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一言通天 > 第1387章 余毒未尽
    草地边缘,徐言步入了一处修士们自发形成的交易区域,一边望着各个摊位上售卖的材料,一边缓步而行。

    另一侧,道子君无乐也步入了这片交易之地,与徐言擦肩而过,两人都不曾开口。

    交易区域极大,互相杀价或者打着招呼的比比皆是,擦肩而过的行人更不会引人注意。

    为了不惹人怀疑,徐言没打算与道子驻足攀谈,不过擦肩之际,传音已经发出。

    “无乐兄转危为安,实乃吉人天相,看来是道子气运不绝。”

    “若非徐道友与甄道友舍命相救,焉有在下命在,大恩不言谢,算我欠你一命。”

    “什么欠不欠的,是你挡的两仪毒,要不然我们三个全都得玩完,你们道府势大,尽快灭了两仪派就行。”

    “西洲域的一流宗门,岂能说灭就灭,徐道友这份挑拨的功力仍旧不减当年啊,哈哈,想必是在大鱼的肚子里有所奇遇了。”

    “奇遇算不上,占了点吞海鲸的便宜而已。”

    “连化羽的便宜也敢占,徐道友算得上千古第一人了,你没事就好,我与无名兄也能放心了。”

    道子的语气显得很是欣慰,得知故友安好,君无乐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

    “多谢道子惦记,不过甄无名那家伙你不必多虑,我们俩谁死,他都不带伤心的。”

    “怎么会?好歹我们也算同生共死过的战友。”

    “你不知道无名公子的另一个名字,他还叫贱人,本以为两年不见他能改变一二,没想到昨晚巧遇,人家还是那副德行。”

    “昨晚听说甄道友与斩情门的宗主打了起来,后来听他说是被人陷害,不会是……”

    “不会不会!怎么可能是我害他,哈哈。”

    “好你个徐言,甄道友的眼睛都被人家揍肿了,那宫伯亭也没讨到好处浑身是伤,你也太坏了吧,哈哈。”

    两人相距百丈开外,各自看着街边的摊位,全都带着笑意,以传音交谈。

    一番叙旧,徐言看了眼两仪派的看台,传音道:“有仇不报非君子,唐乐山那家伙,也该寿终正寝了,若是遇上,想必无乐兄不会留手吧。”

    “遇不到了。”君无乐的传音听得徐言为之一怔,接着道子苦笑,道:“这届千婴榜我没有参加,余毒未尽,实在有心无力。”

    “解毒丹是假的?”徐言一听顿时脸色一变,快两年了道子的毒都没好,想必解毒丹出了问题。

    “不是假的,否则我这条命也活不到现在,而是药效差了那么一丝,所以留有一点余毒在身上,这些余毒不算致命,但是有些难缠,需要以元婴之力缓慢剔除,多则十年,少则三五年也就无碍了。”

    “丹圣那个老混蛋,就知道他没那么好心!”徐言的传音中怒火大起。

    “怪不得人家丹圣,至少解毒丹是真的,至于遗留余毒这种现象,任何中毒的修士在解毒之后都有可能出现,算不到丹圣头上,别看余毒未尽,倒也无需其他丹药治疗,只是耗费的时间长了点而已。”

    无需其他治疗,只要以元婴之力缓慢剔除即可,如此解除余毒的手段,听起来倒是没什么吃亏的地方,可是徐言知道,道子身上的余毒,必定是莫华佗有意为之!

    不仅狡猾,还十分记仇的丹圣,偏偏怪不到人家头上,能保住一命已经不容易,险死之人谁还去在乎一丝余毒呢。

    道子没有参与这一届的千婴擂,出乎了徐言的预料。

    本想在千婴擂结束之后的琳琅岛之行,与轩辕雪和道子无名等人联手,了结些旧怨,如今道子缺席,徐言对于琳琅岛的历练也就淡了几分。

    “无乐兄对于这一届的器奴,有何看法。”徐言沉吟了片刻,将话题转向千婴擂奖励的器奴。

    “器中本无奴,是那些器奴不曾抬头看一看这无边的天地而已,看见了,就知道天地之间,并无奴者,是因为卑微,才让他们成为奴。”

    卑微成奴的说法,听得徐言心神一震。

    世间卑微之人不少,而越是卑微,就越是胆怯,直至心生畏惧,畏惧天地,畏惧强者,甚至畏惧风雨雷电,畏惧人世百态,畏惧悲欢离合,更畏惧生老病死,这些畏惧形成了无形的怨念,一旦深入心间,人,也就成了奴。

    “器中本无奴,器中本无奴……果然道府的观念与众不同。”徐言暗自点头,传音道:“听闻道府有一位绝世强者,就是出身灵宝界。”

    “你说的应该是道府的二师兄,曲九歌了,的确二师兄出身灵宝界,是一位少见的以器奴之身修成渡劫境的强者。”君无乐的传音中多了几分凝重之意。

    “道府的二师兄,这名头够大,那么大师兄是谁呢。”徐言心头一动,问出了道府的大师兄,其实也是为了验证一个推断。

    “道府的大师兄是位散仙强者,是道主的大弟子,人称通天仙主的言通天。”

    道子如此一说,徐言随之了然,的确如他猜测的那般,道府的大师兄,果然是言通天,而那位坐镇道府的曲九歌,是言通天的亲师弟。

    暗自点了点头,看来梦境就是现实中的真相,证实了这份猜测,徐言对于自己梦境中出现的画面更加相信,认为梦境与回忆类似。

    既然道府对于器奴并不排斥,将王启何田等人带去道府,徐言也就不再担心,若是千婴擂结束之后决定走一趟琳琅岛,得来的器奴奖励也可以先让道子照看。

    想到这里,徐言半开玩笑般说道:“既然道府高手就是器奴,等我夺了那榜首之名前往琳琅岛的时候,还望无乐兄帮忙照看着两位器奴,总不能带着他们去琳琅岛吧。”

    “只要徐道友开口,照看器奴小事一桩,若是无心收奴,也可将器奴留在道府,有我在,自会保他们平安。”君无乐温和的笑道。

    “那就一言为定了,这一届千婴擂少了无乐公子,注定无趣。”

    “不然不然,少了君无乐,多了徐大善,四大公子依旧不缺,隐姓埋名,不外乎想要避开仇家,若是徐道友有什么难处尽管明言,别忘了我们可是过命的交情。”

    “放心,大难临头的时候,一定拽着你们一起扛。”

    说话间两人哈哈一笑,道子看得出徐言不愿以真面目示人,必定有着难言之隐,不在多问,从交易区域的另一侧离开,返回了道府看台。

    道子走远,徐言可没打算离开这片交易区域,而是饶有兴致的转向另一个方向,在他的目光尽头,眼圈还有些乌青的无名公子,正带着两位俏丽的女孩在交易区域游逛,一边指点着街边的各类材料,一边谈笑风生。

看过《一言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