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一言通天 > 第633章 人为奴
    好半晌之后,徐言才弄清。

    原来常辛让他救救百里镇,是想让他去和城主解释一番,好让百里镇的无辜凡人免于磨难,没成想徐言动作太快,将追兵斩杀一空。

    到了现在,徐言对常辛的迂腐是越发无法理解了。

    都被人杀到家门口,还想着去解释呢,常辛还十分清楚城主不讲理,就是希望城主心情好,能放过他们百里镇。

    徐言之前还觉得常辛算是个敢作敢为的,不惜豁出性命帮着镇子里收集灵草,如今看来,常辛的脑子里好像缺根弦,如果各大城主都如此压迫下属的村镇,难道就没人敢吭声?

    就算打不过城主,远走他乡总行了吧,用得着死守在村镇里么。

    常辛在惊恐过后,急匆匆带着队伍赶回百里镇,路上是好话说尽,求徐言帮忙解释误会,就差下跪磕头了,四十多岁的汉子,始终眼圈通红。

    受不了常辛这番模样,既然相识一场,徐言点头答应了下来,至于他如此去解释,那就不是常辛的事了。

    车队被截住的时候,已经离着百里镇不远,不多时一行人返回了镇上。

    刚刚到了镇外,一侧的荒林里突然冲出来一人,浑身是血,须眉皆立,形似疯癫。

    “徐言!你还我一村人命!”

    来人跌跌撞撞冲到近前,伸着两只布满鲜血的手就要抓向徐言,却被一层无形的灵力挡在三尺之外。

    “赵虎!”常辛一见来人是晨露村的赵虎,急忙上前拦住对方,大惊道:“你怎么了,晨露村发生了什么,赵龙呢?”

    “我大哥,和全村的百姓……”赵虎哀嚎了一声:“全被城主府的人杀了!”

    “什么!”常辛惊呼了一声,扶着对方的手也松开了,两眼呆涩,口中痴痴的自语:“全死了,晨露村的人全死了……”

    比百里镇还要多出上千人的晨露村,一次全被击杀,听闻这个消息就连徐言的脸色都是一变。

    就因为几块灵石,一个小人的挑唆,城主府的人居然要一次屠灭数千凡人,要不是徐言拦住了杀向百里镇的那伙人,百里镇也将成为死地。

    当时牛安只说城主派人去追捕常辛等人,可没说要屠灭两处村镇。

    “是你害的,是你害的啊!”

    赵虎惨笑了一声,点指徐言说道:“你要不拿出灵石,我们只要付出百人的性命,是你的灵石,引来的灭村之灾啊,三千多条性命,都是因你而死,你是灾星!”

    一月交付百斤紫苜草,如果交不够,会被杀掉百人,赵虎算得没错,但也怪不到徐言头上。

    “赵兄,徐兄弟也是为了我们才出手相助,人家何错之有啊。”常辛满脸苦涩的劝道。

    “死掉百人,我们晨露村还会活下更多的人,如今全都死了,全都死了!”赵虎瞪着眼睛怒视徐言,道:“谁让他出手相助,他不拿出灵石,我们晨露村就不会被灭族!”

    “不算灭族,你还活着呢。”

    徐言的脸色发沉,冷冷说道:“你死了,才算真正被灭族,看你活得太累,送你一程可好。”

    好心办了错事,这一点徐言也不想,如果早知道城主府的人兵分两路,看在一村凡人的份上,徐言大可以赶往晨露村杀光那些城主府的护卫,如此被人责怪,徐言哪能有好脸色。

    他可是虚丹之境,帮着这些筑基修士一次两次,那是他没什么架子,换成其他虚丹强者,谁会去理睬一群不入流的筑基修士。

    “好,你送我一程吧!”

    赵虎的脾气还不小,怒道:“只要你还我三千一百条村人性命,我这条命现在就可以不要!”

    “还不了你那么多人命。”徐言冷淡地说道:“不过,我可以还你一条城主之命,你死了,我帮你杀了牛长乐报仇。”

    本是被对方气出来的一句气话,徐言这句话说完,赵虎的目光中顿时升起一种疯狂的神采。

    “一言为定!”

    赵虎的脸色狰狞了起来,突然从身后抽出一把短刀,直接灌入自己的心窝。

    血光四溅,本就身负重伤的赵虎,带着惨笑倒向一旁,临死之前还拼命地盯着徐言,生怕对方反悔。

    赵虎自尽,常辛大惊失色,徐言的神色更加阴沉了起来。

    他万万没想到,一个筑基境的修行者,会选择自尽这种办法来了断一生,为的,就是求人报仇。

    “连死都不怕,就不敢去城主府拼杀一场?”

    紧蹙眉峰的徐言,勃然大怒,冷声喝道:“你修的什么道?修的是蝼蚁之道么!”

    自尽,对于凡人来说都会让人所不齿,对于修行者来说更是无法想象的现象,从先天武者,到筑基之境,在凡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存在,怎么可能选择自尽这种死法?

    天北的修行者,太过窝囊,这一点令徐言是万般不解。

    “他为什么选择自尽。”

    面沉似水的徐言,望向常辛,虚丹境界的威压被隐隐散开,周围的先天武者在这股威压之下连连后退,头都不敢抬。

    在强者的威压之下,常辛终于惊醒,苦着脸说道:“晨露村是赵家兄弟的祖居,村子里有一半人都是亲戚,一大家子被杀得一个不剩,换成谁也无法承受,这份仇他报不了,更不敢去报,听闻徐兄弟能给他报仇,这才选择了自己死去。”

    说完,常辛低下了头,语气苦涩的说道:“如果换成是我,恐怕也会如此选择……”

    “荒唐!”

    徐言冷喝道:“家人死了,你们不想着手刃仇家,难道你们修的不是仙,修的是迂腐卑微么?”

    面对徐言的质问,常辛无话可说,低头不语,他越是如此,徐言的火气越大,很想上去踹个几脚。

    “算了,你回去吧,我走一趟长乐城,帮你们百里镇永绝后患。”

    既然赵虎当真自尽,徐言不会对一个死人反悔诺言,不在多看常辛,起身跃上山河图,带着一身杀气,直奔长乐城而去。

    “修仙……”

    仰头看着远去的青年,常辛苦叹了一声,自语道:“身为长乐城的依附村镇,我们哪有修仙的资格,能保住家人性命,已经是天大的福气,如果我们走了,村镇里再也交不够百斤灵草,不出两年,族人就会绝迹……”

    身形健硕的汉子,肩膀上却被锁着无形的枷锁,除非他不顾家人生死,自己远离长乐城,否则的话,就要始终活在那些城主的阴影之下,世代无法翻身。

    这就是天北的真相,人为奴……

看过《一言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