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一言通天 > 第1088章 全靠想
    化境外,冰崖畔,数十位元婴强者围在徐言周围,绝大多数的元婴都在笑脸相迎,倒也有几人横眉立目。

    没有好脸色的家伙,徐言自然不会去理睬,与贾潘奇宏心雨等人客套了几句之后,徐言现出疲惫之态。

    周围的元婴一个个眼力十足,看到这位小师叔有些疲惫,立刻纷纷出言相劝,宗主贾潘奇更亲自将徐言送回了宗门,至于小师叔为何以筑基修为进入化境,离开之后又成了金丹,这一点没人敢多问,都以为是大长老的原因。

    化神后期的强者,的确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将筑基弟子提升到金丹修为,所以徐言的修为暴增,这些宗门元婴没人怀疑什么。

    回到宗门,其他元婴强者散去,贾潘奇宏心雨与苗康远三人带着徐言来到了最高的腾云山,直抵山顶。

    腾云山高万丈,云海浮于山腰,这座万丈高峰是地剑宗的象征,也是地剑宗的禁地之一。

    腾云山下是一条上品灵脉,整座高山遍布灵气不说,被云雾缭绕得好似仙家之地,更有洞府设立,数量不多,只有十几处。

    能在腾云山闭关的,必然是地剑宗天赋最高,修为最深的元婴强者,三大天骄的洞府就在腾云山下。

    山顶,建立着几座古老的石殿,围拢成群,风吹雨淋了数百年早已古旧不堪,不过并无杂草,干干净净,被一层阵法笼罩。

    在石殿的后方是一座墓园,供奉着地剑宗历代强者的墓碑,少有坟头多为石碑,想必多数的强者均都陨落在山门之外,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来到最中间的大殿,贾潘奇恭恭敬敬的亲自推开大门,将一块能开启大阵的玉牌交给了徐言,三位元婴没进去,而是站在门外。

    “这里是大长老的洞府所在,小师叔今后就住在这里了,有大长老指点,小师叔想必很快能抵达元婴之境。”苗康远含笑说道

    徐言打量了一番大殿的构造,满意地点点头,道:“借苗长老吉言了,我这人天赋不高,就是有把子力气,还算勤快,其实修炼得很慢的。”

    “勤能补拙,小师叔不必谦虚。”贾潘奇面带微笑,犹豫了一下,问道:“不知小师叔在三才殿,见没见到二长老与三长老?听如风和玉书说,三长老以身化箭,覆灭了二长老,此事当真?两位长老为何互相残杀,大长老为何没阻止呢?”

    贾潘奇的疑问,其实早憋了半天,这件事弄不清楚,这位宗主可要寝食难安了。

    宗门至强,互斗可以,但是真到互相残杀的地步,宗门后辈之间要如何相处?

    难不成地剑宗的云上峰与云下峰就此开战,这就是大长老归来,如果宏志没出现的话,恐怕这时候的地剑宗早已刀光剑影,血海滔天了。

    “看似相残,实际上,两位长老是在以自己的命,来重开大阵,这才唤回了大长老的元神。”

    徐言此时变得悲痛莫名,沉声讲述了起来。

    在他无比真诚的悲痛讲述中,宗主知道了隐藏在杀伐背后的兄弟之情,同门之谊,更知道了是二长老萧千复与三长老冯一元,不惜崩裂本体肉身,以最后遗留在世间的力量,勉强催动了三才殿中的庞大阵法。

    正是借着阵法的瞬间变化,与徐言阴差阳错的相助,迷失于无尽虚空的大长老的元神,终于看到了回家的路,这才顺着两位同门的指引,神魂归位,就此死而复生。

    徐言的声音,缓慢而悲壮,讲到大长老醒来看见两位同门惨笑着消亡之际,徐言的眼圈里甚至有泪花涌动。

    一番悲痛万分的讲述,堪称听者伤心,闻者落泪,徐言修为不高,在三才殿那种地方能看到听到的东西也有限,他讲得虽然悲壮,实际上根本没有太多的细节,想要了解当时的真相,只有三个字。

    全靠想。

    反正当时的局面连赵如风与蓝玉书都无法预料,那两人的分身只看到徐言夺走了龙舌弓,至于其后发生了什么,两人的分身被毁,也就看不到了。

    徐言讲述完之后,三位元婴沉默了下来,一个个若有所思的模样。

    宗主在想,苗康远在想,宏心雨也在想,包括一同被带来的王昭与费材。

    人心不同,想象的东西自然也不同,徐言勾勒出一副悲壮而模糊的画卷,至于画卷上是画着山水还是胡泊,谁想到什么就是什么了。

    反正连画卷都是假的,至于这个悲壮的故事,一样假得不能再假,除了徐言之外,宗主等人再也无法得知真相。

    化神强者可不会给元婴小辈讲什么故事,所以听到徐言这番讲述的宗主三人,都隐隐生出自豪,因为只有他们三人才得知了三才殿的真相,得知了三位长老之间情同手足的兄弟之情。

    “离开三才殿的时候,师尊吩咐过,封闭冰崖化境,没有他老人家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徐言缓和了半晌,忽然想起什么,如此说道。

    “好,我这就传下宗主令,冰崖化境就此封闭。”贾潘奇得知了真相,于是不再久留,他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对徐言拱手告辞,答应了传令之事。

    “这两名弟子……”贾潘奇临走之前看了眼王昭与费材,道出询问的语气。

    “这里冷冷清清的,先留他们负责打扫好了,等师尊回来再另行安排,我们来自同一处海岛,宗主不必担心。”徐言说道。

    “既然小师叔开口,他们就留下吧,以后宗门弟子任凭小师叔调遣,包括金丹长老。”

    “别说金丹筑基了,就是我们这些元婴,也要听从小师叔的指派啊,呵呵。”

    贾潘奇与苗康远看似说笑,实际上是在奉承徐言这位辈分高到吓人的小师叔。

    苗康远与宗主一同离去,临走的时候邀请徐言这位小师叔有机会的话去百兽山一游,百兽山上有着无数灵兽,是宗门驯化妖兽的地方。

    对于苗康远的邀请,徐言自然满口答应,能给予三百九峰洞弟子每人一只鸣云雀,苗康远的脾性必定不坏,这应该是个老好人才对,而且心地良善,见不得宗门弟子涉险遇难。

    两位元婴强者一走,剩下的宏心雨看了眼王昭与费材,吩咐道:“你们先退在一旁。”

    王昭不敢怠慢,人家宏心雨可是她王昭的长辈,立刻带着费材退出老远。

    “小师叔,我家老祖当真死而复生?”宏心雨秀眉一蹙,低声问道。

    “宏长老放心,师尊的确没死,否则我也出不来三才殿。”

    徐言此时的表现平静而自然,还带着一股好像天生而来的憨厚,道:“师尊只是处理些小事,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宏长老亲自问一问经过也就是了,其实我在三才殿的时候,脑子都是晕的,是师尊看我诚实可靠,才动了收徒的心思。”

    叹出一声感慨,徐言看向远处的朝阳,唏嘘道:“或许这就是师徒之缘吧,没想到我徐言一个海岛渔民之子,也有成为化神弟子的这一天!”

    嘴里的感慨,与心底的自语截然不同。

    此时徐言在心头暗道:百多年前就把宏志的元婴给炼了,没想到百年后还能有如此大用,天鬼啊天鬼,我们的确是有缘啊……

看过《一言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