帝已经答应了下来,到了现在,用‘玉’龙道场威胁国师,再也做不到了。

    棋失一着!

    程昱的心头无名火起,偏偏他如今是无可奈何,事到如今,只有看庞家能不能帮徐言出一头善战的灵禽了。

    当周围惊呼大起之际,纪贤转回头望向徐言,笑‘吟’‘吟’地说道:“言法师,本座预祝法师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说罢,纪贤转向许家一方,看着呆涩的许志卿,道:“许家主,明日午时可要准时到场,别忘了带着你家受伤的晚辈,如果徐言败了,本座会亲手将他击杀,如果你家的灵禽败了,说不定,就要许家主忍痛,杀掉自家的后辈了。”

    “好!既然国师做主,那我们明天就不死不休!”

    许志卿也顾不得别的了,反正许敬之废了,他想要报仇不知要何年何月,不如与徐言来一场生死斗,就算庞家借给徐言雪鹰他也不惧,因为许家有一种秘法,可以引起貂鼠狂躁,而陷入狂躁的貂鼠,就连雪鹰都不可能敌得过。

    对于徐言的恨意,加上庞家的维护,许志卿现在是恨不得将徐言大卸八块,别看他暴怒成狂,却没有真的被仇恨‘蒙’蔽了心智,质问道:“国师可否能确定,如果徐言败了,你会亲手将他杀掉,要知道他可是齐国质子,杀掉他,皇帝会同意么?”

    徐言的身份太过敏感,许志卿这才担心国师说话不算话。

    “本座话以出口,自然会算数,至于杀掉质子的罪过,本座也会一力承担。”

    纪贤微笑着说道,以他的能力,有的是办法让许家的灵禽落败,哪能当真亲手杀掉质子,他的用意不过是要借徐言之手,除掉许家嫡系,好引起庞许两家的分崩离析。

    “有劳国师!”许志卿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喝道:“徐言,我们明天在围场不死不休!走!”

    听到许志卿这句话,许敬之的脸上连半点血‘色’都没有了,徐言是没杀他,可是一旦许家的貂鼠败北,他许敬之就得被自家家主击杀,这么死还不如被徐言杀了,至少许家在宗‘门’的长辈能替他报仇,这要死在生死斗,那就真白死了。

    许敬之倒是很想反对,可惜他的爷爷已经做主了,另一边还是国师亲自裁决,他根本改变不了。

    徐言也同样不想死斗,让他和许敬之单打独斗没问题,和一头成年的灵禽恶斗那就基本是找死,许家的幼鼠就够强了,真正的一只貂鼠,是与妖物相仿的可怕异兽,先天武者对上妖物,单打独斗的话必死无疑。

    一边暗恨着国师,徐言偏偏无能为力,他成为太清教法师的消息,这阵子基本传遍了全城,庞家墙头上都快人山人海了,还有人对他这位法师朝拜的,这要反悔不去,人家教主亲自来抓他,庞家都没理阻拦。

    暗中大骂着国师的同时,无奈的徐言只能期待着庞家的雪鹰,他现在最想的不是掐死国师那个比许敬之还要‘阴’险的‘混’球,而是思念起他那只远在齐国的小猪,如果小黑在身边的话,别说一只成年的貂鼠,来两只,徐言都有信心被他的小黑给吃掉。

    许万两家带着愤恨离开了庞府,在大‘门’口挤了半天才挤出去,他们一走,太清教的人也开始退去,纪贤在一阵笑声中大步而去,宛如仙家中人,却带着比魔鬼都要恶毒的心机,临走的时候,撇了眼被气得脸‘色’发青的左相,纪贤这次来庞家,算是最得利的一方。

    事情告一段落,黎景田早已按难不住焦急的心绪,当先告辞赶往城隍庙。

    他还要挖尸骨呢,徐言在重要,也没有查出杀他嫡孙的凶手重要。

    紧皱眉峰的程昱看了眼徐言,来到庞飞燕的近前,没开口先深施一礼。

    “左相大人折煞老身了,快请起,快请起。”庞飞燕疑‘惑’不解地说道。

    “老夫人,程某恳请老人家派出一头灵禽替天‘门’侯出战,质子的重要,关乎两国同盟,国师擅作主张之事,我会立即进宫面圣,参他一本。”

    庞飞燕看不出程昱的真正用意,但她看得出程昱的真诚,这位庞家的老祖宗略一沉‘吟’,点头答应了下来。

看过《一言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