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一言通天 > 第1386章 杀入千婴榜
    多出的六头火魃,身上的火焰有些暗淡,尽管如此也足够惊人了,这种炼尸收集不易,能一次拥有六只,必然是控尸的高手。

    “你怎么会用火魃!”中年男子的声音改变成尖细,他的容貌也在火焰的映照下出现了扭曲,好像那张脸即将要融化一样。

    “因为我们都来自一个地方,无相派。”徐言的声音听不出悲喜,冷漠得毫无感情,在他右眼中有一道小小的剑芒闪过,下一刻,六头火魃同时扑出。

    以元婴初期的修为杀入千婴榜的修士不是没有,让徐言看出破绽的,其实是对方这番惑敌之法。

    连夸带捧,又是甘愿认输,又是留一点脸面,中年修士的表演不是不好,而是太好,好得与当年的天门侯一般无二,看到这位,徐言就像看到当年在坑人的自己,他哪能不加防备。

    运转剑眼,也就看出了破绽,对方那张普通的面孔之下,是一张没有眼睛鼻子,只剩下一张嘴巴的怪脸。

    这种无面之人,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无相派的高手!

    苍明寺的一战,无相派有些高手逃出战场,看来这位就是无相派的余孽,既然被徐言撞到,岂能留着。

    以六头火魃震慑了对方瞬间,徐言直接动用了杀招恶如风,这种隐晦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奇异神通,用来灭敌最是趁手。

    一掌恶如风,直透紫府,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已然陷入了恐怖的幻境,当那中年修士从幻境挣扎出来,他的心口早被长剑贯穿,紫府天灵尽数被恶风摧毁。

    仅剩的一丝神智,让中年修士看到了对手勾起的嘴角。

    四周仍旧是沙石弥漫,哪里还有火魃的影子,就连他的火魃都被人家收了去,不知藏在何处。

    终于,无相派仅存的高手认出了对手的笑容。

    那份笑容他在往生洞里见过,就如同死神在微笑。

    是他……

    中年修士惨然一笑,当年一个人诛杀了数十无相派高手的家伙,居然被自己在千婴擂上撞到,还成了对手。

    倒霉……

    留下最后一份懊恼,中年修士的生机彻底消散,尸体噗通一声跌落台下。

    待沙石平息,徐言抓起第三只小旗,成为了被写入千婴榜的千位元婴高手之一。

    前两轮的比斗,并未出现死亡的修士,而第三轮的比试,死掉的修士可不止一人,包括徐言的对手在内,最后这一轮的比斗,两千位元婴的厮杀过程中,有十余人陨落当场!

    为了杀入千婴榜,修士们不惜用尽全力,不过为了榜上留名而真正拼命的,其实不多。

    毕竟进入千婴榜的奖励,还没有高昂到能让元婴修士当真不顾生命的去战斗,在第三轮死掉的修士,除了失手之外,都是被仇家所杀。

    这也是千婴擂的另一个用处,了结恩怨!

    每一次的千婴擂开始,都有为数不少的仇家借此机会决一胜负,更有死在千婴擂第一阶段的修士,于是徐言击杀了对手的举动也就算不得稀奇,尤其是他跳下擂台之后冷哼着骂出的那声‘算你死得便宜’,看起来更像大仇得报的模样。

    回到树下,立刻有不少同住一处客栈的修士上前恭喜。

    善公子的名声虽然不大,但是在这些元婴修士的眼里仍旧是位人物,比不得前十的高手,至少杀进前百应该不难。

    “恭喜恭喜!恭喜善公子首战告捷,成功杀入千婴榜,哈哈。”

    “贺喜贺喜!善公子大获全胜,以公子的修为,必然杀入前百!”

    “看来四大公子也该多添一位了,无目公子,无名公子,无衣公子,无乐公子,加上我们善公子,正好契合五行之数,五大公子比起四大公子要好听多了,呵呵。”

    面对周围人的道喜,徐言哈哈一笑,取出灵酒,他如此大方的举动,更让周围这些修士好感大增,大家纷纷举杯畅饮了起来。

    得到三只小旗而提前庆祝的大有人在,擂台上还有很多人并未分出胜负,草地边缘的各处看台上却有很多修士早已欢呼声大起,更有酒香四溢。

    连胜三场,如此战绩不仅能写入千婴榜,还是一种对自身实力的肯定,一种骄傲的本钱。

    整个真武界的元婴修士数以万记,能在这些同阶中脱颖而出,足以光耀门楣,为自己的家族或者宗门赢得一份荣耀。

    第一阶段的比斗,足足进行了三天时间,当最后一场比斗结束之后,千婴擂的第一阶段才算告一段落,杀入千婴榜的修士可以休整一天的时间,随后会迎来更加凶险的第二阶段。

    前百之争!

    第一阶段这三天的比斗,让围观的各路修士大开了眼界,尤其是那些初入修仙界的年轻人,看得如痴如醉,一个个都在梦想着自已能有一天也登上擂台,成为千婴中的一员。

    这一场持续了三天之久的擂台战,各处拥有千婴榜次法宝的宗门,全都看得十分真切,灵宝程度的千婴百神榜,能让人身临其境的体会到剑王山深处的热闹景象,整个西洲域,乃至整个人族的修仙界,都在关注着这场十年一度的盛事。

    随着第一阶段比斗的完结,剑王殿负责登录名字的修士纷纷被派出。

    拥有三只小旗的修士在交出小旗的同时,也留下了名字被剑王殿的修士带回看台,留作写入千婴榜之用,别人留的是不是真名徐言不知道,他自己只能留下假名徐大善。

    “高人的高,高人的人,可别写错了啊,我的名字就叫高人!”

    絮絮叨叨的丑鬼也不知从谁手里买到了第三只小旗,他也成为了千婴榜上的一员。

    第一阶段的比斗结束之后,剑王殿长老于灰宣布了以一天的时间用来休整,这一天时间,修士们可以随意活动,也可返回坊市。

    然而大多的修士不会离开,选择了在原地休息,毕竟一天时间很快就会过去,于是在草地边缘,有很多修士自发举办起交易会,也有些修士直接拿出了各类材料,当场售卖,将千婴擂当做了大型的坊市。

    看那些修士娴熟的模样,想必往年的千婴擂都是如此,一旦到了休整时间,都会出现如此情况。

    与周围的修士互相庆祝了一番,徐言大方的留下一坛子灵酒,自己告辞离开,说是换些材料,实际上是看到了道子正缓步行来。129

看过《一言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