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绝世巫医 > 第二六三章 试探
    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

    这一天是绝大多数年轻人都梦寐以求的日子,男生们拿出压在箱底的、目前来说最干净的衣服,骚包的男生也会四处流窜,只为借到发胶,往自己几天才洗一次的头发上使劲地摸,力求能够刺穿今天“最坚固”的一道防线;

    而女生则是拿出早几天前就已经选好的衣服,然后在身前来回比划着,找来无数人询问意见,最终按照自己的想法再换一套衣服出门。

    每个人都打扮地无比骚包,然后从大清早开始就倒计时,心里不断地计算着到下午放学还有几分钟。

    林毅晨今天早上在图书馆学习了一上午时间,终于将找来的去年的考试卷写完了,自己检查一遍,觉得得分还比较满意,然后就拿着包,回到了租赁的家中。

    “我回来了!”林毅晨打开门,直接走进了屋内。

    林毅晨本想培养父母进门换鞋的习惯,同时也可以把门口的鞋柜给利用起来。然而二老都已经习惯了一季穿一双鞋的节俭习惯,就连拖鞋都是把鞋后跟踩下去,当作拖鞋来穿。而林毅晨为他们买来的拖鞋则是一副刚买来的模样,静静地躺在空空如也的鞋柜里,寂寞地相伴。

    “好香,今天中午吃鸡啊?”林毅晨刚一进门就闻到了飘散在空气中的香气,他把包放在鞋柜上,刚走出玄关,就看到沙发前站起一个人,扭回身,林毅晨看到他后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公安局的案子不是已经查清了吗,你怎么还没有走?怎么,被湘南的美女和美食勾住了,走不了吧。”林毅晨跟面前同样是满面笑容的张岩握了握手,然后招呼他坐下。

    林毅晨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热水喝下,一饮而尽之后,他又倒了一杯,然后走到了沙发旁坐下。

    张岩等到林毅晨坐下后,才笑着回答了上一个问题:“案子是清楚了,但是后续地整理却很麻烦,我们一共整理了一个星期才结束,这不,临走之前,来跟你告个别,顺便蹭顿饭吃。”

    林毅晨侧着身子躺在沙发的靠背上,然后扭过头对厨房里的母亲说道:“妈,拿出你的手艺,让他尝尝什么叫‘田园风光派’美食。”

    林母被自己儿子夸地很开心,可是她还是谦虚地否认道:“什么‘田园风光派’啊,我做的就是家常饭菜,小张,待会儿开饭了,要是不好吃,你可得多担待些。”林母冲厨房探出头来,对张岩笑着说道。如今林母对目前这套房子非常满意,在老家住地都是破土屋,透风漏雨不说,遇到恶劣的天气,甚至房顶都会被吹飞。以前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也就不想了,如今见到这么好的房子,林母每天都是开开心心地,恨不能一直在这里住下去。

    而且,每天能够跟林毅晨见面,也让林母和林父的脸上露出了更多地笑脸,三口人慢慢地熟悉之后,关系也变得格外融洽。今天林毅晨的朋友来到家里做客,林母做法特别卖力,就是想让林毅晨把更多的朋友领回来吃饭,这样他们也能更快地融入林毅晨的生活中。

    林毅晨眼睛扫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林父,不由地好奇问道:“妈,我爸呢?怎么没见到他人影?”

    现在和父母住在一起,林毅晨已经没有了以前的紧张感,虽然彼此之间还会有些摩擦和忍让,但是“爸妈”这两个字,林毅晨再喊出来已经没有了心理障碍,甚至有越喊越亲的感觉。

    林母在厨房里大声喊道:“你爸前两天看到小区里有老头们在下棋,他没事就爱去看,估计又是去看下棋了吧。”

    张岩闻言,提了一句:“我刚刚进小区的时候,就看到园子里有人在下棋,估计叔叔就在那里吧。”

    彼此寒暄过后,林毅晨看了一眼厨房,郑重地对张岩小声说道:“大山里救援的事,多谢你了。我都听说了,一直是你在主持指挥搜救工作,我没有耽误你的工作吧?”

    张岩很心安理得地接受了林毅晨的感谢,那几天他一边要忙着主持湘南市公安局的案子,还要指挥搜救工作,他确实忙地不可开交,这个感谢他受之无愧。

    “黄家国现在还在医院里治疗,黄景史已经出院了,不过他辞掉了公务,带着他的女人离开了湘南市,是出去散心了还是离开这里就不得而知了。”张岩看着林毅晨,心里想着他跟钟家之间的关系,笑着恭喜道:“这次钟叔叔想要荣盛省委书记,估计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林毅晨挑起眉头,表示有些惊讶。他现在还会到一号别墅去,看望钟老爷子,看望钟子瑶以及钟承军等人,但是对钟振国,林毅晨的关心越来越少。主要还是钟振国之前对于他猜测崔晟假死脱身的说法表示无稽之谈,从那时候起,林毅晨心里对钟振国有所不满。原本在一号别墅,他跟钟振国的关系是最淡漠地,主要还是因为钟振国一直忙于政务,早出晚归地,两人不常见面,现在有芥蒂,林毅晨对他就更不关心了。

    所以在听到钟振国有可能高升的消息后,林毅晨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恭喜”。

    张岩看到林毅晨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猜测林毅晨可能跟钟家之间的关系不是那么亲密了。不过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地,本来就是他打开话匣子的一个引子。

    “听说,你现在交了两个女朋友,是真地吗?!”张岩笑眯眯地看着林毅晨,那样子总是让林毅晨联想到猥琐大叔的形象,又一个大汉做出来,格外违和。

    “怎么,什么时候中纪委也开始关心我等百姓的感情生活了?”林毅晨好奇地看了一眼张岩,直觉上,他认为张岩不是那种特别八卦的人,所以,当张岩问出这个问题时,林毅晨有种怪异的感觉从心底生出。

    林毅晨微微笑,眯起眼睛看着张岩,表示自己的疑惑。

    张岩见林毅晨看自己的眼神很古怪,他摊开双手表示自己很坦然地说道:“我还以为我们俩已经能够称为朋友了呢,没想到你竟然这样说,哎,我真是太失望了……”

    张岩连连摇头,可是从他脸上哪儿能看得到失望啊,明明还是一脸猥琐的笑,只不过躲开了林毅晨的眼神。

    林毅晨很敏锐地察觉到张岩的闪躲,他想了想,忽然笑了出来,跟张岩的笑容一模一样,说不出的猥琐。

    “你一定隐瞒了什么事,不能跟我说吗?”

    “我还以为我们俩已经能够称为朋友了,没想到……我真是太失望了。”林毅晨有样学样地摊开双手,表示自己很失望。

    “你……”张岩苦笑地冲林毅晨摇摇头,对他的调戏很是无语。

    林毅晨笑笑,安静地看着张岩,眼睛里带着笑,就这么沉默着。

    张岩有些不自在地扭动着身子,他又拿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水。眼神闪烁着,没有跟林毅晨的目光对视。

    张岩在中纪委的调查组每年都有几个月的时间在全国来回飞,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调查案件。他见过的贪官无数,那些都是官场的老油条,张岩在跟他们的眼神对视中,从来都不会落入下风。

    然后这一次不知为何,当他看到林毅晨的目光时,总感觉到他会看穿自己心里的想法,让他下意识地会回避林毅晨的目光。林毅晨的目光让他感到非常不自在,这本应是发生在他的对手身上的事情,这次他却真真实实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忐忑不安。

看过《绝世巫医》的书友还喜欢