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一言通天 > 第1059章 两仪园(下)
    “徐师弟,你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刚才还好好的来着,怎么说着说着捂肚子呢?”

    钟二担忧的询问着,声音很低,生怕被梁毅那些金丹强者听到一样,那边明显云上峰与云下峰又斗了起来,他可不想卷入其中。

    徐言低着头捂着肚子,一句话不说,看似艰难的摆摆手,示意钟二闭嘴。

    其实不用徐言示意,梁毅已经听见了动静。

    三百九峰洞弟子被扇了耳光,有人怒火中烧,有人愤愤不平,更有人剑拔弩张,梁毅身后的十几位金丹全都祭出了各型各样的法宝,十余件法宝的气息,压得这些筑基弟子不敢妄动。

    三百筑基后期的弟子,对上十几位金丹,如果真搏命相斗,筑基弟子一个也活不成,尤其在两仪园,宗主已经吩咐过了,筑基弟子必须听从金丹调遣。

    换句话说,筑基弟子胆敢不听调遣,金丹长老有权将其击杀,而且不犯门规!

    仗着身份上的巨大差异,梁毅的用意已经路人皆知,他就是想要让三百名云下峰最有机会突破金丹的九峰洞弟子,葬送在这座两仪园。

    除了云下峰的筑基后期之外,梁毅最恨的还是徐言。

    “还有你!”

    梁毅将手中的长剑指向徐言,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你也在修炼的时候被反噬了么。”

    “没有……没被反噬。”徐言知道躲不过去了,满脸痛苦的抬起头,对着一群剑拔弩张的金丹强者诚恳万分的说道:“我肚子疼……走不动了。”

    满场皆静,所有人的眼角都在跳。

    尤其徐言旁边的钟二,瞪着眼张着嘴,一脸的不可置信,好像终于发现比他还蠢的家伙了。

    压制不住的笑声出现,梁毅身旁的十几位金丹此时捧腹大笑。

    “他肚子疼!这种说辞是凡间小儿的谎话吧,拿来修仙界,你真是个人才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我肚子也疼哈哈。”

    “编瞎话也编得靠谱些啊,看看云下峰的这些筑基弟子,至少拿修炼反噬来说事,这小子倒好,直接肚子疼。”

    “肚子疼是吧,不要紧,我有灵丹,你就算烂醉如泥能都让你瞬间清醒。”

    “你不是聋子么,这次怎么听得这么清楚。”梁毅可没笑,因为他恨徐言恨得入骨,目光冷冽的喝道。

    “有时候能听清一些,半聋。”徐言像个无赖一样,坐在地上不走,更不出列。

    看到对方耍赖,梁毅怒意大起,脚步一动就要冲过来动手。

    “他没事他没事!”不等梁毅冲过来,浓眉钟二先把徐言搀了起来,这位的力气还挺大,直接将徐言架到了十几位金丹近前。

    “人送来了,诸位长老慢用,慢用。”如同送去了一盘美味佳肴,钟二缩着脖子无声无息的退到一旁,看向徐言的目光里尽是自求多福的神色。

    梁毅在狞笑,冷哼着押解三百弟子赶往两仪园深处。

    徐言在诧异,暗骂着钟二这个中立派明明是个墙头草,那家伙不是靠着愚笨,而是靠着随风倒的本事在宗门立足。

    被梁毅用法宝逼着,徐言看了看周围十多个金丹,先盘算了一番自己出手用多久才能掐死这群家伙,后来还是放弃了出手的打算。

    不是怕这些家伙有人逃掉,而是身后的三百九峰洞筑基太碍事了。

    除非将这群筑基一起除掉,杀人灭口,否则徐言这份诛杀宗门执事的罪责,足够引来宗门的严惩,甚至能引起元婴出手。

    单凭着肉身之力,弄死几个金丹容易,现在人多,只能隐忍一二。

    分开高高的荒草,踩着崎岖不平的地面,不多时一行人深入了园林,周围的空气变得闷热了起来,荒草中出现了很多艳红的小花,这些小花发出古怪的灼热,靠近会觉得烤人。

    徐言始终低着头,看似认命了一样,实际上他在观察着地面上的脚印。

    从走进两仪园千丈开始,地面上的脚印始终走向一个方向,并没有分路而行,如此说来,不是五百金丹均为云上峰的人,就是那处冰火路还没被五百金丹找到,否则金丹修士必然要分路而行。

    思索着五百金丹中会有多少云下峰的人,面前的荒草变得稀少了起来,一座怪异的池塘挡住了去路。

    池塘不宽,一眼能看到对岸,大约百丈左右,不过很长,两侧看不到尽头,犹如横在这片园子里的大水沟一样,而且池水墨绿,极其浑浊,在对岸还趴着三具尸体。

    尸体没有伤口,浑身涌动着灰气,早已没有气息,死得很惨,就像被什么东西吸干了精血阳气。

    五百金丹大多站在池塘外,抵达对岸的也有一百多人,有位年长之人正在小心翼翼的查看着两具尸体。

    梁毅带着三百筑基抵达,惊动了对面的百位金丹,那位查看尸体的中年修士猛地抬头,看到梁毅身后的九峰洞筑基顿时神色一变。

    “粱哲梁毅!你们好卑鄙!”

    中年金丹站起身来,怒目而视,喝道:“让我们云下峰的人先走,你们却调来九峰洞的筑基,想拿他们当垫脚石么!这座阴阳池用人命根本填不满!”

    “我们没想填满阴阳池,只要架一座桥即可。”粱哲撇了眼对岸,道:“程武德,你们云下峰的人命贱,死三个就死了,我们云上峰的人可不会把命搭在这里。”

    “筑基弟子抵达两仪园,唯一的用处就是探路,替我们金丹长老挡一挡风险,能保住一位金丹,他们死掉十个几十个,那是物有所值。”梁毅不屑的哼了一声,五百金丹当中以云上峰的人居多,他们可不惧百多人的云下峰金丹。

    名为程武德的中年男子在对岸干跺脚没办法,他们已经越过了阴阳池,从而搭上了三条金丹的性命,没想到云上峰的人如此卑鄙,调遣了九峰洞的筑基,这明摆着是要害死云下峰一方最为天赋的筑基弟子。

    如果回去,会冒着更大的风险,程武德没有办法,气得在对岸直咬牙。

    “三人一列,架人桥,入水!”

    粱哲根本没理睬对面的云下峰金丹,而是催动出法宝,高声断喝:“不听号令者,斩!”

看过《一言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