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综合其他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僵持不下!
    苏航一步跨出,面前场景已经换了个样,入目的是一片宽广的草原,天空阴阴沉沉的,空气相当不错,放眼望去,除了青草,便是蓝天!

    “孽畜,还不束手就擒?”

    草原深处的一处峡谷之中,传来一声愤怒的炸喝。

    峡谷之中,一只体态修长的鲤豹站在崖下的一个山洞前,而在它的面前,一颗珠子漂浮在空中,下方显化出两道身影,一个老头,一个小童。

    二者一左一右,将那鲤豹围在中间,双手分化出无数规则光线,互相交织,形成一面大网,将那只鲤豹来回裹缚!

    “吼……”

    鲤豹愤怒的咆哮,在那些规则光线中奋力的挣扎着。

    那一老一小,正是黄天和冥河,两人此刻都是憋红了脸,显然都不好受。

    两人一兽,就这么僵持着。

    “老怪,你不说这兽是玄天的坐骑么?怎的见了你像见了仇人一样?”冥河咬着牙道,身体忽明忽暗,几乎就要崩溃。

    “我特么怎么知道?”黄天也是憋住了气,本以为收服此兽简简单单,却不想费这么大的功夫。

    冥河道,“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你我二人皆无本体,借这造化珠之力显形,这珠子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今日就算能收得了这兽,只怕也得去了半条老命,你我不如暂退,另图他法!”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黄天却是厉喝了一声,“这兽来无影去无踪,若今日放过,却不知再往哪儿找去,况且还有那小女娃子,大圣贤转世之躯,机会难得,咱们已经被那姓苏的小子摆了一道,可不能再放过这小女娃子!”

    “吗的!”

    冥河听了这话,也是毛了,把心一横,猛的一声低喝,半空中的造化珠更是光芒万丈,冥河那若影若现的身影又现显了几分。

    那鲤豹在二人合力规则压制之下,左冲右突,愤怒的咆哮,一道道空间规则压成的声波与那规则光线碰在一处,一时之间,两方僵持在一起,谁也拿不下谁!

    “呔,两个老怪物,捕杀一级保护动物,不怕抓你们蹲号子么?”

    就在二者僵持不下的时候,陡然间,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二人侧脸一看,忍不住一阵脸黑,却道来人是谁,真是苏航!

    一来就看到两方大战,如火如荼,苏航此时不出来,又更待何时?

    “小子,你来得正好!”

    黄天立刻吹了吹胡子,道,“这兽抓了山下那小女娃,我二人正与他纠缠,快些与我擒了它!”

    苏航笑吟吟的走了过去,以他的眼力当然能够看出来,这两个老家伙现在可是情况堪忧,靠着造化珠的力量,与那域兽比拼消耗,想把那兽给擒了,可那兽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究竟鹿死谁手,都未可知。

    这就好比两方拔河,势均力敌,谁动谁伤,苏航此时的出现,可以说是让这两个老怪非常的尴尬。

    “还等什么,那女娃就在这兽身后的洞中,赶紧助我二人,将这兽给擒了!”冥河呵斥了一声,一副我现在是在很认真和你说话的样子。

    “不急,我看两位应该还能再坚持一会儿!”苏航不急不缓的道,“再说,咱们可没那么好的关系,你二人合伙算计我的债,咱们可还没有清算呢!”

    “小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来算这个?”黄天一吹胡子,道,“我二人若有害你之心,你还能活到现在?若非我们给你搞来通天果,你这肉身能顺利成就大道境?”

    “呵呵,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们了?”苏航冷笑了一声,这两人当真是不要面皮啊,一张嘴什么都能说,黑的都能说成是白的。

    两人咬着牙死撑着,冥河道,“小子,若无我二人,岂能有你今天,你可不能忘恩负义!”

    妄恩负义?当真是不要老脸,苏航心中佩服至极,转身看向那头与两个老怪僵持着的域兽鲤豹。

    苏航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等生物,传说这域兽天生强大,成年之后便可晋阶大道境,堪比一界界主,可不是什么天妖榜地妖榜的妖兽能比的,完全高了不知多少档次。

    “黄老怪,你不说这头域兽是你兄弟的坐骑么?怎的不认人了?”苏航问了一句。

    “我特么哪里知道,这兽疯了,竟是六亲不认,想必是这些年耍野了!”黄天没有好气,直接爆了一句粗口。

    苏航眉头一皱,心中却是在权衡着如何应对现在的局面,这两方,无论是这两个老怪,还是那域兽鲤豹,显然一个都不好惹。

    自己帮一方,另外一方准赢,可剩下一方,自己能干过?

    苏航可没有那么愚蠢,不如等这两虎相争,到了最后,自己再捡个便宜!

    “自两百亿年前起,我与玄天再无瓜葛!”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个沉闷的声音响了起来,苏航猛然回头,往哪与黄天二人僵持着的域兽鲤豹看了过去。

    是这兽在说话?苏航惊讶了一下,不过随即又释然了,这可是域兽鲤豹,成年可达大道境的存在,开口说话有什么好稀奇的?

    “好个孽畜,竟然悖主忘义,岂有此理!”黄天闻言大怒,直接咆哮了一句,这鲤豹本是玄天坐骑,现在不认他也就罢了,居然连老主人玄天都不认了。

    这时候,那鲤豹却开口道,“当年,苍天宗主恕我罪孽,更解开我的灵魂奴印,予我自由,自那时起,我便与你玄黄二人再无瓜葛!”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黄天愤怒的咆哮,暴跳如雷,“好个孽畜,其罪当诛!”

    “哼,黄天,这么多年了,你依然是死性不改,苍天宗主命我在此地守候,又岂能让你们为所欲为,那洞中的女娃是什么来历,你又岂会不知,今日就算舍我性命,也不会让尔等靠近一步!”域兽鲤豹道。

    苏航在旁边听的皱眉,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越扯越邪乎了,居然又扯到了大道宗主的身上。

看过《超级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