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一言通天 > 第715章 古修大儒
    宗主一定是脑子坏了,这是海大钳的想法,他有心去询问一番,看到鬼面和宗主有说有笑,也不敢现在就去打听,只好落寞不已的回到自己住处。

    捱到夜深之际,海大钳偷偷摸摸的找到宗主,心不在焉地问了安,又拍了翻马屁,一副欠揍的模样。

    “不明白为何要让他当长老,与老夫共享灵眼之地?”赤元没好气地说道,海大钳一个劲地点头。

    “老夫打不过他,就这么简单!”

    赤元本就满腹闷气,可算有个送上门来的家伙,于是抄起袖子,噼里啪啦把海大钳暴打了一顿,这才散了几分火气。

    化形妖灵可不怕被揍,只要宗主没下死手,海大钳除了狼狈不堪之外,毫发无损。

    “留着他也好,天河秘境他不去,神木峡之战总得帮忙了吧,那颗极品玲珑果即将成熟,他如果能帮我夺来,与他共享灵眼算得了什么,那么精纯的灵眼,老夫修炼了多年依旧灵气磅礴,他还能一口气用光么?”

    赤元哼了一声,对心腹手下道出了自己的打算。

    “鬼面可是妖族大敌啊,他是斩妖盟的盟主,去了神木峡,还不被那些大妖给生吞了?”海大钳揉着脑袋不解地说道。

    “扰乱五地的是鬼面,他现出真正的容貌有几个人认得,只要稍微易容几分,没人知道他的身份,到时候你就说他是你的副手,神木峡之争以人族为战,有了这个鬼面,我们龟元宗力拔头筹不难。”

    赤元胸有成竹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从今往后,禁止提及鬼面这个名字,谁敢走漏了风声,我要你的命!”

    “宗主,我不会往外说,可是别人走漏了风声跟我没关系啊!”海大钳委屈地抗议。

    “整个龟元宗就你地位最高,给我封住他们的嘴巴,否则唯你是问!”

    大妖对妖灵是不会讲理的,也没必要讲理,无论普通妖灵还是化形妖灵,必然屈服与大妖之下,这是天北的规则,海大钳也不例外。

    本想打探一番风声,没成想落了个难缠的任务,海大钳在心里哀叹不止,又不敢拒绝,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宗主住处,准备明天大发神威,将所有门人全都口提面命一番,尤其那几个大嘴巴,最好都埋了,或者吞了,这样就不怕鬼面的消息泄漏出去了。

    越想越来气的海大钳在自己的地盘挥舞着巨大的蟹螯,徐言则住进了龟元宗最好的一处大屋。

    关上大门,以灵识感知了一番周围,确定没有机关与窥探之后,徐言翻手取出了半截竹简,目光中带着焦急之色翻看了起来。

    半晌之后,屋子里响起了一声无法压制的惊叹。

    古旧不堪的竹简,是一位人族元婴修士所留,那位修士生活的年代极其古老,至少在千年之前,而且十分博学,是当时的一位世间大儒,不仅游历过天河南北,更去过晴州之外的奇异之地。

    这位古修大儒所遗留的竹简,简短记述了自己的生平,最重要的是,还有着他对于修行境界的一番独特见解。

    他认为虚丹并不完善,修行者在筑基之后所突破的境界,应该被称作金丹才对,是因为某种力量的缺失,造成了人族修士只能凝聚出虚丹,无法出现真正的金丹,如此修炼下去,虚丹之后的元婴境界,就不该叫做元婴,因为虚丹根本无法凝聚出真正的元婴之体。

    竹简中记载了金丹分为三境,分别是初中后三期。

    金丹初期,代表为开辟紫府,金丹凝聚,金丹修士可以将灵气转变成灵力,这一点其实与虚丹境界大同小异,从第二境开始,才真正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金丹中期,为丹火外溢,火蕴金丹。

    不仅丹火涌出金丹形成火蕴金丹之势,金丹中期的修士还会就此生出灵识,能够催动法宝。

    半截竹简的介绍,停止在金丹中期,虽说这份推断仅仅是那位古修大儒的猜测,却在徐言的身上得到了验证。

    如果按照竹简上的记载,之前修为暴增一倍的时候,应该就是徐言突破到金丹中期的时刻,而之后的修为再进一筹,则是金丹中期的彻底稳固。

    “金丹三境?”

    徐言此时的目光中充满了震惊。

    金丹的传闻在天南就有,但是徐言第一次见到如此详细的推测,偏偏还准确到半点不差。

    “金丹后期,紫府内应该也有异象才对,以金丹破境才会达到真正的元婴境界,那么以虚丹突破的元婴又该叫做什么?另外的半截竹简,一定得拿到手才行……”

    一次偶然所得的竹简,解开了关乎金丹的疑团,但是仅仅解开一半,金丹后期的描述与虚丹突破之后的境界之称,留在了赤元手里的另一半竹简上。

    得知了金丹三境之后,徐言的心神久久无法平息。

    留下竹简的古修大儒,为了解开金丹之谜,曾经寻遍天南地北,曾经到过天河源头,更不惜绝险冲上高天,想要一探仙界隐秘,却被高空的奇风重创,最后陨落在天河之北。

    除了金丹三境之外,竹简上还留有那位古修大儒对于通天河的见解,只不过全都在另一半竹简上。

    “赤元……”

    猛地捏起手中的竹简,徐言强压下心头的起伏,低语道:“留下另一半竹简,他一定有所图,不能现在就去所要,被那老家伙看出端倪,他会加重筹码。”

    沉吟了良久,徐言冷静了下来。

    如果急着去所要另一半竹简,不仅会再度让赤元怀疑他有金丹,对方更不会轻易交出来了。

    心神宁静之际,徐言再次翻开竹简,仔仔细细,又从头又看了一遍。

    越看,对于记述这份竹简的古修大儒就会越加佩服。

    那是真正的奇人,想要探索这世间的奥秘,不到神纹,却能走遍天下,不知遭遇过多少绝险,最终殒命在探索之途,直到将死之际,刻下了竹简,不为记录生平,而是为了留下自己这一生中所揣摩到的真相。

    修行之人,本该如此,踏遍天下,追寻至理,不被天地所蒙蔽……

    “修仙……师父,这世间真的有仙么?”

    黑暗里,徐言仰望着头顶的明月,喃喃自语。

    天边的月牙很像老道士笑着的嘴角,只不过看起来有些无奈。

看过《一言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